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家的味道(1/2)

加入书签

  “吱!”

  帕萨特停靠在路边,薛展云向沈佳琪挥挥手,提着他的迷彩包下车。

  “哎!你等等!”

  沈佳琪突然叫住薛展云,递来一张名片,说:“薛先生,这是我的名片,如果你改变主意了,随时可以来找我!”

  “没问题!”薛展云接过带着chanel香水味的名片,点了点头。

  沈佳琪扭头说:“开车!”

  帕萨特缓缓启动,沈佳琪不由得通过汽车的后窗看了看站在路灯下的薛展云,昏暗的灯光,神秘的男子,不由得让沈佳琪看得呆了。

  “沈总,别看了,这小子就是吹牛厉害!”对薛展云印象很不好的司机不屑的说。

  沈佳琪没有答话,她扭过头闭目养神,但是她睡不着,因为薛展云击杀匪徒那潇洒的姿势一直在她的脑海里,萦绕不去。

  看着远去的帕萨特,薛展云叹了一口气,把沈佳琪的名片收好,看准方向,向双木县西面的城乡结合部走去。

  双木县的城乡结合部以一家国营造纸厂为中心点,当时由于造纸厂的污染很大,所以但是选择厂址的时候远离了城区,来到了郊外。

  不过随着双木县的快速发展,城区不断的壮大,造纸厂已经在双木县城区的边缘了,这里也成了城乡结合部。

  因为有了造纸厂的存在,所以在周边形成了很多产业,收废纸的、小饭店、菜市场、小型的娱乐场所、出租房,由于这里是地处偏僻,房租便宜,所以也成了外来务工人员和小混混租房的最佳选择,因此这个地方不是很稳定。

  而薛展云的父母就在造纸厂下辖的菜市场买菜,薛展云的父母在薛展云两岁的时候经由一个在造纸厂上班的亲戚介绍来到城里,并且在造纸厂下辖的菜市场租了一个摊位买菜。

  在这些地方买菜可是一个赚钱的活计,薛展云的父母又诚实肯干,按说干了这么多年,薛展云的父母应该攒了不少钱才是,可是偏偏事情不是这样,由于一些特别的原因,薛展云的父母至今仍然是一个穷光蛋,在城里连房子都没有。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薛展云才会和陈天德结仇,才会无奈的跑出去几年,杳无音讯,至于是什么原因,这是薛展云不愿意提起的。

  怀着沉重的心情,薛展云穿过污水横流的造纸厂外围,又经过废品一条街,这才来到了一座粉刷一新的院子外面,薛展云的父母的租房就在院子里面,院子里的人大多和薛展云的父母一样,都是在菜市场买菜的。

  站在院子的外面,薛展云不由得暗自叹了一口气,就是这个地方,他渡过了自己的童年、少年、青年……

  这座院子是薛展云的心灵寄托,在外面浴血厮杀的时候,他心里想着的就是这座院子,还有这座院子里面的人。

  只是时至今日,这座院子早已经不复当年模样,粉刷一新的院子让薛展云找不到一丝一毫以前的痕迹。

  “咚!咚!咚!”

  薛展云鼓起勇气,敲响了院子的铁大门。

  可能是院子里的人睡着了,所以薛展云敲第一次的时候并没有人答应,无奈之下,薛展云只好继续敲门。

  敲了一阵,里面才传来一个女人不耐烦的声音:“什么人啊?还让不让睡觉了?”

  薛展云一听就乐了,这不是这个院子的老板娘吗?

  院子里的老板娘姓王,本地人,丈夫是造纸厂的会计,由于平日里风风火火的,所以这里的人都称呼她为辣椒王。

  薛展云还记得,辣椒王家里开了一个小卖店,薛展云小时候可没少偷她家的糖吃,不过每次被发现了就会被她一顿好收拾,不是帮着洗衣服就是帮着搬煤球。

  薛展云还记得,辣椒王有一个女儿,比他小几岁,小女孩很可爱,每次都帮着薛展云偷她家的糖。

  由于薛展云这个小伙子长得很精神,又很有出息,品学兼优人又勤快,所以辣椒王的丈夫经常开玩笑,说要招薛展云当他们家的上门女婿。

  薛展云想着童年的趣事,笑着说:“王姨,是我,我是老薛家的老二薛展云!”

  “二娃子!”

  屋里传来一个惊讶的声音,紧接着门就打开了,一个胖乎乎的中年妇女站在薛展云的面前,中年妇女上下打量薛展云一番,有些疑惑的问:“你真的是老薛家的二娃子?”

  “王姨,发福了啊!”薛展云笑呵呵的问,“赵叔好吗?还有小怡妹妹,该上大学了吧?”

  “哎呀!还真是老薛家的二娃子!”

  听了薛展云的问题,辣椒王立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