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这般搁舍不下小手(1/2)

加入书签

  见着南宫银涛时他是仇人相见份外眼红恨不得扑上去跟南宫银涛拼个你死我活只是看着他身边的护卫太多才强行忍下了这个念头

  只是南宫银涛还沒走那个审理他的明大人又來了

  明大人是个好官纵是只见过一次他还是从心中认定他是一个好官

  在他面前沒有摆过官威也叮嘱牢卒些不可乱动私刑甚至还吩咐人给他添加了棉被

  虽然下面的牢卒阳奉阴违照旧对他是乱动私刑棉被也给收了但他心中对这个明大人还是有着一丝好感

  他只得继续躲着直到明大人怒气冲冲的出了女牢他才有机会接近女牢将小手救出

  这一切他不想说出來他也不会甜言蜜语说出來他对小手的好他自己知道就是了

  他自己都有些始料不及自己竟是如此这般的搁舍不下小手

  或许只为当初在明月堂初见她时那无邪的笑靥令他灰暗的人生轨迹有了绚烂的色彩他不愿舍去

  小手心中纠结无比端着饭碗只是怔怔的发神

  看着李幕容关在牢中可怜兮兮她想护他周全可现在这般逃出來却又如何是好

  这可真是一个为难的事似乎是押上了全部身家赌大小不还要壮烈一百倍

  李幕容我问你……小手张嘴正准备问话李幕容已快速的截了她的话语:说了要叫幕容哥哥

  小手险些沒被这句给噎住自己在这儿思前想后他还有心思哥哥妹妹

  她又看了李幕容一眼这个少年啊行事狠毒按以前她的个性凡是被师父下到大牢里的惯犯她都觉得罪有应得可是这个少年……这个少年是让她左右有些为难

  他纵是万般不好对她仍是好的

  她同情可怜他的处境竟不知如何是好

  喃喃着她轻轻叹了一声:要是你沒有杀人该多好

  李幕容正在一个劲的扒拉碗中的饭菜纵然此时的饭菜不丰富他也吃得津津有味相比牢中的饮食已是天壤之别了

  闻听小手的这一声轻轻叹息他的无名火又腾的上來了眉头皱成一团饭也顾不上吃了狠狠的将碗摞到了小几上

  你只知道要我不杀人那南宫狗贼杀我寨上几百口人就是该的那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的时候你上哪去了你怎么不來看看你怎么不去阻止

  一提起当初铜锣山的惨烈之象这少年越发的发狂 他双手紧握手上的青筋暴露一拳又一拳只顾擂着墙壁满腔的悲愤无从发泄似乎唯有如此才能将那些惨烈的画面从脑海中给压抑下去

  墙壁上印染了点点血迹每落下一拳墙上的血迹又增多一些

  小手看着心中也是难受得紧这少年承受了太多的东西

  她趋身上前拉住了李幕容的拳头但见骨节之上都悉数破皮有些血肉模糊

  李幕容甩了甩却是沒有甩得开小手只得别扭的任她撕了布条给他将手包扎起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