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一叫我如何说(1/2)

加入书签

  看完屋里这些书自然没问题,但在前面加个时间限制的话,江水源就有些不太愿意了。

  现在班级社团学生会等各种事务缠身,还要应付没完没了的kǎo shì,让他几乎抽不时间来好好看书。而在他稀薄的认知里,大学是自由的,空闲时间自由上不上课自由上课做什么自由,甚至谈恋爱也是自由的,管你是男朋友还是女朋友,管你是学姐还是师妹,再不用担心家长和老师们的盯梢与碎碎念。

  所以他想早些上大学。

  既然想早些上大学,自然不能和葛大爷纠葛太多,否则他真扣着自己的**,自己该上哪儿哭去?何况“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像葛大爷这么邋遢随意而又任性的家伙,难得会有女孩子喜欢他,自己何必去做那些没巴鼻的事情?

  当下江水源怂怂地说道:“说得好像你已经把屋里的书全都看完了似的你可是大学毕业都好几年了”

  “哪又怎样?反正现在我是老师你是学生,你得听我的”葛钧天坐在椅子上转了半圈,“而且唐代韩愈不是说过么,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

  江水源看看时间快要上课了,懒得再和他闲扯:“好,我就等着葛老师您哪天荣获孙元起奖,当选中华科学院院士,超过惠成泽惠先生,也好跟同学们吹嘘自己当年曾跟着你混过一段时间。我要去上课了,葛老师您继续努力吧”

  葛钧天顿时一脸吃翔的表情,在江水源快出门时才重新叫他:“站住虽然允许你去参加生物奥赛的复赛,但生物那些书随便看看就得了,别太较真。难不成你还想在生物学上有所成就?还是老实把精力集中在数学上来吧为学之道要攻其一点,不及其余。还有,不准跟任何人说这句话是我说的,尤其是那个疯婆子,我还想老实过几天安生日子”

  刚回到教室,曾识君便抱着一大摞生物奥赛资料重重地放在他课桌上。单薄的课桌似乎承受不住那么多书的重大冲击,发出沉闷的哀鸣声。看来黄老师已经把消息告诉了他,并嘱咐他把资料拿给自己。

  “谢谢”江水源没想到曾识君会把暂时不看的书全抱过来。

  在这种明显存在竞争关系的同学中,小气一点的人完全可以把那些没多大用处的资料先丢几本过来。其余重要的全押在自己手里。你要是过去问,他一句“我还在看呢”就能把你硬生生地堵回来。不过曾识君明显没有这种小心思,做的事情也光明磊落坦坦荡荡,当得起江水源说声“谢谢”。

  曾识君脸上满是鄙夷和不屑,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卑鄙”

  江水源知道。他肯定是怀疑之前自己故意诓他,说不参加生物奥赛复赛,其实是为了掩饰自己努力复习保住自己年纪第一的真实目的。现在目的达到了,转过头又宣布参加比赛。这不是卑鄙是什么?

  不过这种事情就像一部二十四史真不知该从何说起。说自己从一开始就不想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