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我愿随你奔走天涯大结局(1/2)

加入书签

  呆呆的坐在地上看着前方一片荒芜的空地,我无法形容自己是什么感觉,努力睁大眼睛想要找一找有没有一个脑袋光秃秃的人影,却始终什么都没看到。骨头坐在我旁边,神情同样木讷,望着已经黑下来的天空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老张……秃子他……”

  话还没说完,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响了起来:“呦呵,老张你这什么情况,弄的比秃爷还狼狈。知道的还好,不知道的还以为冒死拼到第一线拯救大家伙的是你呢!严重有抢头功的嫌疑呐!”

  我们连忙转头看去,惊喜的发现光头竟然站在不远处的山丘上。他身上血迹斑斑,脸色铁青,左肩膀的衣服破了个大洞,脸上胳膊上也有多处划痕。

  我笑着松了口气,顺手捡起地上一块石子无力的扔了过去:“他妈的死秃子,我至少没中枪,你这孙子……真他妈是个孙子!……”

  接下来几人互相搀扶着来到了进入水晶之城之前所搭建的临时帐篷里,当初为了减负所抛弃的多余装备,现在全都派上了大用场。尤其是半桶矿泉水,相当于救了所有人的命。

  骨头给光头包扎了身上的枪伤,无奈医疗条件不足,所以无法取出子弹,只能坚持坚持等回到城市里再说。李大伯在帐篷周边寻到了一▼节干枯了的树枝,配合着衣服做成了一块板子固定在我胸前,大大减轻了我移动时候对胸口造成的伤害。

  收拾好一切之后,五个人只休息了不到一个小时,便抓紧时间与死神赛跑。

  冷琦自从将我背出水晶之城后便晕了过去一直没有苏醒,李大伯说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体力透支,需要尽快补充能量。考虑到所有负重。骨头将沉重的两包装备一前一后套在身上,让冷琦趴在朗姆身上。朗姆已经接近两天没有进食,体力也有些透支,不过冷琦的重量还可以承受。

  我们的主要装备都被王延仑拿走,其中就包括最重要的指南针,此时只能依靠着我手表上自带的指南针一边前进一边给手机搜寻信号寻找救援。

  无人区的环境依旧保持两个极端。越是临近夜晚空气越是闷热,到达半夜十一点左右的时候,温度达到了接近三十度。其他人还好,满身伤痕累累的我和光头却苦不堪言。带着盐分的汗水从皮肤冒出来又流回到伤口中,简直是名符其实的往伤口里‘撒盐’……

  我的外伤并不算太多,不过胸口的内伤非常严重,尽管一直在咬牙支撑,却也知道这种状态坚持不了多久……

  五个人一只獒艰难的行走了六个小时,凌晨三点钟。当气温开始逐步下降的时候,一阵‘哒哒哒’的马达声传进了几人的耳朵。

  经过一晚上的行走,每个人都几乎到达了崩溃的边缘,又困又累,身上的伤势也越发严重,眼神都开始迷离起来。此时听到有机械声音,都缓缓抬起头眯着眼睛寻找。但前方却仍旧是一片荒芜之景,空旷的一目了然。

  光头捂着自己肩膀上的伤口咽了口唾沫:“完……完了。秃爷已经出现……出现幻觉了……”

  我也停下来喘了口气:“我……我也是……出现……幻觉了……”

  那阵‘哒哒哒’的声音越来越近,我们停在原地前后左右看了半天。猛然发现脚下的地面出现了一个黑影,并且还在逐渐变大。愣了几秒,几个人一起抬头,只见一架直升机就在我们头顶盘旋。机舱内坐着一个干瘦熟悉的身影,光头张着嘴看了半天,嘴角突然一翘:“老钱……你他大爷的怎么才来……”

  直升机上那干瘦的身影正是老钱。他正站在机舱门口向下张望,似乎是在确定我们的身份。听到光头的叫骂声后,他也松了口气,招呼着飞行员靠边降落。

  几分钟后,直升机缓缓降落在我们身旁。老钱从上边跳下来先给我们拿了几**矿泉水。光头接过去一饮而尽,擦了把嘴道:“老钱这回你这效率可有点低了,我们这都走了一夜了。”老钱也有些哭笑不得,苦笑一声:“秃爷,我收到你的短信从内蒙直接就上了飞机,再快就得坐火箭喽。”

  我看了看光头又看了看老钱:“什么短信?什么情况?”

  老钱一边扶着我们上直升机一边笑着解释:“昨天我衣服都脱了正准备休息,突然收到秃爷的信息,让我赶紧想办法过来支援。我连夜从内蒙赶过来,找人给你们的手机定了位,就这样还找了两个多小时呢!”光头也从身上摸出了我的手机笑着晃了晃:“刚才在水晶阁楼里边的时候我顺手塞兜里了,没想到爬的高一点还真有信号,索性就给老钱发了条信息,没想到还真发出去了,嘿嘿嘿……”

  “水晶阁楼?”听到‘水晶’两个字,老钱顿时瞪大了眼睛:“这么说,几位爷当真找到那水晶之城了?诅咒的事情解除了么?”

  光头躺在机舱里有气无力的摆了摆手:“诅咒应该是解除了,不过也没见着什么能许愿的地方。总之一言难尽呐,行了行了,等回去以后再跟你细说,没看见秃爷身上还亮着这么大个窟窿呢么……”

  两个多小时后,我们离开无人区进入了城市。因为市内不允许直升机私自飞行,所以只能先在机场降落,然后打车前往医院接受治疗。当我重新看到高楼大厦车水马龙的那一刻,瞬间感觉到无比亲切,放心的闭上眼睛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这一觉我睡的很香,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躺在医院的病房里,旁边的病床上躺着还在酣睡的光头,骨头则坐在我们两人中间正在小心翼翼的擦拭着弯刀。

  几个人里我的伤势算是比较严重的,胸口原本就有旧伤,肋骨非常脆弱,这回一次性就被‘稀饭’打断了三根。同时内脏也受到了牵连,估计接下来的几个月都要在病床上度过。光头的外伤比较多,除了肩膀上的枪伤之外都无大碍,稍微恢复几个星期就能挂着绷带出院了。

  冷琦在掉进无人区地下虫穴的时候后脑受到了撞击,同样需要静养,她被安排在我们隔壁的病房里。朗姆同样在第一时间被老钱送到了兽医院。各项体征良好已经脱离了危险。剩下的骨头和李大伯只是有些脱水和营养不良,饱饱的吃上一顿睡上一觉就恢复了大半。

  在医院里,我们跟老钱大概讲述了在无人区里发生的一切,他听完后也恍然大悟:“我说如意坊最近怎么关门大吉了,原来刘掌柜也跟着出来了,现在刘掌柜死了,这如意坊以后,八成是开不了门了。”

  后期我了解到几人此时身处在吉林省长春市,这一趟出门正好围绕着内蒙古。黑龙江,吉林这三个地区转了一圈。我和光头的身体短时间无法下床,冷琦同样也在静养。考虑到这些因素,老钱决定让我们暂时留在长春修养两到三个月,等身体好一些了再回赤峰。

  住院一个星期后,我才想起来要给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