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读书之法(1/2)

加入书签

  “你怎么知道?”江水源更加好奇。79免费阅要知道中考有将近十万份考卷,而且都是密封装订的,朱老师居然清楚记得自己写了什么题目的作文。在江水源看来,这已经不是人力所能及,完全就是鬼神之技!

  江水源自然不知道阅卷时生的事情,还以为面前这位朱老师另有秘法。而他随口这一问,自然也证实了他便是的作者。朱清嘉缓缓坐了下来,再次打量江水源几眼,然后问道:“你平时都读过哪些书?国学方面的。”

  江水源迟疑地答道:“和算么?”

  “当然算!”朱清嘉非常肯定地答道,“是南宋以来最重要的理学经典,也是朱子最具代表性的著述之一;虽是前清康熙年间选编供学塾童生所用的启蒙读本,但现在作为国学入门教材毫不过时。用这两本书作为学习国学的敲门砖可谓堂堂正正,极得前人遗法!只是不知江水源同学师从何人?”

  “没有师从何人啊,就是自己胡乱看的。”江水源如实答道。

  “什么?自学的?”这个答案和朱清嘉想象的结果差距太大,让他一时间有些不敢相信。

  “是啊!”江水源点点头,“学校不是有么?里面就有这两本书。平时无聊我就照着书目乱看一气,谈不上自学,就是消磨时间而已。”

  朱清嘉定定神接着问道:“那你对这两本掌握程度如何?”

  这问题倒让江水源有些踌躇了,要说文字内容自己倒是全记得,可记得等于掌握么?显然不能!尤其第一本,基本上是猪八戒吃人参果——全不知滋味。所以他犹豫片刻才含含糊糊答道:“勉强知道一点点吧?”

  朱清嘉很想知道江水源所说的“一点点”究竟是多少,便就自己最近刚刚温习的随便提了几个问题,结果现他对文字内卫可谓滚瓜烂熟,随便提个开头就能轻松背出后面一大段,但对其中的含义却不甚了了,这也证明了他确实没有老师指点,全凭自己自学。

  见江水源面有羞赧之色,朱清嘉宽慰道:“别看这两本书是国学入门读物,但内容丰富、意蕴深远,特别是,值得一辈子去琢磨体悟。像北宋初年宰相赵普,号称‘半部治天下’,而不过是四书中的一种。元明清很多理学学者都是从四书中拈取一鳞半爪立论,然后便可以卓然名家,比如心学宗师王阳明的‘良知’出自、明末大儒刘宗周的‘慎独’出自。你现在这个年龄就是要把它们熟记于心,理解倒不用着急,因为有些道理受年龄、阅历所限,即便是现在跟你讲述了,你也很难领会,倒不如自己慢慢领会参悟来得深刻透彻!”

  江水源闻言若有所感。

  朱清嘉又问道:“你这两本书看完了,准备接着看什么书?”

  接下来看什么书?江水源有些蒙。对他来说书分为两类,一种是教材教辅,属于学校安排好的,他按照课表一本本读下去就可以;另一种是课外读物,看多了可以延长寿命。江水源对后一种图书属于来者不拒,只要是书架上有的都信手拿来翻看,甚至连老爸的、老妈的都在劫难逃,但他从来还没想过自己接下来准备要看什么书!当下他嗫嚅地说道:“这……还没有想好!”

  瞬间“好为人师”与“得天下之英才而教育之”两种光芒在朱清嘉身上闪现,他有些自得地说道:“老师因为天资所囿,虽然在学术上一无所成,但这么多年来耳濡目染,对于读书还是有些真知灼见的,尤其膺服曾文正公对于读书的几条心得,不妨说出来与你分享一二。先是要‘学有根柢’,也就是在青少年时期必须吃透一两本书,这种书最好是古往今来经过千锤百炼的经典之作,融会贯通,烂熟于心,成为自己以后治学的根本。

  “这就好比行军打仗,必须得有坚实的后方、忠诚的部属,然后出兵对敌才不会担心打败仗。曾文正公所说的‘扎硬寨,打死仗’,其实何尝不是读书做学问的方法?如果你没有一两本经典著述作为底子,看到什么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