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哥哥的甜点(1/2)

加入书签

  水若的话,完完全全说中了凌尘的心事。当年,他的世界里只有蝶舞,根本不会容得下其他,在天堂和地狱的七年,他每天想的也是她。但归来时,得到的却是她的死讯。万念俱灰之下,他遇到了水若,冰冷的内心被水若的一切悄然的填满,让他只想一直守着她,再也不允许同样的事发生,但今天,他却察觉到蝶舞或许并没有死,一时之间,他根本无所适从。

  蝶舞在他身染伊斯洛卡时毅然要成为他的妻子,为他练剑,为他绝食,他永远不能对不起蝶舞。但是……他又怎么能对不起水若。

  看着凌尘一下子变得混乱的眼神,水若完全明白了凌尘的情绪为什么会变得低落……不,那应该不会低落,得知蝶舞可能没死,他心中一定是充满着无数的惊喜,而他的低落,是源自内心的歉疚。歉疚原来她一直都活着,自己这么多年却没有再寻找过她,歉疚自己这些年和另一个女孩子一直在一起,所以,他不敢和她相认,会觉得自己没有颜面和勇气再见到她,也害怕她其实不是蝶舞……同时,如果那真的是蝶舞,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去同时面对。他去找蝶舞,会对不起水若,他和水若一直在一起,又怎么对的起蝶舞……

  “哥哥,你知道吗,你是一个很大,很大的大傻瓜。”水若抹去眼角的泪痕,把螓首枕在凌尘的肩膀上,轻轻的说道。

  “若若……我……”

  “嘻……”之前还哭的梨花带水的若若软软的笑了起来,她伸出纤手,按在了凌尘的嘴唇上,柔柔的说道:“哥哥,先什么都不说好不好?我有一点点饿了,哥哥去为我做甜一些的晚点,好不好?我好像已经好多天没吃到哥哥做的甜点了。”

  “好!”凌尘点头,抚了一下水若的嫩颜,从床上起身,走出了房间。

  水若一直痴痴的看着凌尘的背影,直到他从视线里消失,她闭上了眼睛,双手合在胸前,在心中,用轻风一般的声音低念着:“哥哥,我一直以为,你是上天派到我身边的天使,让我生命的每一天,都变成了最美好的天堂。但直到今天,我才知道,原来哥哥曾经受过那么多的苦难和折磨。在我最绝望的时候,是哥哥一直寸步不离的陪着我,和我一起分担痛苦,一起寻找希望……而在哥哥最绝望的时候,我却没有陪在哥哥身边,没有和哥哥一起承担……”

  “哥哥,现在一切都已经过去,你喜欢的蝶舞姐姐也或许还在这个世界上,如果是那样的话,一切,都会变得好完美呢。以前,总是哥哥守护着我,让我每天都那么的开心快乐。以后,就让我,用自己的全部来补偿哥哥承受过的所有残酷,我永远不要自己成为哥哥挣扎和不开心的原因,要用自己的全部,让哥哥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只要哥哥可以快乐,我就永远没有不快乐的理由。”

  “伊斯洛卡病毒所带来的生死之隔都没有把我们分开,只要可以在一起,还有什么,是不可能接受的呢……蝶舞姐姐,你一定也会是这么想,对吗?”

  眼睛睁开,水若轻然一笑,霎时如百花绽放。她解下游戏装备,踩着拖鞋,走出了卧室。

  “哥哥,我先洗澡了哦!”

  凌尘的厨艺有多高,水若最清楚。他几乎没有不会做的餐点,当年他们的父母也是赞不绝口,或许,这也是他们的父母当年并不排斥这个来历不明的人长久留下来的原因。这些厨艺是他在“地狱”中所学习,因为用美食杀人,也是杀人手法中的一种。凌尘在做甜点的时候,耳边响动着浴室传来的水花声,水若每天都会洗浴,不愿让玉石一般的肌肤沾染一丝凡尘。

  细心做好的甜心摆在了桌上,凌尘将它们摆动成一个又一个很唯美的形状,看着自己的作品,他会心一笑,若若,应该会喜欢的吧。

  “若若,甜点做好了,洗好了吗?”听到耳边的水声停止,凌尘轻喊道。

  凌尘的声音刚落,浴室的门就被打开,一个雪白玲珑的倩影轻巧的走出,星辰般的美目看向了他,然后,蝉翼般的睫毛轻轻一弯,露出了一个可爱无暇,却又媚惑万千的笑。

  凌尘的身体如被一道强力的电流通过,全身一麻,目光死死的落在了水若的身上,再也无法移开。

  水若是赤着雪莲般的嫩足走出,全身上下,仅仅裹着一层并不宽大的浴巾,一双嫩白玉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