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九扫街下(1/2)

加入书签

  不知是因为没带够钱的原因,还是在锦衣服饰zhuān mài店里败了兴致。 总之,这次扫街很快就虎头蛇尾的结束了,大家用零食胡乱填饱肚子,便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胡沛薇回去之后感觉百无聊赖,就从书架上拿出《追忆似水年华》。这是她一直想看的书,只是篇幅太大,描写又非常琐碎,需要抽出大块的时间静下心来细细品读,偏偏进入高三之后大考小考不断,所以到现在第一部《在斯万家那边》还没看完。如今到了寒假,总算有了空闲时间,在冬日的暖阳下静静阅读普鲁斯特的细腻文字,想来也是极好的!

  她捧着书坐在窗前,开始阅读:

  “我礼拜天在花园里读书,我的姨妈是无法理解的,一星期七天,唯独那天是不准做任何正经营生的,”——对了,藤井树不是已经去世了吗?为什么博子给那个地址写信,还能收到阿树的回信?是从天国寄来的吗?

  不对、不对,我应该专心阅读《追忆似水年华》,不能胡思乱想!胡沛薇用力摇摇头,继续读下去:

  “我在读书的当日,我的姨妈莱奥妮正一面同弗朗索瓦丝聊天,一面等待欧拉莉的来访。姨妈告诉弗朗索瓦丝说,她刚才看见古比尔太太走过,”——话说博子心心念念的那个藤井树,是不是和插图里的那个少年一样帅气?如果是的话,倒也不怪博子一直念念不忘。如果有这样帅气的男友,估计谁这辈子都忘不了吧?只可惜我们学校里都是一群歪瓜裂枣不上台面的男生!

  啊嘞,我想的都是些什么?

  胡沛薇恼怒地捶了捶自己脑袋:为什么原本兴满满的《追忆似水年华》,现在一个字都看不进去了?满脑子盘旋的都是那个藤井树,莫非我中了《情书》的毒?

  既然看不进书,就去上网转转吧!胡沛薇把《追忆似水年华》放回书架上,打开电脑,下意识在搜索引擎里输入“情书”“藤井树”两个关键词,然后回车,便现已经有不少捷足先登的读者在网上表自己的评论和读后感,甚至有手快的专门建立一个“藤井树吧”,背景赫然用的就是书里的插图。

  胡沛薇随手点开一个名为《糗且感动着》的热门帖子,里面写道:

  “说实话,我一开始是冲着书里面的帅哥去的。真的,插画中那位小哥长得那叫一个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看的我浑身软,差点走不动道,所以没有丝毫犹豫,直接交钱拿书。对了,要不是fú wù员提醒我拿衣服,差点就干了买椟还珠的矬事!

  “一口气翻完帅哥zhào piàn,总觉得还有些意犹未尽,就本着废物利用的原则,顺带看看小说。谁知道不看不要紧,一看就彻底沦陷其中,无法自拔。最后一个人抱着书在公园里的长椅上哭得稀里哗啦,路过的阿婆还以为我遇到了坏人呢,再三再四问我要不要叫巡警。真是糗得不要不要的!

  “糗是真糗,感动也是真感动。

  “谁的青春没有暗恋?有时候明知道那些男神女神,自己高攀不起,还是控制不住会干些傻事,去吸引他们的注意,希望他们能多看自己几眼。哪怕他只是随便和你打个招呼,都能让你兴奋好几天。那些纯纯的情感萌动、爱情未满,是人生最甜蜜的记忆,也是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而《情书》无疑是挠到了所有人的阿是穴。

  “我的初中是在一所乡镇中学上的,当时……”

  胡沛薇跳过她的人生经历,直接拖到最后。最后是好些人跟帖:“没有最糗,只有更糗!我的遭遇与楼主大同小异,不过我是冲着书里měi nǚ去的,谁知道一个大老爷们在车水马龙的街头愣是哭成了一个煞。你们就等着明天在shì pín网站头条见我吧!”

  “看哭1,不过我比楼主好一丢丢,我是躲在被窝里看的,哭的时候没人看见。嘻嘻!”

  “看哭2。但我想请教各位大神,你们谁知道插图里那个帅哥叫什么名字?”

  “同跪求帅哥名字!”

  胡沛薇叉掉这个帖子,又点开豆芽里一篇题为《年华都是无效信》的评论:

  “与大多数读者不同。他们多半是对恋爱懵懵懂懂的少年,或者是已经经历初恋、正憧憬甜蜜爱情的青年,而我,已经三十六岁,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

  “对于我这样一个步入中年的妇人,每天的工作生活固定而单调,上班、下班,洗衣、做饭,照顾老人、唠叨丈夫、教育孩子。在日复一日的劳作中,所有jī qíng和冲动都被渐渐磨灭,只剩下古井无波的干涸内心以及不时爆的无名业火。

  “读这本《情书》纯属偶然。那是因为春节将近,去给孩子买几件春装,店里免费赠送了一本,随手放在挎包里。今天上班坐车无聊,就拿出来打时间,直至躲在公司的更衣室里一起读完。

  “读完之后,感动就不用说了,但我并没有像其他读者一样哭得涕泗横流,因为我们中年人的情感已经粗糙麻木得花岗岩,不再像青少年那样细腻敏感。对于过往的暗恋或者爱情,不再像年轻人那么痛彻心扉或甜得腻,更多的是一种柔柔的甜蜜夹杂着淡淡的忧伤。这种感觉怎么说?就像嚼一枚陈梅,酸涩中带着甜蜜;像喝一杯苦丁,苦口中带着清凉。

  “看完这本书,整个上午我的心情都是郁郁而暖暖的。我原本以为那些陈年旧事早已随着褪色的记本一起,被平凡而枯燥的生活彻底掩埋。没想到,这本书就像午夜梦回的时候,将我们心底的甜蜜和羞涩再次打捞出水。于是,我想起了初中时那个喜欢踢球的少年,高中时班上穿白衬衫的那位同学,大学时陪我绕着东湖走了一圈又一圈的那位帅气学长……

  “我不想介入别人的生活,就像不想别人打乱我现在的生活一样。只是想像博子那样问讯一句:你好吗?我很好!”

  胡沛薇在床上打了几个滚,心里纠结成一团: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