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二白面馒头兄(1/2)

加入书签

  所幸接下来几天没有更多的麻烦找shàng mén来。即便如此,江水源也忙得不可开交。而他的忙碌也让高二(2)班凭空多了几分紧张的气氛,仿佛大家已经听到高考日渐逼近的脚步声。

  转眼到了周末,高二、高三的摸底kǎo shì同时举行。

  江水源攥着老班给的准考证在校园里转了好几圈,才在某个偏僻角落里找到考场。走进去发现里面只有不多的七八个人,但每个人都很有特点,有抱着书本念念有词,指望着临阵磨枪不快也光的;有拿着手机玩得不亦乐乎,浑然不知kǎo shì将近的;还有双眼无神呆坐在那里,好像早已看破红尘的……简直一幅活生生的现实版《雅典学院》。

  江水源的座位号是最后一个。刚放下文具,前面那个痴肥痴肥的小胖子就转过身笑了笑,整个脸暄乎得就像刚出笼的白面馒头:“哟,新来的?”

  “是啊,来凑个热闹。”

  不知是江水源在校园里知名度不够高,还是白面馒头兄两耳不闻窗外事,消息太过闭塞,他居然没认出江水源来:“怪不得以前没见过!怎么了你这是,复读?转学?还是借读?”

  “我也说不上来,别人就是让我来感受一下高考的氛围。”

  “那就应该是借读!”

  “噢。”江水源没有反驳也没有澄清。

  白面馒头兄认定江水源就是最没地位的借读生,顿时笑得更欢实,脸上的肥肉就好像热腾腾的灌汤包,随之荡漾起来:“这个时候才来借读,未免太晚了吧?”

  江水源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借读就跟出名一样得趁早,最好高一上学期就跟过来学习,虽然没名没分,但接受的却是原汁原味的优质教育。三年之后再回原学校参加高考,那才是最佳选择。如今已是高三下学期,该上的课早就上完了,再来借读还有什么劲儿?江水源跟着笑笑:“我也是没办法。”

  “没事儿,我罩着你!”白面馒头兄挥舞着短胖的手臂,“以前我们是江南七怪,现在加上你,咱们正好就凑成八仙过海!”

  江水源也乐了:“看来你是这里常客啊!”

  淮安府中相对正规的kǎo shì都是按照年级成绩排号的。每个年级有多少人、每个考场坐多少人,都是定数。每个人在年级排名,或者说每次自己坐在哪个考场,同样也相对固定。比如江水源、李知礼、柳晨雨等人,从高一开始就坐在第一考场,两年下来基本上没有太大变化。此次kǎo shì江水源算是临时客串,所以排在高三年级的最后一号,而他们几个却经常凑到一起,可见他们应该都是年级里吊车尾的存在。

  白面馒头兄丝毫不以为忤:“是啊,我们可是流水的最末考场、铁打的江南七怪!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

  有兴趣才怪!

  江水源四周打量几眼,觉得这里原先应该是临时人员宿舍,这回高二、高三两个年级同时组织摸底kǎo shì,考场不够,才临时收拾救急的。地方偏僻不说,而且非常逼仄,采光也不是很好。他笑着打趣道:“看来学校够稀罕咱们的,把咱们藏在这么隐蔽的地方,也不怕监考老师找不着。”

  白面馒头兄哼哼道:“找不着更好!省得他们觉得我们有多喜欢kǎo shì一样。”

  事实显然没有像白面馒头兄期盼的那样,一个中年男老师夹着几张试卷走了进来。从他脸上完全看不出来监考七八个人的轻松,反而是满满的鄙夷和嫌弃,好像是出新鞋出门却看到了一坨翔,不对,应该是八坨。他忍住不适宣读了考场规矩,然后敲敲讲桌:“把所有资料全都交上来,老老实实kǎo shì。要是被我抓到zuò bì,可别怪我不讲情面!”

  白面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