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温柔缠绵的夜(1/2)

加入书签

  “什么意思?什么不会让人欺负我?”

  孙辉一愣,不明白薛展云要表达什么意思。

  薛展云狞笑一声,说:“辉子,胡老四不是算计了你吗?我一定要替你讨回公道,让胡老四赔偿你这些年的损失。”

  “怎么讨回公道?”孙辉不解的问。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会想办法找到他坑害你的证据!”

  薛展云自信的说:“等我们查到证据的时候,就找他当面对质,向他讨回一个公道,”

  薛展云当然不会告诉孙辉,这两个月他已经托关系查了查孙辉的过去,胡老四和孙辉那点破事,他多少还是知道一点的。

  两人商议了一番,喝了点酒,吃了点饭,这才结账离开。

  薛展云把孙辉放到他住的地方之后,这才准备叫醒徐梦雪,问问她住在什么地方,不过让薛展云尴尬的是,不知道徐梦雪是喝得太猛还是太累了,他无论怎么叫都叫不醒。

  叫不醒徐梦雪,薛展云自然找不到徐梦雪的住址,没有办法,他只能驱车向双木国际酒店驶去,先把徐梦雪送去宾馆住一晚再说。

  不多时,薛展云便将车停在了双木国际酒店的停车场。

  薛展云扛着满身酒味,且昏迷不醒的女人,一路上引来了不少促狭的目光,那意思分明是——哥们,你上手了啊!

  在这个时代,这种事情已经是屡见不鲜的了,所以并没有人上前来盘问薛展云为什么深更半夜的会扛一个昏迷不醒的女孩子来酒店。

  薛展云来到吧台,酒店的前台接待立刻体贴的问道:“先生,请问是要一个标准间还是豪华间?”

  薛展云把自己的**递过去,说:“给我一个豪华间!”

  “嗯!你等等!”

  前台接待微微一笑,迅速给薛展云办理了登记手续,然后把**和房卡递给薛展云,笑着说:“先生,这是你的房卡,就在520号房间,你直接上五楼吧!”

  “谢谢!”

  薛展云接过东西,扛着徐梦雪向电梯走去。

  十分钟之后,薛展云终于把徐梦雪扔在了豪华间的大床上面,徐梦雪仍旧没有醒,她鼻翼微微颤动,发出一点点鼾声,一副睡得香甜的模样。

  “好了,你先休息吧!我也得回家了。”薛展云安顿好徐梦雪,拍拍手,准备闪人。

  “你不要走好吗?我好孤单,好孤单……”

  正当薛展云转身准备走人的时候,他听见了背后徐梦雪的呢喃声。

  薛展云扭头一看,只见徐梦雪居然在哭,一边哭,还一边说着“求你不要走”之类的话。

  能在梦中哭泣,她一定是梦见了什么非常伤心的事情吧!

  薛展云这样想着,居然挪不开步子了,他叹了一口气,转身来到徐梦雪的身边,抓起徐梦雪的手,轻轻的说:“我不走,我在这里陪你!”

  “别走!别走!……”

  徐梦雪一边呢喃着,一边用手勾住了薛展云的脖子,薛展云猝不及防,整个脑袋都贴在了徐梦雪的胸口,徐梦雪的发育良好,一对d罩杯的玉兔软藏在雪白的衬衫下面,靠在上面非常的软和。

  薛展云的鼻子贴在两只玉兔之间,一股女孩子特有的体香味扑面而来,让薛展云有些不能自矜,只在一瞬间,薛展云便感觉到自己下体有一个地方坚硬如铁。

  “不能乱来,不能乱来,不能乱来……”

  薛展云不断的这样告诫着自己,薛展云虽然不是什么道学先生、正人君子,但是他却是一个坚持原则的人,从来不会趁人之危,不过看样子徐梦雪好像真的很需要安慰,若是薛展云今晚上趁人之危,安慰了神志不清的徐梦雪,那他就是一只禽兽;若是不安慰徐梦雪这位受伤的女孩子,那他就是禽兽不如。

  到底是当禽兽还是禽兽不如呢?这是一个问题,这是一个大问题。

  就在薛展云竭力控制自己**,考虑应该解决这件事情的时候,他的脑袋被徐梦雪捧起来。

  徐梦雪突然睁开她的醉眼,迷离的看着薛展云,轻启朱唇,用期待的语气问:“吻我好吗?”

  还没有等薛展云反应过来,徐梦雪的红唇已经和他的嘴唇贴在了一起,徐梦雪的舌头不安分的动着,试图侵入薛展云的嘴巴里。

  女孩子都这样主动,薛展云自然没有再矜持下去的必要,薛展云选择了禽兽一把。

  禽兽总比禽兽不如好吧!

  薛展云这样安慰自己。

  既然想通了,薛展云也就放开了,他伸出舌头,和徐梦雪来了一个长达三分钟的法国式舌吻,中间还不带换气的。

  徐梦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