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自是琼花偏得月3(1/2)

加入书签

  “元昭跟誉哥儿不一样,元昭是‘女’儿,有爹娘兄长弟弟护着,她能一辈子无忧无虑。随-叔哈哈- 可是誉哥儿咱们跟不了一辈子,他撞头的时候咱们不是要阻止,而是要在一旁看着他撞,这样就算是错了,我还能给他兜着,他有犯错的机会。若是将来咱们都没办法跟着他了,那时候再撞墙,可没人能给他兜着指点方向了,那才是害了他。”能闯祸的时候尽情地闯祸,这其实也是一种幸福,只是付出的代价略有点高。

  “那咱们就这样看着?”徽瑜有点于心不忍。

  “他得自己明白,这种事情我们帮不上忙。”

  “儿子好可怜。”

  “当年我比他还可怜,怎么不见你可怜可怜我。”

  “这能一样吗?那时候你跟我可没关系,现在那是我儿子犯错。再说了,你这醋也吃得忒没道理了点。”徽瑜很郁闷。

  “成长总要付出代价的,你得习惯。”

  “我早就习惯了,只是自己儿子身上还是不忍心。”徽瑜靠在姬亓‘玉’的肩膀上,一直觉得自己也许会离开这本书中的世界,可是这么多年了她还在,也许一直到老死都不会回去了。不是不难过的,只是舍不得自己走了他伤心。“你说的也对,孩子们要学会自己成长,跟当年你在宫里比起来,誉哥儿幸福多了。”

  “所以我出宫后,知道自己要什么,做什么,怎么样才能让自己想要的以最快的速度拿到手中。誉哥儿是个聪明的孩子,他现在只是没转过弯来。毕竟他跟太子妃相识太短,彼此并不了解,也就无法信任,这需要时间,急不得。”

  “话是这样说,道理也明白,就是……”哎,就是不忍心。

  “没有什么不忍心的,你放心吧。等你儿子觉得身边的人是能信任的,也许就知道怎么做了。”

  “但愿吧。”给儿子点蜡,希望他能尽快的想通透。

  太子妃被规矩的事情,在宫里头慢慢的传扬开来,很多人都因此猜测,是不是太子殿下对太子妃并不满意。

  这样一来,简遥知在东宫的处境就变得有些微妙了,好些在宫里呆了多年的宫人,对这宫里头的时候知之甚深,看着并无家世撑腰的简遥知,那眼神就带了几分轻蔑,当差的时候人也就有几分敷衍跟散漫。

  这东宫里头太子妃的颜面都是太子给的,现在太子对太子妃不满,她们当差自然也就不尽心了。

  “太子已经七八日不曾见太子妃,我瞧着太子妃是真的失*了。不过也是,太子妃既没有家世,也没有美貌,而且还一股小家子气,太子看不上也是有的。”

  “当初太子选了她,怕是看走眼了,这会儿不知道怎么懊恼呢。听说要给太子选侧妃是不是真的?”

  简遥知听到这话脚步一顿,隔着一座小假山,那头的声音听得清清楚楚。

  要选侧妃了吗?

  自从那日教养嬷嬷来了,她就知道自己一定失了太子的欢心,自从那日后两人再没见过面。

  只是知道归知道,但是真的就这样把事情给挑开来,任由东宫里头的宫人随处‘乱’说,她还是觉得有些难看。

  “好像是真的,这京都里这么多闺秀,随便选一个都要比太子妃有家世。”

  “你说太子殿下当初为什么选了太子妃?”

  “我听说就是因为太子妃没什么家世,还是太子殿下聪明,太子妃太有家世,也未必是好事儿……”

  “你从哪里听来的?”

  “就是宫里头的管事嬷嬷说的,她们见多识广,讲出来的话肯定有道理……”

  “也是,这样想想太子妃也‘挺’可怜的。”

  两人渐走渐远,再也听不到说话声,简遥知靠在假山上,良久才重新站起来往寝殿走去。

  太子殿下威仪颇重,令人看不透心思。她也不敢去猜太子的心思,每日做的事情,就是一个妻子应该做的。

  她会在晚饭过后给他准备一盅汤送去做宵夜,会给他亲手缝制衣衫,给他打络子穿‘玉’佩。前些日子还做了一双鞋,只是没有宫里头绣娘没做的好,只是却是她的心意。

  她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