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八韩先汝的两个故事(1/2)

加入书签

  实话说,这个要求对于普通中学生来说有点难。

  在辩论过程中熟练使用传统国学的话语系统准确表达自己的意思,这就要求辩论者必须长期阅读古代经典,大量掌握古人的词汇句式,熟练背诵一些名人名言、传世名篇,并且沉浸其中,充分玩味古人的思考方式和语言习惯,最后把所有的一切转变为自己的临场挥。这有点像明清时期代圣贤立言的八股文,只不过一个用笔,一个用嘴。

  如果说熟练使用传统国学话语系统是有点难,那么禁止使用西方哲学术语、结论和论据的规定就已经近乎苛刻。在东西方文化交流日益频繁的今天,西方哲学的术语、结论和论据早已遍布日常生活的每个角落,成为许多人语言表达的不可分割的部分。就好比那些大v公职,聊天写文章时不让提选票、民主、灯塔国,岂不是等于拿绳子绑住他手脚、拿胶布糊上他嘴巴?

  而要在辩论时灵巧地避开这些字眼,不仅需要灵活的大脑,更需要长期的针对性训练,否则你会在不经意间触犯禁令,直接被判出局。所以在府一级的选拔赛中,很多时候开场还不到十分钟,一方的4名队员就已经全部阵亡!

  江水源在假期中曾尝试过几次,感觉很难、很别扭,每次说话之前都得把所有词语仔细在脑袋里过一遍。即便如此,也很难保证不犯规。

  “很好!”刘欣盈接着又问道:“第二个问题是你们对国学论难的比赛技巧掌握得怎么样?换句话说,如果你们现在参加比赛,胜算能有多少?”

  “天晓得!”

  “没有胜算……”

  “都不知道对手强弱,怎么知道胜算有多大?”

  见识过竞赛规则的严苛,大家回答都有些理不直气不壮。刘欣盈听到大家的小声回答,不由得微微一笑,目光紧盯着江水源问道:“江水源,你觉得自己有几成胜算?”

  “不好说!”江水源心里也没底,不过还是客观地分析道:“根据比赛规则,是在赛前两个小时公布题目,并抽签决定正反两方。也就是说,参赛选手有两个小时来准备,只要准备充分,第一环节的开篇立论以及最后一个环节的总结陈词应该没有太大问题。关键是提倡即兴陈词的相互攻辩、攻辩小结、自由辩论三个环节,不仅要瞄准对方的漏洞有的放矢,还得时刻注意自身言不能违规,类似于在刀尖上跳舞,稍有闪失就把自己给赔了进去。我有时甚至觉得这三个环节不是比谁说得,而是比谁犯的错误更少!”

  根据竞赛规则,每场比赛为100分,五位评委根据正反两方各位选手的综合表现来打分,然后相加平均决定胜负。在最初几届里竞赛规则还不完善,评委是根据各队总体表现来打分的,不少参赛队伍便采用“丢车保帅”策略,即表现一般的选手故意违规离场,把所有辩论机会全都让给种子选手,从而保证团队的胜利。

  这种“诸葛亮舌战群儒”的热血场景固然观众喜闻乐见,也具有很高的观赏性,但却有违团体辩论赛的基本原则。最终竞赛规则调整为每队4位选手,每位选手25分,评委对每个选手打分。一旦该位选手被判出局,则以0分计算。正常情况下一方若有两位选手退出比赛,另一方只需保证全队在场,哪怕四个都是结巴,话都说不利索,照样可以稳操胜券!

  江水源所说的意思正是在此。

  “江水源分析得非常有道理!”刘欣盈由衷地称赞道,“在府一级的选拔赛中,确实很大程度不是比谁说得更,而是比谁犯的错误更少。所以在比赛前,大家一定要充分准备好开篇立论和总结陈词的言稿,到比赛现场再根据对方言及时调整;至于相互攻辩、攻辩小结、自由辩论这三个环节,大家要想着说,不要抢着说;没有把握的话宁可不说,也不要乱说。只要不离场、不冷场,基本上就能在选拔赛中顺利出线!”

  “一字一顿、连字成句也行?”陈荻问道。

  刘欣盈笑道:“行!”

  “那说车轱辘话行不行?就像前几天外交总长回答众议院质询时所说的那样:正如我们知道的,有些事情大家都知道,有些事情我们知道我们应该知道。我们也都知道有些事情我们不知道,那就是说,我们知道有些事情我们不知道。但也有些事情我们都不知道,那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我们就是不知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