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1章命与魔之珠处女(1/2)

加入书签

  当初凌尘在得到赤阳玄金时,凄月就和他说过,能以赤阳玄金铸造装备的,也只有矮人才能做到。放在人类的手里,即使是人类中的最强铸造师也只能望而兴叹。所以,就算迪洛和迪塔不主动,他也会主动送上。因为赤阳玄金在他手里,说白了就是废铁一块。

  不过看着他们激动的神色,凌尘再怎么也要加点筹码。

  他装模作样的沉吟了一会,似乎是在做着什么相当困难的抉择,他的样子让迪洛和迪塔同时紧张起来,却又不敢再出声,小心翼翼的等着他的回答。过了好一会,凌尘才仿佛下了很大决心般一咬牙,说道:“那好吧,无意间来到这里并遇到你们,这简直可以说是上天赐予的美妙缘分。我也知道,高级的铸造材料可以说是你们毕生的追求。那我就把赤阳玄金,交给你们吧。”

  “好……好!”

  得到凌尘的肯定回答,迪洛和迪塔激动的胡子乱颤,身体乱晃,就差没激动的抱在一起大哭一场。当凌尘把赤阳玄金拿出来时,无论是之前已经亲眼目睹过的迪洛族长,还是这辈子第一眼见到的迪塔长老,眼珠子都差点直接从眼眶里蹦出来。

  “没错……这种色泽,这种气息,这样高密度力量的感觉。没错!没错!这就是被我们的祖先都奉为圣物的赤阳玄金啊!”迪塔长老激动的喊道,两只老眼眼巴巴的看着,都不舍得眨巴一下:“在远古传说中,赤阳玄金是由金乌的太阳之焰焚烧真神的躯体所凝化而成,是连神与魔都贪图的东西。在族谱之上,先祖曾经留下过一句话……‘未能亲手触摸过赤阳玄金,实为平生最大遗憾’。没想到,我有生之年居然能见到如此圣物……还是……还是如此巨大的一块!”

  凌尘手中的赤阳玄金如有足球般大小,迪塔族长一边说着,最后居然失声痛苦了起来,那表情和哭声让凌尘心脏一阵抽搐。拿出赤阳玄金,一瞬间就把迪洛和迪塔的馋虫完全勾引了出来,当两个矮人老头激动的想要伸手触摸时,凌尘却是后退一步,“嗖”的又把赤阳玄金收了回去,不紧不慢的说道:“但是,在把赤阳玄金交给你们之前,我希望你们可以答应我一个要求。”

  还差最多三公分就能摸到以往做梦都不敢想的赤阳玄金,结果就这么不见了,迪洛和迪塔差点没哭出声来。他们顿时小鸡啄米般的点头:“好……好,无论什么要求……只要不是违背我们矮人的原则,我们一定都答应。”

  好在他们还算清醒,没说出什么没给自己留余地的话来。

  凌尘点头,说道:“我告诉过迪洛族长,我来到这里,是为了寻找一件东西。所以我希望,在我找到那件东西时,你们不要阻拦我把它带走,就这么简单。”

  迪洛和迪塔对视一眼,同时点头。迪洛族长说道:“你之前的确有说过,你要寻找的东西就在这个殿堂之中。如果这里真的有你在寻找的东西……除了先祖遗留下的那三件,尤其是那把宽恕之杖,其他的任何一件,如果是你需要的,你都可以拿走。”

  “好。两位请放心,我所寻找的东西并不是你们祖先所留下的那三件珍贵之物。有两位的话,我就放心了。这块赤阳玄金,就交给你们了。”

  说完,凌尘干净利落的拿出赤阳玄金,放到了迪洛族长的面前。

  听到不是先祖留下的那三件东西,他们就完全放下心来。而凌尘就这么把赤阳玄金拿到他们面前,这让他们直接愣住,迪洛族长伸出了双手,却竟有些不敢去接,连声音都结巴了起来:“你……你真的把它现在就给我们?不怕我们……抢走?反悔?”

  “哈哈!”凌尘笑了起来:“迪洛族长你说笑了,矮人族不但智慧,而且骄傲,绝对不会做践踏自己尊严的事。所以,我完全放心,也请两位对我放心。”

  凌尘的话让迪洛和迪塔生出自内心的感动,再华美的语言,也比不上凌尘此刻的行动。迪洛和迪塔同时把手掌往衣服上用力的擦了一遍又一遍,这才伸出手,颤抖着一起把赤阳玄金从凌尘头上接过,手掌碰触到赤阳玄金那一刻,两个矮人老头都闭上了眼睛,脸上,呈现着似乎升入天堂般的享受神情。

  “赤阳玄金……赤阳玄金……赤阳玄金啊……”

  迪洛和迪洛全身抖,声音飘忽的如梦呓一般,估计他们现在甚至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一块赤阳玄金让迪洛和迪塔陶醉的已经不知道东西南北,凌尘也就不再理会他们,自顾自的开始在大殿中寻找起来。苏児的讯息所指向的那个殿堂,应该就是这里,那么只要找遍这里的每一个角落,必然能够找到。

  从正中的方向起,凌尘一步一步的挪动,目光从每一个角落扫过。从放置宽恕之杖的那个位置才走了几步,凌尘的脚下忽然传来一丝轻微的异样,似乎是踩在了什么微微凸出地面的东西上。

  凌尘把脚移开,视线向下。就在他刚刚踩过的地方,平整的地面之上,却突兀的出现了一片和和周围颜色全然不同的区域。细看之下,分明是一片东西嵌入了地面之中,几乎是完全嵌入,只露出了相当微小的一部分。凌尘的目光定格了一秒,忽而一动,蹲下身来。

  陷入地面的东西左右端平直,隐含锋利,上下断则呈现轻微的锯齿状,很不规则……就像是一把大剑的剑刃断裂后的其中一部分。颜色为黑色,但并不是纯黑色,黑色之中分明还蒙着一层暗红,这种沉重的暗红色会让人不由的想到了浓度很高的鲜血干涸后的颜色。

  等等……难道这是……

  这种形状,这种色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