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0完结(1/2)

加入书签

  第九章

  "赫连,你说说话啊!别再喝酒了。"戈潇随着夏侯秦关来到"红庆酒楼",将整整醉了三天的赫连驭展从酒窖中抬出来。

  赫连驭展烂醉如泥地趴在地上,对周遭伙伴的叫唤声听而不闻。

  "撒旦,他白从上次去找本谷优回来后就变成这样,这该怎么办?"夏侯秦关无奈极了,"我这里的酒很多,是不怕被他喝倒,问题是他再这么喝下去身体准会坏桌。"

  "他和本谷优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戈潇一头雾水地问。这几天他急着找赫连,却怎么也联络不到他,没想到他却在这儿酗酒!

  "哪知道呢?我也是刚刚才发现他原来是躲在我的酒窖里。不过照这情况来看,他并没有将那女人带回来。"夏侯秦关斜靠在门边,盯着仍不省人事的赫连驭展。

  "对了,你的人可有消息?"戈潇坐回椅子,"就是有了消息,我才急着叫醒他。但……唉,看了就气人。"夏侯秦关抿着唇,一副挫折样。

  "什么消息?"

  "还不是赫连在百货行闹事的事让今上知道了,他已准备将婚礼提前至明天。"他可是急死了,偏偏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明天引这么说是来不及了。"戈潇也意识到事态的严重。

  "是还来得及,我已经查出本谷亚吏的弱点与把柄了,目前就等着把证据拿到手,到时候就不怕他不听我们的。我相信拿它来阻止奉谷优嫁给今上是最好的方法。"夏侯秦关自信满满。

  "用偷的?"这也是他们风起云涌的绝招。

  "没错。恶魔自愿负责这项任务,偷东西他可是挺有经验的。"夏侯秦关暗指他曾为地下组织名册当过一次偷儿。

  "就这么办!但男主角可不能闲着……去,叫人拿桶水来。"戈潇嘴角漾开一道冷笑。

  "你是要……"天,帮主还真狠啊!

  "拿来就是。"戈潇笑着说。

  夏侯秦关只好听命行事,派人端来冷水,等着看帮主表演"水洒酒鬼"的招式。

  果真,戈潇接过水后,二话不说就往赫连驭展的脑袋兜头淋下!不到半秒工夫,赫连驭展就像遭到百万伏特的电击,猛地跳起!

  "该死!是谁?"他狼狈地甩甩头,被酒蒙蔽的黑瞳浓烛地看向"肇事"的两个人。

  "原来你还会醒啊!"戈潇迷人的唇牵着一抹兴味,眼底净是锐利辉芒。

  "是你们!"赫厘驭展摇摇昏沉沉的头颅,雾里看花地瞪着他们。

  "喂,别睡了。你的女人就要嫁人了,你还在作梦。"眼看他又将倒下,夏侯秦关立刻去扶住他,结果也沾得一身湿。

  啤,真是吃力不讨好!

  "嫁人?"赫连驭展似乎听懂了,立即狂笑回应,"哈……嫁得好!最好滚得远远的,别再让我撞见!"

  "你甘心?"戈潇只问他一句话。

  赫连驭展唇边的嘲讽依旧,佯装出意兴阑珊的模杆。"不甘心成吗?人家急着当天皇夫人,我找什么碴?"

  "她明天就要嫁到日本,这-去就不再回来了。"戈潇有意地又强凋一次。

  赫连驭展闻言,背脊一僵。任谁都看得出他的在乎与痛苦,只是他并未像他们所猜测的冲去劫人,只是将脸埋在掌心不发一语。

  "冷狮……"夏侯秦关又犯了心急的毛病,磨着牙喊道。

  "我祝福她。"久久,他自指缝中逸出这四个字。

  "你当真舍得?"戈潇劝说着,"失去她,你将找不到第二个一心一意爱恋着你的本谷优。"

  "撒旦,你爱说笑了,她爱恋的人早已不是我……我去找她,要带她走,她硬是不肯,还坦白承认她喜欢的是今上。"

  赫连驭展爬梳着湿漉漉的头发.表情虽无所谓,内心却是痛苦极了。否则他也不会躲在这儿喝闷酒,企图从麻醉中忘了她。

  但他似乎太高估自己了,人未醉,心愈涩。

  "王八蛋!女人心是最难捉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说凭你的感觉,她是这种见异思迁的女人呜?"夏侯秦关痛骂。

  "我……"赫连驭屣揉揉太阳,头又重又痛,他已理不清那么多了。

  "帮主,我们走!他再这样下左,活该把心爱的女人拱手让人。"夏侯秦关火了,坚持拖着戈潇离开。

  戈潇笑了笑,只好被动地离开,却在门口突然丢下一句话,"小浦将于明天凌晨两点准时潜人本谷的行馆偷得我们所要的证物。就看你怎么做了。"

  "你跟他说那么多于嘛?走了!"夏侯秦关气得不想再留下,偏偏戈潇还锲而不舍地献计,让他更是一肚子火!

  "等等,你说的证物是?"赫连驭展喊住他们。

  "就是可以拿来威胁本谷亚吏,证明他篡位的证据。你很聪明,该知道我的意思。"该说的他已经说了,就看这硬汉开不开窍。

  戈潇与夏侯秦关离开后,赫连驭展陷入了一阵茫然;他随即拿起地上剩下的半桶冷水往自己的头顶淋下!

  本谷优一夜无眠,因为明天就是她嫁给今上英治,随地回日本的日子。一想到这儿,她就愁绪满怀,恨不得一死了之!

  死……对,如果她死了,就一了百了。她不用嫁给自己不爱的男人,不用再因为思念赫连而心痛。这么简单的事她怎么没想到呢!

  "赫连啊赫连,让我永远爱恋的男人……如果我们缘分未灭,就寄望于来生牛吧!"她心碎低语。

  眼看天色将明,就快有人来房里为她打扮换衣了,她立即从抽屉里翻出一把剪刀,看着锐利的刀锋,她一点儿也不害怕,唯一让她犹豫的是她将永远离开赫连……

  一思及此,泪就这么无端落下!

  "赫连……再见了,来世我定会去找你,不会再离开你……"

  本谷优闭上眼,高举剪刀,正欲刺入自己的心脏时,突然小手被握住,惊得她差点儿失叫尖叫!

  赫连驭展赶紧捂住她的小嘴,"是我。既然这么舍不得我,那天我要带你走为何不依?"他压低嗓音逼问。

  天,他差点儿就失去她了!

  原来女人真是口是心非的动物,看来他对女人心的了解程度当真不及夏侯的万分之一。

  事后他定要好好感谢戈潇和夏侯,谢谢他们"一桶水浇醒醉中人"。

  "你……你是什么时候进来的?"本谷优一见是他,又惊又喜,却又害怕他被人发现。

  "就在你自言自语,对我诉情说爱的时候。"他眼神温柔地看着她。

  "啊?"她瞬低下头,难为情极了。

  "跟我走。"他夺下她手中那把利剪,"这回我不会再轻易被你骗了。"

  "不行!等天一亮,今上的人就会来了,我一不见,你们就危险了。"本谷优不希望自己的牺牲毫无代价。

  "都怪我,不该拿你做为交换和平的条件。你若执意不定,那我也不走,"

  他豁出去了!

  "可是……"她有丝软化了。

  "别再犹豫了,否则被我敲昏的那些人就要醒了。"他赫然扛起她,依着原路离开这里。

  赫连驭展一路不停歇地将本谷优带回家,直奔二楼的房间。

  "赫连,我们不能回到这儿,他们如果找上门会连累舅舅的!"她直觉不妥。

  "不会的。"他可是对小浦自信满满。

  "可是--"

  "你别老对我说这两个字,我喜欢听你说爱我。"他温柔地将她放在床榻上,并在她身侧躺下,以极魅惑的嗓音说着:

  "你知道吗?你刚才举刀的动作吓坏了我,我更气自己上次怎么没硬绑回家……原来我也会被女人说骗。

  本谷优幽幽地蜕:"赫连,别怪我,我是怕--"

  "我懂。而我现在不想浪费时间在解释上。"他盯着她粉色的小脸,眼光浓浊炽烈。

  "我……我想告诉你,上次我说的全是气话,我的身子只有你……只有你碰过。"她的小脸含羞带怯,浑身燥热如火。

  "我知道。是我那时被妒火焚去了理智,没发现你眼底的苦涩。"他悍然掀起她的层层衣衫,大口吞噬她弹跳而出的丰满娇。

  "好久没有碰你了,好想你……"

  他的舌舔洗着她粉红的晕,以熟练的技巧挑弄着她女的象征,咬啮她粉嫩的顶峰。

  "我……我担心……"本谷优轻轻推着他。

  "别想那么多,没事的。和我做爱时得专心点。"赫连驭展的大掌透过她的睡裤到她私处的热源……

  "呃--"她无法自制地缩起肩头,阵阵颤抖!

  "告诉我,你想我吗?"

  赫连驭展慵懒地揉起她两团雪白似缎的柔嫩酥;如烈火般的唇仍肆虐着她娇艳的蓓蕾,激动且毫不迟疑地碾遍她的芳香。

  他已认定她天生就是他的女人,永远为他所有。这使他不禁暗骂起自己,当初不知是脑袋里哪神经线转错了,才会想出以她为交换筹码的烂主意!

  "我……"本谷优已无法呼吸,身子也不能动作!

  "说,想我吗?"他又问了一遍,托高她的丰盈,一下于以舌挑拨,一下子暴吮吸。

  "想……"她抽息不休,颤抖得愈发厉害。

  "我更想要你。"他的热唇抿紧她丘上的红莓,哄着她的亢奋,火热地挑逗她。

  "啊--"本谷优惊愕地喘息了声,他却趁此机会转移阵地,大口吸住了她呻吟的小嘴,着火的舌骇然伸进她口中,恶魔的笑容缓缓自他唇际勾起。

  他发现她的因而涨红,于是更狂野地在她小嘴里翻搅探索,饥渴地掠夺狂吮!

  她的小手紧攀着他颈后,试着以同样的方式回吻他,却在他口中觅得纯男的浓烈滋味,让她心神激荡。

  "甜蜜的天使……"他亲昵地喊着她,霸这地扣住她的后脑勺,加重他深沉的吮夺。

  本谷优羞赧地微微喘息,感觉焚烧得快窒启了,同时她的脯也传来他撩逗的火力,酥麻了她的身心。

  "我不会再让你从我眼前消失。"他的低叹声-阵阵输入她口中,强烈的雄气息侵略着她脆弱却甘美的唇瓣,几乎令她喘不过气来!

  "赫连……"她双手颤抖,紧贴着他犷的膛。

  赫连驭展被她微醉的媚态刺激得再也无法把持,发热的巨掌来到她身后碰触她滑嫩的肌肤,在她完美的背部游走,唇舌也更加激切地吻遍她娇嫩的唇,来到她漾满徘色的双腮。

  阳交通的气息愈来愈混浊,仿似两团火球愈滚愈烫……

  "好热……"她全身血为之亢奋,就要淹没了她!

  "我会让你更热。"他又低头以齿舌撩逗戏弄着她,纯粹的男味道全数吸入她鼻问,令她血不断沸腾勃发……

  赫连驭展探索着她白净香郁的颈子,细闻她神秘幽沁的女人香,牵动着他狂野的欲望。

  "想要了吗?"他低柔问道,牢牢盯住她闪着火光的双眼。

  "呃--"她已迷乱得不知如何回答。

  他低笑了声,在她背脊索的手,倏然滑向她粉臀的凹痕,逐渐往下……

  "赫连……别……"她激烈地喘息,痛苦地弓起娇躯。

  "别急,你喜欢的。"

  他渴望更深地占有她,迅速抽掉她下半身的衣物,让她完美的女私密处完全暴露在他眼前。

  本谷优难耐地舔了下干燥的唇,香臀忍不住抬起,发出荡入骨髓的惊喘,形成一种最冶艳动人的媚态。

  "你真美……"

  她的反应更加鼓舞着他,仿似一簇簇欲火正在燎烧着他……湿热的唇立即印上她的小腹,双手掌住她高耸的酥,让粉红色的蓓蕾更加艳红、俏挺、发胀--

  他暴地扯掉自己的衣服,松开裤子,不一会儿,两个未着寸缕的身躯紧紧相贴,焚热的躯体相拥。

  本谷优哽咽地轻唤着他,因感动而噙泪。"赫连,我好爱你……"

  "爱我还哭?"赫连驭展搂住她,温柔地吻去她颊上的泪,拥住她的大手悄悄移位,不动声色地攫住她的玉臀,让她的下体更接近他昂然的欲望,让她感觉他在她两腿间蠢动。

  "那……那你爱我吗?"她羞红着脸,低垂下头。

  "傻丫头,这还用说?不爱你,我会去劫你回来吗?我身旁可是有一大堆女人等着让我挑啊!"赫连驭屐低笑着调侃,在她诱人的肌肤上烙下火热的吻。

  "那你别碰我!"

  醋酸味突然从本谷优的心窝蔓延开来,她噘起小巧的红唇,气呼呼地别过脸,"你既然有那么多人爱,就别理我啊!"

  赫连驭展不禁莞尔,抓住她抗拒的小手不放。"怎么,吃味了?"

  "我才不屑吃你的醋!我--我要回去嫁绐今上英治……放开我!"她对他拳打脚踢,"走开!"

  "你都已经光着身子躺在我身下,还要去嫁给那个男人……"

  他眯起眼,眸光一转,两手使劲压缚住她,更急切地咬住她赤裸裸的玉,以舌尖顶住她滑如绸般的峰,邪气地兜旋玩弄,又转而吸吮舔舐。

  "我……我就是要嫁给……他……"她就是不肯妥协,除非他只爱她一个,而且永远永远。

  "你再说--"

  明知她说的是气话,但他就是受不了!

  他狠猛剽悍地抓住她两只绵软灼热的房,轮流吸吮着,一手又滑进她两腿间.邪恶地自她的下体私处揉捏。

  他眸光一·沉,浓阒的眼瞳反出她两团椒在他的戏弄下变得又肿又红……

  "哦,别--"

  本谷优难抑体内燥热,全身像是着了火似地,情不自禁地荡出软化人心的呻吟。

  此时,他狡猾的手指更加可恶地往下爬,在那片丛林里翻找着那颗最敏感的珍珠核果。

  "我要你收回你所说的浑话。"他哑着磬说,眼中火光直闪。

  "不--"她还逞强。

  赫连驭展锐利的眸一眯,幽沉的瞳仁:注入一丝宠溺的笑意。"你这丫头。和我对上了是不是?"他的指尖邪谑地在她核上不住旋转逗弄,笑看她愈来愈泛红的诱人身子。

  "别……别看……"她急于掩住自己的私处。

  "你已是我的人了,还怕什么?"他抓住她的小手,中指以强硬的姿态入她中,丝毫不留空隙地占有她的身子!

  "啊--"她弓起身子,失控地尖喊!

  他的侵犯更是狂野,将指头沉如她紧实的幽中,让她湿濡紧绷的窄紧紧锁住他的指头。

  "你永远都是那么热情。"他肆笑了声,狂乱的眼中却有愈来愈多的血缘。

  他就要忍不住了!

  霍然,他抬高她的玉腿架在肩上,目光流连在她柔嫩如丝绒般的禁地,看着那儿绽放的层层花瓣因紧张而变得更加红润且抽搐不止。

  "好美……"他赞叹道。

  "不可以这样,赫连……"天,好羞哦!

  赫连驭展不但不放过她,反而加强了手指的攻势,不断强势地拨弄戳刺。

  "啊--"本谷优哽着声,浑身虚软颤抖,小嘴里发出了阵阵娇吟。

  "说,你还嫁不嫁那个今上?"他眯着眼问,猛然又将食指刺入她的私处,两指轮番在里头掏捻。

  "连……不……"她急喘道,已语尤伦次。

  "说清楚。"赫连驭展加速指头滑动的频率,激起她更亢奋的热情。他要她恳对的臣服,心口如一地爱着他。

  "我只要你--"她紧抓着被褥,呼吸愈来愈急促。

  赫连驭展的唇角勾起一抹笑,伸于掰开她的唇;拇指揿在前的核果,狂肆地揉捻,邪肆地撩拨。

  "啊--"她浑身重抽了下,猛然抬高臀,又羞涩又愉悦地摇摆起臀……

  直到那核变得肿胀抖颤,他的指头更猖狂地贯穿她的甬道,在她的体内翻涌起惊涛骇浪!

  "啊呀--"高潮瞬间袭向全身,本谷优狂喊了声。同时间,他放低她的臀,腰杆一挺,深深捣进她的下体,以持续她的欢快,

  "你还是这么紧……很舒服吧?"

  赫连驭展净在地耳畔说些煽情的话,让地的心为之一荡。

  "我……我……"她不山自主地款摆纤腰,以迎合他的冲刺,企图寻找更强烈的欢慰。

  "你真是媚!"

  他撇唇一笑,下腹却被她累求的媚举弄得焚热难耐,冲刺的速度猛地加快,-次又-次要了她。

  本谷优几乎被这狂烈的姿态弄得浑身着火,她以双腿绕住他犷的腰身,让她心爱的男人完完全全地占有她……

  窗外日已东升,即将揭幕的纷扰全被他俩甩在脑后,只要此刻他们彼此相拥相依……

  浦卫云在大刚亮时即回到"风起云涌",立即受到所有伙伴的追问。

  "小浦,得手了没,!"风流傅御一看见他.立即上前攀着浦卫云的肩问。

  "可别辜负了我们对你的期望哦。"夏侯秦关也了嘴。

  "相信他,他的偷技可是一流的。"方溯嘴里叼了烟,讪讪笑说。

  只见浦卫云摆出一副跛得二五八万的德行,一坐上沙发什么也不回答,便跷起二即腿,"我累坏了,你们不能我倒杯水还问那么多问题,好意思吗?"

  "你还真会享受哪!"傅御对他扮了个鬼脸。

  "风流,你就去倒杯水给他吧!看他那副样子肯定是成功了。"戈潇双手抱,暗自松了口气。

  既然小浦的行动已成功,接下来定有场大乱等着他们宋摆平。

  "是。若他真立了大功,我这个小卒帮他倒杯水又有什么问题?"傅御耸耸肩,当真为他倒了杯水。

  "谢了,风流。"浦卫雪喝了口水,突然问道:"咱们男主角可将女主角劫回来了?别让我白忙一场。"

  傅御嗤笑,"这个你放心,赫连不仅把女主角劫回来,而且还劫回家,到现在都还没现身。你们可以想像他们正在做什么?"

  "天,我为他们卖命,他们居然乐春宵?!有这种道理吗?"浦卫云为之气闷。

  "他好不容易寻回佳人,就让他们缠绵一下吧!"戈潇倏然起身看向窗外,"天亮了,我想事情就要发生了。"

  "本谷亚吏会怀疑是我们干的吗?"夏侯秦关也看向外头。此刻虽然一切平静,但未来会变得如何呢?

  "一定会。我们这儿待会儿会非常热闹的。"戈潇眯起眼。

  "我看得叫兄弟们尽快部署。"身为右护卫的方溯立即说道。左护卫既然正忙着,他这个右护卫得扛起这份责任。

  "也对。哉担心的不是本谷亚吏,而是今上英治。"戈潇沉吟了会儿,就怕今上查出本谷优与赫连的关系而找上门。

  "如果他真来了呢?我们能硬碰硬吗?"夏侯秦关急地问。

  以今上的身分,他们绝对是动不得的,否则乱的不只是上海而已,定会影响中国其他地方。

  妈的,这事还真是棘手啊!

  "只好随机应变了。"方溯优雅地笑了笑。

  "那我也得去准备家伙。总不能等着被宰。"傅御走向厅后的密室。那是他们摆放武器的地方。

  "我也去。"夏侯秦关随即跟上。

  诡异的气氛愈来愈强烈,戈潇已开始倒数计时--

  第十章

  果不期然,天方亮,当本谷亚吏发现孙女与他的机密计划蓝图同时不见,顿时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他第一个想到的便是"风起云涌"那几个麻烦家伙。

  由于怕自己的秘密泄底,他便单枪匹马地来到了风起云涌。

  "赫连驭展,你给我出来!"本谷亚吏一到门外,便大吼起来。

  不久,戈潇便命手下敞门迎接。"本谷先生,我们帮主有请。"

  本谷亚吏表情沉重地大步往里走,直到了厅堂内,戈潇也礼貌地起身迎接。"本谷先生一大早就出现在咱们帮会,真是稀客啊!"

  "别废话,把我的孙女交出来!"他冷声说这。

  "本谷小姐?她怎可能在我们这里?"戈潇装傻。

  "少装模作样!今天是她大喜的日子,你别误了良辰。现在就把她还给我。我可以网开一面原谅你。"本谷亚吏蹙着白眉。

  "哦。"戈潇但笑不语。

  "当然,还有我的东西也得一并交出来。"这东西是他的命,如果流人外人手上,他这辈子的威名就完了。

  "东西?什么东西那么重要,我倒想知道。"戈潇淡淡挑起眉。"

  "你--我不问你,把赫连驭展给我叫出来!"他发狠地说。

  "他正好不在,真是抱歉了。"

  "这……好,那我去赫连拢誉的寓所找他。"本谷亚吏已按捺不任心底的恐慌,非得见见赫连驭展不可。

  才转身,他便看见站在门口的赫连驭展与本谷忧!

  戈潇双眸一眯,在心底暗咒了声;这小子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出现,找死吗?

  看来得如方溯所言,随机应变了。

  "小优……"

  奉谷亚吏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