第二百一十九节教改与政改(1/2)

加入书签

  “早就猜到你们会来了!”见到站在自己面前的俩人,姜田并不感到意外,唯一不理解的是为什么只有他们两个。

  吴远很自然的上前一步答道:“先生可是问太子殿下与德馨没什么没来?”

  姜田摇摇头:“太子出京一次不易,就算他想来也未必成行,德馨虽无公职,可是科学院那边也轻易走不开,我奇怪的是怀古他怎么没跑来问问公务员招考改革的事。”

  吴远和刘宝铠俩人一听,便知道姜田这是在调侃代表儒家传统的田家,公务员改革这么大的动静,田家要是不关心就奇怪了。

  既然提起这事了,反正也是此行的目的之一,吴远索性就先问了起来:“先生的手笔真是另学生们佩服,至此以后,天下衙署之中再无白身之人,天下官员也皆从毫末小吏起步,屡试不第的秀才们也有了晋身之道,只是这样一来,今后秀才一科岂不是俯拾皆是?”

  姜田嘴角微微一翘:“你们还是不明白陛下的心思!”

  其实秀才最早出现在科举中,本身就有着顶尖、出类拔萃的意思,语义同现在的状元差不多,可是后来这个称号变成了科举的入门级别。

  “你们不用担心秀才不值钱了,大不了咱换个称呼。其实你们真正担心的是自己的爵位是否会受到影响吧?”看着这俩人,姜田直言不讳的说出了他们的想法。

  这俩实打实的爵位继承人,的确担心这个问题,虽然身为贵族,就不太可能在官场上获得实权,看似公务员改革和他们关系不大,但他们心中更清楚依附于皇权的贵族们,对改革的敏感性更高。

  理解这俩人的忧虑,这也是天下的贵族们都在担心的事情。当初n一时爽,真当天子坐了龙庭,这些人就更害怕得来不易的荣华富贵成为了泡影。

  “我没记错的话”姜田努力的回忆了一下本朝的制度:“你们两家应该都不受爵位递减的影响吧?”

  刘家因为战功卓著,而且作为异族便于聚拢人心。吴远的老爹在娶皇帝的义妹之前,也是一名很有能力的官员,再加上本身没有军方背景,所以这两家的爵位可以世袭罔替。

  吴远提起这件事直挠头,本来不受任何影响的俩人,却不得不来跑这一趟,主要是因为他俩的特殊身份不得不出头替别人来打听。

  “你们不说我也知道,一定是和你们罗圈套着罗圈的关系户们,想打听今后子侄们能否出仕为官,万一立功受奖,还能延续一下自家的爵位。”虽然被人拆穿了自己的想法,他俩到没有急于开始辩解,反正被自己的老师拆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和姜田说话不用藏着掖着的特点,也让他们感觉很自在。

  看看这俩人的表情,姜田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站起身就往外走:“你们的问题一会儿再说,我先看看你们都带来了什么好东西。”

  吴远和刘宝铠见状也只能跟了出去,他们这次本来就是假借着运送姜田订购的一些东西,才以押运的名义跑了过来,为的是防止有些人胡乱猜测他们此行的目的。

  来到前院当中,姜田一眼就看见一帮人正在卸货,几十口大木箱子堆在了一起,都带着一种莫名的穿越感,就好像是后世那些简装的木条箱。衙门里的书吏正在核对清点,当值的人员不够,连原本的衙役都在帮忙。

  姜田来到一口核对完的箱子跟前,里面是整整齐齐的一箱子铅板,以及一本作为样品的书籍,姜田随手翻了翻书,然后对工作人员问到:“汇明书斋的人可来了?”

  见姜田出声询问,一直站在附近的一个文生打扮的中年人上前一步行礼说到:“学生不才便是汇明的东主。”

  听见声音之后,姜田转身打量了他一番,然后笑道:“早就听闻汇明书斋的老板是个怪人,今日一见看来坊间所传不虚啊!”

  吴远他们也觉得此人透着一股子怪异,并不是他长相怪异或是穿着奇装异服。按理说就算是书店的老板比其他买卖人要斯文一些,可见了本地的最高长官、太子少师、官至从一品的姜田,还能这么不卑不亢云淡风轻的也是少有。

  只见这人还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拱手答道:“大人说笑了,罗某只是一介商贾罢了。”

  虽然看上去有种古井不波的感觉,但是他时不时的瞟着姜田手中书本的眼神,还是出卖了他内心的想法,姜田一见只是微微一笑,便将书递了过去。

  对方也不矫情,双手接过书仔细的翻看着,不一会的工夫,不算厚的书就被他大致浏览了一遍,然后也不顾别人的眼光,伸手就从箱子中拿出一块铅板,对着阳光仔细的端详了一会。

  “罗老板可是对这次的买卖有信心了?”姜田半开玩笑的看着他。

  将手上的铅板小心翼翼的放回原处之后,这位罗老板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这次郑重其事的一揖到地:“大人若是信我,学生定不负所托!”

  看这做派哪有一点商贾的样子,倒像是姜府的幕僚在领受任务,姜田摇了摇头看着他:“罗老爷本是崇祯年间的举人,就不必自称学生了吧。”

  罗老板一听却也摇了摇头:“前朝之事不提也罢,罗某寄居乡野,开一间小小的书斋,本是想传教化于万民,今日一见大人所著之书,方知自己半生努力不及您所思之万一,学生之称实是有感而发!”

  “那好,这批教材的印刷合同就给你汇明书斋了。详细的条款可与相应的吏员商谈,不过我可把话说在前边。”说着姜田一指身后站着的吴远和刘宝铠:“当着这两位公爵府与伯爵府的公子之面,此书在发行之前切不可外传!”

  姜田说的不可外传,也包含了不能超出合同约定的印刷数量,这个时代虽然有了相应的法律,但盗版书因为价格低,还是很有市场的。

  如果是别的书,姜田不在乎那点版权费,但这是教材,是必须严格审查内容、把控质量的书籍,所以姜田才要控制印刷数量,如果教学中发现有需要更正的地方,也好及时调整。

  送走了一脸郑重的罗老板,姜田又开始查看订购的教具与一些小型设备,他在检查的时候吴远拉着刘宝铠小声问到:“刚才那个罗老爷是怎么回事?”

  sn兄仔细的回想了一下,他虽然是本地土著,但从小也没在家住上几年,再说他也不对人的各种奇闻轶事感兴趣,所以竟一时想不起有这么一号人物。

  “你不用问他了!”姜田缓步走来,用力掸了掸袍袖上沾染的尘土:“这人是前朝的举人,还没来得及进京赶考,便遇上了满清入关,后来北伐成功之后,明顺帝大封官员,可这位举人老爷却坚辞不受,可能是还想着进京考个同进士出身,本来他就不是东林党人,又只是个举人,所以便没有人推荐保举了。后来可能是看透了官场黑暗,便一门心思开了个书斋度日,这一来不仅躲过了后面的清算,反而因为清名致使书斋的生意日隆,他时不时的也和本地的一些秀才讲经说文,在本地的学界也算是小有名气,而且上次的恩科他也没去!”

  听了这人的事迹之后,吴远也不知道是调侃还是真的感慨:“以前总是听闻一些贤达不肯为官的事迹,没想到今天倒是看见了一个。”

  姜田也不理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