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94完结(1/2)

加入书签

  88、和风荡漾

  原来,刚出生的婴儿是这样子的。

  黑黑软软的小头发,红红的皮肤映在灯光下,晶莹剔透。朱红色的小嘴巴嘟囔着,偶尔巴扎嘟噜几下。指甲既小又透明,小手鼓鼓的,握成核桃一般大小放在腮边

  陆怀闵轻轻地抚着那柔软的头发,玉质般的脸蛋。软软的,柔柔的,像蜜一般能融入怀甜到心坎。

  乔然幽幽的睡醒,就看到陆怀闵坐在孩子的小床边,一脸轻柔满是爱意地望着刚出生的儿子。

  乔然低咳了一声。陆怀闵马上转头看她,眼神柔的能滴的出水来:“醒了?饿吗?都睡一天了。”

  李欣汝听到动静也走了过来,笑呵呵地说:“再睡一会儿吧坐月子要紧的就是休息好,要不然,老了会落下毛病的。”

  “刚睡醒嘛。”看到亲妈老公都在跟前,乔然不禁撒起娇来,“这么吃了睡睡了吃的,都成猪了!你们快把孩子抱来我看看!”

  “好嘞!”陆怀闵一提起他儿子满脸是笑,喜滋滋地就去抱了。

  可是,当他把孩子抱到乔然眼前的时候,却没想到乔然只瞅了一眼,就变了脸色,一席话顿时让陆怀闵犹如沸点到冰点。

  乔然说,“这是我们的孩子吗?”她皱眉,“怎么这么丑?没抱错吧?”

  这话好巧不巧的被正推门而入的林灿听见了,她连忙说,“怎么能抱错呢?我们这么多人看着呢!这就是你儿子!”

  “好丑!跟个猴子似的,真难想象这是从我肚子里生出来的!”又看了陆怀闵一眼,“长得跟你可真像啊,一样的丑!”

  听了这话林灿也皱了眉,有些不高兴。可她也不好说什么,“哪里丑了?刚生出来的小孩子就是这样子的。再说了,我儿子哪里丑了?我孙子也不丑!都是帅小伙儿!”

  “可可嘟嘟刚出生就不是这样的。白白嫩嫩的可漂亮了!”

  倒是坐在床旁的李欣汝看着这架势有些急了,她怕乔然顶撞婆婆,让林灿心里不痛快,连忙和事老的跟女儿解释,“小孩子一天一个样儿,嘟嘟那是张开了,等过几天你在看,老二肯定漂亮,这爹妈的基因都在这儿摆着呢!”

  乔然想想也是,生嘟嘟那会自己声嘶力竭的,孩子一生下来她就昏睡过去了,等后来有力气好好看孩子后,都过去3天了。小孩子变化快也是常有的事。索也不再纠结,一边看孩子一边问母亲,“嘟嘟这几天还好吧?”

  提起另一个乖孙,林灿也满是笑,“乖着呢!一大早,也没让人叫就自己起床了。吃完饭就乖乖地等着你公公把他送幼儿园。回来就写作业,跟爷爷玩游戏,比平时还乖几分呢!听说你生了弟弟,稀罕的不得了,问能不能跟弟弟一起睡,还吵着要来看弟弟!”

  乔然闻言也放心地笑了,开始和陆怀闵逗着小儿子。

  陆怀闵伸出手去孩子的小手。可能是陆怀闵的指腹有薄薄的茧子,孩子皮肤嫩,嫌不舒服,嘟了嘟小嘴,动了动小手,眉头微微有些蹙。

  “快看,陆怀闵你快看!”乔然有些惊讶的望着孩子,“他刚刚皱眉了!”

  她这一叫唤让两位母亲也稀罕了起来,都围了过来俯□子看着那个面带不悦的小人儿。

  陆怀闵也不再动他,静静地望着儿子,看着他慢慢放松身子,慢慢舒展眉头,慢慢安静下来沉沉睡去突然间,感到有什么东西填满了他的心头,暖暖的,涨涨的,让他有种莫名的感动。

  一家人正喜气洋洋地逗着孩子呢,只见门被推开,陆爷爷陆颤颤巍巍地走了进来。

  “爷爷?你们怎么来了?”陆怀闵赶忙走上前去。

  “我们俩惦记孩子。”陆也满是喜悦,“我昨儿个就想来,你爸硬拦着不让。可我想着小乔这还得在医院呆好几天呢!我不亲自看他们母子一眼我睡不踏实。”

  可能是两个老人家一来,气氛又热闹了起来,说话的声音有些大,孩子被吵着了,一下子惊醒,便大哭了起来。陆怀闵两口子顿时也顾不上别的,连忙手忙脚乱的哄孩子。

  越哄越乱,孩子闭着眼睛使劲儿地哭,乔然也是满头大汗,“这是怎么了?是饿了还是要拉了?妈,他有吃什么吗?”

  “宝宝刚生出来,还不用喂呢,刚给喂了水。大夫说得让他把娘胎里带的的黑巴巴拉完再喂吃你俩别那么哄,陆怀闵你让她把孩子抱起来哄,拍一拍。孩子这是刚离开娘胎,还有些不习惯呢!”

  乔然听完连忙把孩子抱在怀里轻轻地哄着。可能是母子连心,孩子感受到了妈妈的气息,渐渐不哭了,可依旧闭着眼睛,也不知睡了没。

  陆怀闵看着白白胖胖的儿子不由的笑了,“真是个魔王!怀着的时候就折腾人。偏偏长得这么胖,还难产,生的时候让一家人揪心,生下来倒好,一点儿委屈也不能受!”

  陆爷爷也稀罕的眼不离孩子:“这孩子真壮实,哭声震天啊!啧啧,不错,不愧是我们陆家的种!将来准是当将军的料!”

  陆爷爷虽然八十多岁的人了,但是身体硬朗嗓门大,他话音刚落孩子又被惊醒。他张开了圆滑滑的眼睛,像滑动的玉珠般望着众人。刚刚哭过的眼睛如泉水般澄澈。

  “哎呦!”李欣汝高兴地叫了起来,“快看啊,这孩子竟然睁眼了!这才刚出生不到一天呢!”

  “真的吗?哎呦呵!”陆也激动起来,凑过来仔细瞅着,“真是我们的宝贝疙瘩啊!”

  陆怀闵也俯身望去。一时间,众多目光都集聚在小家伙的身上。小家伙东瞅瞅西看看,小腿儿一蹬一蹬的。众人正逗弄着,突然间,他“哇’的一声又哭了。

  “怎么了,怎么了?这怎么好好地又哭了?是饿了吗?”乔然一听孩子哭,心焦的不得了。孩子声音洪亮,哭的伤心,在这安静的房间里尤为显得惊心动魄。

  “别是尿了吧?”李欣汝在一旁说,“之前喂了不少水。”

  陆怀闵两口子听着觉得有理,两人七手八脚有些笨拙地解了包被。果然是尿了。

  一家人又手忙脚乱地忙活,拿尿片子的拿尿片子,打水的打水,哄孩子的哄孩子。

  之前,乔然早就准备了几大包的尿不湿。可林灿不让用,说她问过专家了,那些对孩子不好,孩子屁股容易被尿淹,到时候容易起红斑和痱子的。还是用纯棉布做了尿片子,滚烫的热水洗洗,煮煮,然后大太阳晒晒,既杀菌又卫生,对小孩子好。

  她说的那些,乔然也不太懂。虽然觉得純布尿片反复用不太卫生,但是高门讲究多,婆婆又一再坚持,她也不好多说什么,反正又不是她洗尿布,着什么急?

  果然,换了尿布,重新包裹上,孩子不再哭了。

  陆看了,不由道,“这样不行,虽说有亲家帮忙人手多,但还是得找个经验丰富的月嫂来。”

  “小武给找了几个,但是人我没有亲自看过,总是不放心。等会我得了空就去选一个来。”林灿连忙解释。

  作者有话要说:大胖娃娃逗弄起来一定特别有意思~~\≧▽≦/~啦啦啦

  89、月子

  “你动作轻点行不行啊?使这么大劲儿,你打仗呢!”乔然皱着眉抱怨。

  生产后,乔然下|身有些疼,心情烦闷。正巧陆怀闵赶来给她送饭,正好碰到了枪口,乔然便冲他撒起了脾气。

  “都跟你说轻点了哎~,你别碰我肚子啊,我疼着呢!你怎么这么笨呢?连个床都调不好。”

  陆怀闵满头大汗,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惹这少生气了,反正是做什么什么不对,说什么什么错。怎么做乔然都不满意,总有诸多抱怨。这臭丫头!好容易调好了床的高度,乔然又让他把饭拿过来。

  陆怀闵亲自将食物取出,盛好,端到乔然面前。可乔然看着眼前的饭又不高兴了,“我这才刚生了孩子,你们怎么回事啊?怎么给我吃粥?这样我能孩子吗?”

  陆怀闵只好耐着子哄她,“人家医生说了,这才刚生了,不能吃太油腻的。你现在消化系统弱,太油腻了对身体不好。我还能害你吗?乖,这不是普通的粥,很滋补的。妈一大早起来用乌熬的汤,去了浮油和渣,又加了当归,红枣,薏米,小米,黑米,糯米熬得粥,补血气的。”

  乔然听了便不做声,委委屈屈的让他一勺一勺喂着吃。

  陆怀闵的一举一动全家人都看在眼里。李欣汝私底下说乔然:“然然啊,不是妈说你,你这谱儿也摆的太大了吧?这孩子都生完了,你怎么还没完没了的折腾陆怀闵呢?你看看自你怀孕他瘦了多少?怀着孩子的时候也就罢了,别人看你是孕妇都体谅你,可这生完了你可真得改改了!”

  乔然也觉得委屈,吃苦受罪的是她好不好!

  “我也不想的啊!我就是一想起我两次怀孕受了多少罪啊,可他呢?没事人似的,坐等俩儿孩子叫他爹。我一想起来就心烦,就心里不平衡,就想支使他。”

  “那你也得有个度!”乔妈瞪了她一眼继续教育,“你看你婆婆那脸,都难看成什么样了?哪个当妈的看见这个能心里舒坦!”

  不过乔妈这话倒是戳进林灿心口里去了。乔然一出院,陆家的亲朋好友全都上门恭贺,顺带看看孩子。

  林灿瞅着机会拉着林紫言的忍不住手抱怨,“都说‘儿子就是白眼狼,有了媳妇儿忘了娘’!你看看,这鞍前马后伺候的,直怕他媳妇儿受一定点儿委屈!我看,这乔然就是要天上的星星,陆怀闵都恨不得连月亮一起给她摘下来!就是我生病了,都没见他这么着孝敬过我的!你说,生个儿子有什么用!”

  陆家的家事,林紫言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得好言相劝,说生孩子本就不容易,做老公的都是这样,哥哥嫂嫂过得好,您也安心不是?

  不过,抱怨归抱怨,林灿对于这两个孙子和儿媳妇还真是疼到心眼儿里去了。

  乔然刚一出院,林灿就给她找了一个经验丰富的月嫂专门照顾她,顺便还请了一位娘来。

  说实话,乔然第一次看到这个娘还真大吃了一惊。月嫂也就罢了,她听说过,也见过。可娘生活阶层有限,眼界浅,像娘这类营生她只在古代里见过,也以为这个只有封建社会才有,现代文明早就取缔了。没想到还真有!

  生嘟嘟的时候,因为瞒着父母,所以资金紧张,加上学习,打工,照顾孩子,生活忙碌,营养有些跟不上,2个月后就给嘟嘟掐了。现在生了老二,家里尽心照顾不说,就算水不充足,她也准备给孩子喂粉的,真是没想到娘这一层!

  可林灿听了后,说什么也不同意。乔然要自己喂孩子,她不反对,孩子喝母能增强免疫力,本就对孩子和母亲好。可粉嘛,那就不必了。事故太多了,她伤不起。她实在不能苟同那些黑心商的作法,这可是人命!不是儿戏,随便喝喝就算了!

  林灿抱着孩子,看着孩子那白嫩如蛋白的小脸,眼睛像黑葡萄似的滴溜溜的转,她心里不由一片温暖,脸上露出了灿如夏花的笑脸。

  乔然端着一大碗汤,望着上面浮着的一层黄澄澄的油,有些为难地望着李欣汝,冲她一个劲儿的眨眼睛。

  李欣汝也冲她使眼色,示意她快喝,别惹婆婆不高兴。

  这汤是林灿特意给她熬的。

  乔然一脸苦相,还犹豫着编个什么理由,那边林灿就发话了,“怎么?不合胃口?”

  “不是,不是。”乔然连忙摇头解释,“有些烫,我凉一会儿再喝”

  “嗯!”林灿满意的点点头,“你现在要孩子,可要好好进补才是。虽说孩子是喝母好,可不是我说你,你看看你那水稀得,孩子能吸收多少营养?他现在正是长身体的关键时候,你可得好好补补你现在是一个人吃,两个人要补的!”

  乔然连忙答应。就这林灿还不满意,“孩子满月后还是交给娘喂吧。她那水稠的都冒油呢!孩子吃了有营养,长得快!”

  乔然虽然不情愿,可也不得不承认她说的在理。那个娘的水确实比她充足。可是自己的孩子交给别人来喂养她既舍不得,又觉得别扭。可婆婆却是一脸不容置疑的表情。算了,还是先和陆怀闵商量好了再说吧。

  那边林灿和李欣汝已经转头去逗孩子了,“我的乖乖,认得我们吗?来,笑一个,给我们笑一个!”

  乔然有些认命的一边喝汤,一边看着妈妈和婆婆逗弄自己的儿子。

  相比来讲,虽然不喜,但这些确确实实是为乔然好,她也就接受了。可最让她忍受不了的是不让洗澡,不让刷牙!

  虽然不是夏天,天气也不太热,但是乔然还是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怪味儿,像馊了似的。

  她央求了好几次想洗澡,可两位妈妈统一口径,“不准!”,说什么也不答应。

  李欣汝甚至还说她,“你别跟我说什么想当初在外国生嘟嘟时怎么怎么样!或是人家外国人怎么怎么样,她们都不坐月子这类说法!我告诉你,在我这儿不行!这是在中国,你就给我照中国的规章制度和风俗进行,别想那些有的没有的!你现在年轻不觉得,月子坐不好到你老了,可有你受的!”

  “妈妈!”乔然跟她撅嘴撒娇,“你闻闻这味儿,都要馊了!我自己都受不了。再说了,要是把陆怀闵熏跑了,他去找别的女人怎么办?”

  “那你就让他找一个给我看看!”李欣汝本不吃她那一套,“别老拿人家陆怀闵说事儿,他压就不是那样的人!”李欣汝白了她一眼,不过,那句话究竟还是让老人家松动了,“你要是实在难受,拿热水擦擦算了,不过澡是不能洗的!”

  乔然知道这是她妈妈最大的让步了。好吧,擦擦就擦擦

  90、起名风波

  孩子快满月的时候,米萱挺着5个月的大肚子来看她。

  乔然瞅着她那圆滚滚的肚子,一时间如鲠在喉,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既感叹纳兰队长的“闪击战”,办事的高效率,同时,也为米萱感到高兴。

  因为怀孕的缘故,米萱对摇篮里的孩子稀罕的不得了,又是亲又是抱的。

  “啧啧,你也太会生了吧?这孩子长得真好!白白胖胖的,真周正。长大了准是帅哥!”

  乔然听了大笑。“刚出生的时候红彤彤的,跟个小胖崽子似的。可大家都说孩子的轮廓跟陆怀闵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我可没看出来。”乔然望着儿子一脸的满足,“这些日子过去,他也渐渐张开了,人也白净了,我瞅着模样嘛,除了太胖了,长得还行,不丑。”

  “我瞧着睡着了的样子挺像你的。”

  乔然听了轻笑,“那是你没好好看他睁开眼的样子。都说眼睛长得像我,其他的还是像陆怀闵。不过话说回来,还是像他好。毕竟是小子,长得像我也太秀气了些。”

  米萱听了大笑,倒把孩子惊醒了,瞪着圆溜溜的眼睛望着她。

  “从前吃了睡,睡了吃,也不理人。我每天都担心他听不听得到,看不看得见。”乔然笑着说着大胖儿子,“现在倒好,神头好着呢!有时能跟陆怀闵玩到深夜也不睡。”

  陆怀闵经常把小家伙抛得高高的,再稳稳接住。小涵涵很喜欢这个游戏,乐此不疲,每当看见爸爸都冲他流着口水,长着小胖手“哦哦”直叫。

  “嘟嘟还好吧?有没有跟你抱怨小弟弟夺了他的宠爱啊?”

  “那倒没有。”说起大儿子,乔然一脸的欣慰。“之前都跟他打好预防针了,说他是哥哥,是男子汉,要照顾弟弟的。他每天从幼儿园回来,第一件事就是跑来看弟弟,有次还问我‘妈妈,怎么弟弟这么能睡觉啊?我每次来看他都在睡觉!’”。

  “嘟嘟这孩子确实是纯良敦厚。小小年纪就有嫡长男的风范。”

  “哪啊?”乔然笑着嗔怪,“那是表面上。他可是陆怀闵的儿子!跟他爹一样一肚子鬼主意!”

  俩人正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育儿经。

  “小米你现在怀着孩子还是稍微运动运动好,做做孕妇什么的,别像我似的少运动,孩子长太大。你这可是第一胎,将来不好生。”

  “恩恩,知道。“米萱点点头。两人正聊着,米萱突然大叫,“乔然!乔然!”,显得很是兴奋,“他刚刚冲我吐了个泡泡!迷迷瞪瞪的,好可爱啊!”

  乔然听了哈哈大笑。

  “太可爱了,这小家伙吐泡泡的时候像小鱼似的。”米萱说着就伸手将孩子从摇篮里抱起,也不顾自己5个月的身孕。

  乔然刚想提醒她小心点,怕儿子不小心蹬了她的肚子,就听到米萱说,“咦,这孩子怎么不哭啊?”

  乔然看向她,只见米萱把孩子举得高高的,儿子瞪着圆溜溜的黑眼珠望着她,小腿直乱晃。

  “萱萱!”乔然大惊失色,“孩子还小,不能这么抱,要拖着头,拖着头!他现在脖子还没有力气!”

  “哦。”米萱听了,连忙把孩子放到乔然床上。

  乔然一边拍着孩子一边解释道,“孩子要满了一百天脑袋才能竖起了。你要想竖着抱他,得拖着脑袋”

  “哦,我知道了。”米萱有些讪讪然的点头。

  乔然就抬头看了下表,然后对米萱说道,“喂的时间到了,他刚刚吐泡泡了,估计也饿了。”

  米萱看着她抱起儿子轻轻拍着,哄着。那孩子便落入乔然的怀里,哼哼着向她前拱去。

  “你怎么知道这孩子要吃了?”米萱望着大口大口吃饭的孩子不禁好奇道。

  乔然满是爱意地望着孩子,头也不抬地解释,“记着呗!小孩子从小就得形成科学的喂养生活习惯。每次吃的时间,拉便便的时间,喝水的时候都记着呢。这样对他好。”

  米萱看她喂完孩子轻拍他的背,知道这是为了不让孩子回,不禁为这种天然的母子情怀所感染,由心而悦,心里满是暖暖的温情,轻轻抚自己的肚子。

  “对了,这都要满月了,我刚刚听你叫他涵涵,这是起好名字啦?”

  乔然一边逗弄儿子一边跟米萱闲聊。说道起名字,她无奈地摆摆手,“别提了,为了他这个名字,家里真是飞狗跳的,争执了好多天呢!”

  “哦?这么折腾啊?”米萱来了兴趣。

  “一开始,家里都盼着生闺女呢,起的女名字多,结果这不是男孩子嘛,那些自然是用不上了。爷爷公公婆婆就重新给起。”乔然说着也来了兴趣,“什么说文解字,辞海,古汉语百科全都搬了出来,可热闹了。我说,这个孩子来的迟,叫“迟迟”好了。结果我婆婆一听就不同意了,说,‘迟迟?我的孙子聪明又漂亮,怎么能叫’迟迟‘呢?万一总是比别人慢一拍怎么办?”

  米萱听了这话乐了,心想,“陆迟迟”这名起的,是不怎么好听,不知道的还以为孩子是“路痴”呢!

  “我公公说‘是男孩子,要刚强坚毅,得起个禁得住的名字,还说‘嘟嘟’这名起的太娇惯了,男孩子可不能这么娇惯着养。”说着乔然一反常态地撇了撇嘴,“你知道起的什么吗?说叫‘小石头吧,历经风霜而不倒,果敢坚毅,适合男孩子!’”。

  乔然表情丰富,语调学着陆文山,米萱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后来呢?”

  “后来啊还没轮到我反对呢,我婆婆第一个就站起来说‘不行’了。”可能想到了当时的场景,乔然也不禁笑了起来,“我婆婆说‘怎么能叫小石头呢?全中国这么多人,你数数看,叫这名的有多少?我可不想将来我在大街上喊我孙子,然后一大群孩子回头答应的!’

  “我公公就说了‘那怎么了?叫这名的孩子多,说明它简单通俗,镇得住!’”

  “我婆婆一听这话还没说什么呢,我家老爷爷就直接瞪了眼睛,说‘我的重孙子,什么镇不住!”

  “后来啊,还是老看着这架势不对,劝道,‘要不先起大名吧,这马上要上户口了,起了大名再起小名也来得及!”

  “起大名的时候没发生争论啊?”米萱笑呵呵地听故事。

  “那到没有。专门找人给起的。他们这辈按族谱排下来取子字。后来说叫‘子涵’,去自‘子部京涵’。”

  子涵,水泽多也。寓意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希望能有一颗博大宽容的怀,也跟爸爸和哥哥的名字相照应。

  陆怀闵,“予惟用闵于天越民”,有心怀天下之意。陆子淳,淳取自“浇天下之淳,析天下之朴”,跟“怀闵”相对应。现在二儿子自然也随陆家大流,取名“陆子涵”。

  “后来我和陆怀闵看着因为这小名,几位长辈一直争论不休,陆怀闵看着也头疼,索直接拍板定下,说不用那么复杂,就取最后一个字得了。反正现在年龄还小,就叫“小涵涵”就行!这才消停下来。

  作者有话要说:纳兰队长不愧特种兵的队长啊这播种能力,连陆老大都自愧不如,甘拜下风

  有好多亲问我新文唯情所愿的情况,清水很高兴,也很感激大家的支持~纳兰队长的文我正在写大纲的过程中,现在赶脚有点乱,不合理的地方正在改动亲们的支持是我坚持下去的动力,但是文也得保证质量不是?发文的时间可能会推后,到时希望大家不要忘了清水,给清水些支持!谢谢大家了~

  还有就是,此情的最后一定会有,这个大家放心,最后的盛宴一定让大家吃饱喝足饕餮一顿!

  91、小涵涵的美好生活

  周末的时候,陆怀闵急急忙忙驱车回家办大事。干什么呢?给小儿子洗澡,看儿子游泳!

  这是陆家人乐此不疲的新爱好。

  小涵涵刚出生不久还在医院的时候,陆家专门给办了洗澡和游泳项目,有专业的护士和月嫂帮忙,家里人站在一边拿着dv一边记录一边看着。

  后来,陆家长辈上到下到陆文山都专门找专业护士进行了培训,专门学习怎样给婴儿洗澡,游泳,锻炼

  给陆子涵小朋友洗澡,看他游泳在陆家形成了万人空巷的巨大场面。小家伙围个小绿青蛙的游泳圈,像鱼似的一个人在大浴缸里扑腾,玩的不亦乐乎,周围能站一圈亲友团围着观看。有时,嘟嘟看了觉得好玩,也跳进浴缸里跟弟弟打水仗。

  站在一旁笑眯眯地瞅着重孙子的陆对李欣汝说,“我觉得每天就看着我这俩个宝贝疙瘩,比看电视上那些被改的乱七八糟的电视剧强多了!”

  陆怀闵调好浴室内的温度和水的温度后,将大胖儿子脱得跟白斩似的一件不剩。

  小家伙似乎知道又到了玩水的时间,挥着呼呼的小胳膊“噢噢”直叫。挺着小肚子,蹬着小腿就要下水。

  “你动作轻点,别捏着他!”乔然在一旁嗔道。

  “我知道,这是我亲儿子!我哪里舍得!”陆怀闵笑嘻嘻地接过小绿青蛙的游泳圈给儿子套上,轻轻地将他放水里。

  小涵涵特别喜欢玩水,一下了水就跟水里白鱼似的,扑腾个不停,小手“啪啪”地不停拍水,流着哈喇子,长着小嘴“哇哇”直叫,一脸欣喜的表情。

  飞出去的水花溅到他爸爸妈妈身上,小家伙不仅不怕,反而玩得更开心了,“喔喔”地叫个不停。

  “哎呦,我们宝贝笑了。哎呀,好玩是不是啊,小涵涵?看我们玩得多开心!”

  一会儿,孩子玩水玩得有些累了,便不再动了。身子向后仰,头靠在小青蛙上,耷拉着小脑袋,像闭目养神似的悠悠闲闲地仰在游泳圈里,随着水流游动,惬意的很。

  “这没事吧?你们看着点,小心孩子呛水。”林灿在一边倒是有些担心。

  “没事。”陆怀闵朝他母亲摆摆手,“小孩子天生就会游泳的。更何况他套着圈呢。现在这个水温,这个环境,跟他在妈妈的肚子里被羊水泡着的感觉很像。你看他表情,舒服着呢!”

  “哎呦,你看我们涵涵,多聪明,这么小连这些都会,都知道!”林灿望着大胖孙子满是爱,“快,快,多照几张照片,这多有纪念意义!”

  过了一会儿,水温有些下降,小涵涵也玩累了,乔然和陆怀闵一边加水温,一边给孩子洗澡。

  抹婴儿护肤露,梳理胎发,冲净,拿大毛巾包起,擦干,抹婴儿粉一条条有序不紊的进行。

  伺候完小公子,陆怀闵将他放在大床上,铺好干净的大浴巾开始“陆氏婴儿成长锻炼”。

  小涵涵象征地哼哼了几声后便随爸爸折腾。

  陆怀闵先是将儿子翻个个儿,让他跟小胖鱼似的趴在床上。他不轻不重地慢慢按摩,给孩子搓搓脚心,撸撸小腿,伸展伸展小身子。

  孩子似乎感觉挺舒服,闭着眼睛一脸惬意,跟享受似的。

  在一旁看着的李欣汝也稀罕了起来,“哟,瞧我们小涵涵,这哪是一般的孩子!瞅着小表情,真招人疼。”

  乔然呵呵直笑,“那当然,他聪明着呢!陆怀闵老早就开始看育婴书了,学得可好呢,力道,手法,轻重他都有数,有经验的。”她一脸骄傲,“陆怀闵揉的舒服,他也知道啊!”

  孩子总是自己的好!这点在陆家人的表现上尤为明显。

  陆子涵的满月礼办的隆重而热闹。

  陆家专门包下了个五星级大酒店给孩子庆祝,亲朋好友全都到场恭贺。

  席间,林灿抱着小孙子穿梭其中,招摇展示,开心的不得了。看着这么多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