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示威性的一个吻痕(1/2)

加入书签

  小手的弹丸就准确无误的打在皇甫鱼的身上。距离又近。力道又大。这一向养尊处优的富贵公子。哪里能经受。不由闷哼一声。退后两步。

  众人急急上前护住他。迭声问道:“公子。你沒事吧。”

  皇甫玉只抽冷气。偏又强忍。摆了摆手道:“小师父只是跟我闹着玩。沒事。”

  而小手。也急着避开他。先向上了车。对明康道:“师父。我们走。”

  见小手急着走。明康也知她吃了暗亏。可若将事闹大。一个是风流无度的富家公子。一个是冰清玉洁的小姑娘。对小手的清誉总是不利。他只得微微拱手。道:“皇甫公子。告辞了。”

  马车缓缓的行驶在路上。车厢内气氛沉默。只听得有节奏的马蹄声伴随着铃声椅。

  小手微微侧眸。眼尾的余光瞄向明康。那一袭青衫的男子端坐着。双眸微闭。一脸波澜不兴的模样。

  “你在生我的气么。”小手问了一句。

  微闭的双眸沒有睁开。他确实有些气。临走时都命令她好生呆在山庄中。却不知她怎么跑去温柔乡。

  “你越发嫌弃我了么。”不死心的。她又虚虚的问了一声。自己被皇甫玉轻薄了一番。师父心中会如何想。

  明康这才回神过來。双眸徐徐睁开。就对上了小手那双眼。眼中分明是焦虑与不安。

  这问话。颇为棘手。嫌弃与不嫌弃。都不好回答。若说不嫌弃。依她的性儿。定是要扑进怀里。寻求他的安抚。可他如何能再给她温情与抚慰。让她越陷越深。可若说嫌弃。那对她是莫大的污辱。她定会羞愤得无以复加。说不定真的会一气之下。要嫁了皇甫玉。

  他微微错开眼。转了话題:“你去查探端木璎烨的底细如何。”

  小手将他的脸板过來。认真的着。揣摩着。终是问了明康:“师父。你介意别的男子亲了我。是吗。”

  “以后少跟他交往。”明康避无可避。对上她的眸子。终是轻轻的应了一声。

  她本该是他的妻。他又岂能容忍别人染指窥觊于她。若说不介意。真是自欺欺人。不管当时的情况。是否真如皇甫玉所说的那般纯属意外。总之。他胆敢亲了她。并且在颈上留下这么示威性的一个吻痕。他就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让他为他的轻浮付出代价。

  “我明白了。”小手点点头。安静的坐下。半侧脸隐在了车厢中的阴影处。明康竟不清她的表情。

  以往明康都对她日渐疏离。现在她被别的男子亲了。怕是对她越发的不媳了吧。

  皇甫玉见得两人的马车远去。才返身迈进温柔乡的大门。小手赏他的两枚弹丸。太过厉害。现在都还发痛。

  褪去长衫。那修长匀称的身子浸入温泉之中。氲氤的雾气。笼罩了脸庞。他将头靠在池边特置的软垫上。闭眼养神。

  一条人影慢慢移了过來。裙裾沾染着四处的水汽。也慢慢的有些湿润厚重了起來。

  那好的桃花眼微微半睁。眼中仿佛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