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求援(1/2)

加入书签

  不管怎么说,正确的避难措施让现场的佣兵伤亡情况算不上特别惨烈,比起佣兵们,反到是怪物们的损失比较严重。佣兵们也有伤亡,但是这样子的伤亡显然让那个黑巫师很不满意。

  他再一次开始吟唱咒文,准备发动下一个魔法,而在他身边的暗黑牧师也开始念颂献给黑暗女神莉西亚的祷文,发动了防御性的神术。

  下面被攻击的人们也纷纷爬了起来,他们是不会坐以待毙的,五花八门的反击开始了。

  最现出现的是娜米亚使用寒冰之弓射出的魔法箭——因为白蔷薇暗地里使用的魔法的保护,娜米亚几乎没有受什么伤,所以她才可以迅速的反击。她此时可是一点也不吝啬寒冰之弓的力量,森寒的冰之箭不停手的飞射而出。

  因为在先前的战斗之中,那些初级法师的魔力早就已经消耗的七七八八,现在实现是拿不出有效的攻击法术了。而佣兵中也没有高位阶的弓箭手或者优质的魔法弓,一般的弓箭手使用普通的弓箭在牧师的防御神术面前显得有些无能为力。结果就是娜米亚的攻击成为了现场最有效力的攻击手段。

  只有在场众人之中,另一个持有最强力的,也是最有效力的攻击手段的罗尔丝,在起身以后,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她就站在一边似乎是在袖手旁观的样子。

  那个黑巫师应该是一位主修风系的魔法师呢。至少他现在在准备的依然是一个高级一段的风系范围魔法,攻击力虽然比不上先前的那个风系雷属性的法术,却是极难躲避的那种。这个法术真的释放出来话现场应该是很难留下几个活口了——除非罗尔丝不在隐瞒实力出手,以罗尔丝的实力而言挡下一个高级魔法还是很容易的事情。

  不过她可没有暴露实力的打算,所以……不能够让这个黑巫师完成他的法术!

  罗尔丝的手收拢在袖内,手腕轻轻一翻,一枚碧色的晶石出现在她的手里。她在掐碎晶石的同时在心中默默的念颂出一段简短的咒文。

  娜碧色的晶石消失的瞬间,一道极为微弱的,几乎无法察觉的魔法波动从罗尔丝的指间散开。黯淡的,几尽透明的光环缠绕住了那个正在施法的黑巫师。那个光环是那么的不起眼,以至于根本没有人发现它的存在,但是光环确实存在……

  风元素剧烈的波动了起来,黑巫师手中即将成型的魔法构架受到了干扰。这种干扰似乎是正常的元素异动,只不过稍微强烈了一些。频率却偏偏刚好可以让他失去对手中的魔法的控制。这让黑巫师果断的放弃了这个完成了将近一半的魔法,即使这样魔法的反噬依然让他的嘴角渗出了鲜血。

  好险!在他放弃了手中的魔法的瞬间,那反噬之力就让他明白,要是他在稍微犹豫片刻,此时的下场绝对是承受魔法之力的三倍反噬,那种程度的反噬几乎可以要他的命!

  计算了一下现在的情况,虽然他的伤势算不上严重,但是依然有着不小的影响。而且风元素的异动依然没有平息,现在使用风系的魔法失败的几率很高,他是主修风系的,不能够使用风系魔法实在很麻烦。再加上那个女弓箭手手中的那把魔法弓,真的是很麻烦!反正现在时间还是很宽裕的,这一次还是给他们一点教训就算了。蒙受如此的损失之后,那些佣兵们应该不会再有胆子找他的麻烦了。

  这次的仪式无比重要,绝对不能够出任何的差错,现在所欠缺的就是一部分祭品了,在仪式中这些活祭一定要保持良好的精神状态才可以。有了这样的决定,黑巫师和那暗黑牧师一起脱离了战场,向着南山山谷的方向飞去。当然了,在离开之前他也没有忘记说上两句反派人物惯用的没有什么实际意义的威胁的话语。

  黑巫师的撤退让下面这些已经抱了必死的决心的佣兵们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直到两个漆黑的身影完全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中的时候,他们这才真正相信自己活下来了,一切的危险都已经暂时过去了。

  对于这样子的结果,偷偷出手的罗尔丝多少有些不满意,虽然她原本就没有指望刚才的那个干扰的法术可以要了黑巫师的命,重伤他起码还是可以的。但是现在……结果差强人意。

  **********************

  “为什么是我们?”在领主的宅邸中,娜米亚相当不满的在领主的面前大拍桌子。

  也难怪她会这样冲动,在来到领主的宅邸之后,他们还没有来得及询问那个黑巫师到底和亡灵巫师、北之星冠有什么关系,就被硬塞了一个任务过来,不高兴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吕贝卡**,请你对我们的顾主稍微客气一点儿。”阻止娜米亚继续发飙的是古达尔佣兵团这次带队的一位副团长,只是如果他的脸上不是那么明显的写着“快点修理他吧!”这几个大字的话,也许他的话还有点说服力,但是现在……

  梅奥也在这个时候拉住了娜米亚,那个可怜的领主已经饱受了太多的惊吓了。

  “娜米亚不要在闹了。”罗尔丝的声音温婉平和,但是她后面所说的话,所做的事情就不那么温婉平和了。

  “我

  相信领主大人一定会好好的给我们解释清楚的,对不对?”她特意强调了“解释”两字,而在她的指尖上闪烁的紫**光,证明了她的话是彻头彻尾的威胁!

  用温婉的语调说出威胁的话语,这种效果绝对让人印象深刻。尤其是当发出威胁的是一名年轻女性——女魔法师的时候更是如此。

  看着那闪耀的魔光,领主艰难的咽下一口吐沫,在多方的压力之下,他还能够稳稳的坐着已经可以算是一个奇迹了。这个依靠裙带关系爬到这个位置的家伙,并没有什么能力可言。平日里领地中的大小事物都是他的护卫队长在处理,但是现在他的这个依靠早已在黑巫师第一次的袭击之中就已经阵亡了。现在这个可怜的蠢材正在拼命运转他那已经僵化的脑袋,努力的措辞组句,好给那个女法师一个能够让她满意的解释。

  他毫不怀疑,只要这个女法师不要了他的姓名,古达尔佣兵团的人绝对会在一边幸灾乐祸的假装什么也没有看见。毕竟因为他提供的任务情报与事实出入不小,让古达尔佣兵团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