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天涯蝶舞中(1/2)

加入书签

  “天涯依然是那个家族里特殊的存在,随着他的长大,人们越来越刻意的避开着他,不愿和他说话,不愿和他接触,就如他身上有什么瘟疫一样。在那里,连天涯自己都觉得自己是多余的,他的性格,也在那样的环境下过早的独立和成熟。但自从有了蝶舞的陪伴之后,他的人生彻底的改变。”

  “从共同的6岁生日之后,他们几乎每天都要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那时的蝶舞已经有自己的老师,聪颖的她在六岁的时候,就认识一千多个字和通晓基本的数学知识,在一起的时候,她会很细心的将她会的东西,一点一点的教给天涯……天涯一辈子都没有上过学,但他并不是没有文化的人,因为他有一个很好的老师,那就是蝶舞,蝶舞无论教他什么,他都会学的很快,而且怎么都不会忘记。后来蝶舞有了更多的文化课老师,她学到什么,就会教给天涯什么……那个时候,蝶舞的家族对她并不重视,也因而比较放任,但也不愿看到她天天去找天涯,就阻止她,呵斥她。蝶舞那么温柔善良,但骨子里,却又是格外的倔强,一向听话的她在这件事上怎么都不肯迁就和屈服……那个家族的人也多次找过天涯,威胁他不要和蝶舞腻在一起……那个时候,蝶舞的一个哥哥嘲讽他只是个杂种,早该从那个家族里滚蛋……他说了很多侮辱的话,但天涯全部忍下,因为蝶舞的哥哥那时十多岁,很厉害,天涯怎么都不可能打的过他,更不想彻底闹翻让他再也见不到蝶舞……而蝶舞的哥哥虽然在威胁和用语言羞辱,但因为天涯有些特殊的身份,他也不敢出手伤害……”

  “蝶舞的倔强在很小的时候就体现的很极端,也或者,那时候她和天涯一样,把对方当做了最最重要的人,最终,那个家族在阻拦不成后,只好妥协……只要蝶舞从那之后能每天坚持练剑六个小时,其他的时间,任她自由——那个家族,是一个用剑的家族,也是世人眼中很神秘的古武世家。那些家族依然在使用冷兵器。”

  “蝶舞答应……以往从来不会练剑,甚至害怕接触这种会伤人东西的蝶舞从那之后没每天都会辛苦的练剑,然后在完成每天的任务之后,跑去找天涯,教她自己今天所学到的知识,在她的剑技和剑意有了少许的基础,可以修炼剑招之后,她又会每天把新学到的剑招演示给天涯看,她曾经用很随意的语气和他说,她会努力的练剑,争取成为了和哥哥,和父亲一样厉害的人,那样,她长大后,就可以保护他。”

  “她教他的所有东西,说给他的每一句话,展示给他的每一个剑招,他都牢牢的记在心里,甚至会和蝶舞一起想一些很唯美的姿势,去创造好玩好看的剑招。虽然从那之后他们在一起的时间被压缩的很少,但他们依然很满足,很快乐。那时他们的年纪很小很小,但却过早的知道了什么叫做依恋。”

  凌水若轻抿着嘴唇,静静的听着,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声音去打断他。在遇到他之前,关于他的过去,她一点都不知道。她曾经很好奇的问起过,但是他回答,他已经让自己忘记以前的一切,以后只是她的哥哥,于是,她便没有再问过。如果以前的事不堪回首,她又怎么舍得让他再次回忆,但心底深处,她还是希望能够了解完完整整的他,如果他曾经有过罪孽,她就和他一起背负,如果以前有过太多的伤痕,她就陪他一起心痛,然后一起忘记。

  “蝶舞在剑方面的天赋开始表现的越来越惊人,以往被忽视的她,开始被那个家族的人高呼为天才,开始将她最重点的培养。同时,也在刻意的压榨着她和天涯在一起的时间。但是,这些,都扛不住蝶舞的倔强。她依然会每天都去找天涯……尤其是他们共同生日的那一天,她会全天,都和他在一起。”

  “他们一天天的长大,也一天比一天的无法分开。随着天涯的长大,人们看向他的眼神也一天比一天怪异,而这些,天涯早已经不在乎,他只要有蝶舞在身边就好……但是,仅仅是这么简单的要求,也终要被剥夺。”

  凌水若的两只小手下意识的收紧,抓住了他胸前的衣服。

  “那个家族有一个少主……一个被所有人恭敬的少主,他从小在奉承和赞誉中长大,谁看到他,都会殷勤的去问候,无论他的什么命令,他们都会马上去完成。那个少主的年纪只比天涯大四岁,但他身上的光环,却是天涯根本所无法比拟。他和从来都是清闲在家中的天涯不一样,那个少主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在外面,天涯很少看到他。每次见到,他会向天涯亲热的点头,虽然基本不和他说话,但并没有其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