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5章兄妹(1/2)

加入书签

  “哎呀,你们都是坏蛋,不和你们说话了,我出去了!”

  任雪佳被郝欣取笑一番,气得小嘴儿嘟起,瞪了屋里的人一眼,气鼓鼓就往门外走去,她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扭头,说道:“六哥,我有点事情想和你谈谈,你能和我出来一下吗?”

  “嗯!”甄海点点头,和薛展云打了一个招呼,这才跟着任雪佳一起出门。

  看着甄海和任雪佳的背影,薛展云有些不解的向郝欣问道:“小欣,他们俩在一起能有什么话题啊?”

  郝欣笑着说道:“他们的关系很不一般的,他们出去,应该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谈。”

  “不一般?怎么个不一般法,能给我说说吗?”薛展云好奇的问道。

  “我看你还是有机会亲自问小佳啊!他们只见的糊涂账,我可解释不了。”郝欣摇了摇头,不愿意提起。

  虽然不知道甄海和郝欣有什么特殊的关系,但是薛展云看得出来,两人肯定不是男女之间的关系,至于是什么关系,就不是薛展云所能了解的了。

  医院外面的小花园外面,甄海和任雪佳相对而站,甄海点燃一颗烟,一脸的严肃,道:“有什么事情,你说吧!”

  “哥,你应该看了新闻吧?”任雪佳问道。

  若是薛展云在这里的话,听见任雪佳叫甄海哥,一定会大跌眼镜的,他听甄海提起过他的身世,他从小父亲就出车祸死了,是妈妈把他养大的,在他十岁那年,妈妈也生病去世了。

  然后甄海被社会福利机构管了一段时间,然后就混了黑道,认识了郝欣,郝欣的父亲郝烈觉得他是一个可塑之才,便收养了他,不但供他读书,还把女儿托付给他,最后还把自己手中的产业系数交给了甄海,并且把甄海推上了四台市北坝区老大的位置。

  但是此时任雪佳却叫甄海哥,他们之间的关系,看来还真是不简单。

  其实这事说来简单,说来也不简单,任雪佳在来四台市之前,也是不知道自己有这么一个哥哥的,她在甄海家住的时候,偶然发现了一张老照片,照片上的人,居然是她的父亲,还有一个漂亮的女人,正是甄海的父亲。

  万分不解的任雪佳找到甄海,向甄海询问事情的来龙去脉,哪知道,甄海得知任雪佳是任大忠的女儿之后,却大发雷霆,还把任雪佳赶出了家,这也是薛展云不明白任雪佳为什么搬走的原因。

  随着时间的流逝,甄海的火气也散了,在郝欣的撮合下,两个人这才再次坐在一起,一起谈论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在那次的谈话中,甄海承认了自己的确是任大忠的儿子,只是他是私生子罢了,当时任大忠还在四台工作的时候,一次偶然的机会,和在教书的甄海的母亲相识,一来二去,两人竟然产生了感情,然后就有了甄海。

  但是这个时候,任大忠已经结婚了,他的妻子就是任雪佳的母亲陈颖,由于两人长期分居两地,思想和身体开小差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如果这件事情放在这个年代,也就是小事一桩,连绯闻都算不上,但是那是风气还挺好的九十年代,这件事情,可就是严重的生活作风问题了,对于任大忠的仕途,不得不说是一个极大的影响。

  当任大忠知道甄海的母亲已经怀了甄海之后,立刻提出要回去和陈颖离婚,对甄海的母亲负责。

  如果是现在的女孩子,一定会高兴得晕过去,就是任大忠不离婚,也得逼着离婚,但是那个时代的女性,特别是甄海母亲那种知识女性,是不容许自己破坏别人的家庭的、

  最后甄海的母亲辞去了工作,消失在了人海之后,然后任大忠被调回省里,一路高升,这件事情才算是有了一个完整的了解。

  那十多年,甄海的母亲忍受着周围人的白眼和流言蜚语,靠着给报社和杂志撰稿为生,独自把甄海养大,只是命运多桀,她还没有把儿子养大成人,就已经撒手人寰了。

  在去世之前,甄海的母亲把这一切告诉了甄海,并且让甄海好好做人,不要去破坏别人的家庭。

  对于这个从天上掉下来的爸爸,甄海是一点好感也没有的,无论他有多大的权利,他都没有好感,就算母亲不嘱咐,甄海也不会去认那个狠心把他们母子俩抛弃的男人,那样的男人,不配做他甄海的父亲。

  甄海的母亲原本让他随了父亲的姓姓任的,但是知道这件事情之后,他就把他的姓改成了母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