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六偶遇梗(1/2)

加入书签

  交完《高等代数》的试题,江水源回去睡了个回笼觉,快中午的时候才醒。在洗漱的间隙,他想好了接下来的安排,先去食堂吃饭,再去图书馆借书,下午继续泡自习室。因为他已经决定下周一接着考《解析几何》,在考试周来临之前彻底解决数学专业基础课三巨头。

  今天周二,距离开考只有五六天时间,看上去有些仓促,其实不然。一来《解析几何》本身学分少,内容也不多,二来《解析几何》是一门用代数方法研究几何问题的课程,有了前面的《高等代数》垫底,有着事半功倍的效果。

  事实上大一的解析几何,——或者叫几何学,总之是一个东西,是数学系学生被数分、高代虐得死去活来后唯一可以找到自信的地方。在此之后,还能勉强让数学系学生找到生活乐趣的,大概就只有概率论了。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几何学简单,其实只是大一的解析几何简单,至于后续的微分几何、代数几何,都是难到脑浆飞起,绝对是所有数学系学生的噩梦。

  江水源拿着杜布洛文、诺维可夫等人合编的《现代几何学:方法与应用》出了门。

  不用说,这套三卷本的《现代几何学》也是经世大学教材。当初备战奥数的时候,江水源和张谨想学点空间解析几何之类的知识,葛大爷顿时一脸鄙夷,用他的话说:“空间解析几何不就是平面解析几何的立体版么?随便看看就行了,还用专门找书来学?真男人学几何,就必须撸流形和同调,娘炮才看《解析几何》!”说完就直接甩过了这套砖头。

  后来江水源去经世大学旁听,才知道他们俩都被葛大爷无情地给黑了。原来即便在经世大学,这套书也是作为几何学、微分几何、微分流形等好几门课的教材,要学三四个学期的。不知道张谨看到了哪里,反正江水源只啃到第二本的前几章,就止步于同伦和映射度。

  此次来两江大学,葛大爷把他整套数学教材全都送给了江水源,其中就包括这套书。但江水源清楚,这套书用来学习还行,但要应付考试,必须得去图书馆找几套国内通行的解析几何教材对照着看看。

  两江大学的破旧,还体现在配套设施的简陋与不足。一到中午吃饭的时间,食堂里人头攒动,吵吵嚷嚷就像菜市场似的。江水源站在歪歪扭扭的队列里,一边翻着《现代几何学》,一边缓慢地朝窗口挪去。离窗口还有好几米的距离,打饭的大妈便露出老母亲般的微笑,大声招呼道:“小江,你来了?想吃糖醋排骨么?今天糖醋排骨做得不错!”

  最前面排队的人马上不乐意了:“你刚才不说没排骨了么?”

  “这份排骨是我留下来自己吃的,不行啊?”大妈理直气壮。同时因为生气,打菜的时候帕金森综合症发作得更厉害,原本一份的鱼香茄子打到盘子里连半份多都没有。

  大学生的可爱之处就在于他们初生牛犊不怕虎,敢于指斥自己遇到的所有黑暗:“你这是我要的一份?连半份都没有!摆明了公报私仇!”

  不过他显然低估了大妈久经考验的战斗力。

  只见大妈把勺子往盆里一摔:“爱吃不吃,不吃滚,别影响后面人打饭!什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