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回梦(1/2)

加入书签

  回到了房间中,罗尔丝关好了房门,拉好窗帘将夕阳的最后一丝光芒拒之窗外后,才松了一口气。

  罗尔丝略一动念,一层隔绝的结界一瞬之间将房间整个笼罩了起来,这是一个空间系的结界。接着她又轻声吟唱了一个极其简短的咒文,又一层黑暗系的暗夜的守护结界叠加在了空间系的隔绝之结界之上。

  对于罗尔丝而言,她使用中级魔法是几乎完全不用念咒文的,即使是像现在这样将两个不同系的魔法叠加在一起也只不过需要吟唱一句被简化过的咒文而已。

  连施两个中级三段魔法以后,在此时此刻,在罗尔丝的脸上丝毫看不出魔力大量消耗的迹象——这里只有她一个人,没必要演戏给任何人看!她的脸色依然有些苍白,但是不是那种魔力过度的消耗而造成的病态的苍白,而是像是长期从事魔法研究,足不出户的结果,至少看起来很健康。

  在确定两层结界都已经布置妥当以后,罗尔丝才完全放松了下来。她对她布下的结界是相当有自信的。她不认为有什么人可以在不惊动她的情况下穿越这两层结界。

  罗尔丝举起左手手臂,在她的手腕上套着一个纯金的手环,手环上镶嵌着六颗姆指肚般大小的最为纯净的魔晶石,风、地、水、火各一颗,暗系的则有两颗。这六颗魔晶石中的任何一颗都价值不菲,更何况手环上的独特花纹证明了它是一个魔导器,这让这个手环的价值变成了一个天文数字。当然了梅奥他们都不知道罗尔丝的手上有这么一个手环,因为在平时罗尔丝都用幻像术把这个手环隐藏起来。

  在此时罗尔丝解除了手环上的幻象术,她将手环举起,与眼平行。然后她的口中轻轻的吐出了一个奇异的音节,像是某种咒文,但是又不完全相同。即使是拥有贤者称号的大魔法师在此也不可能听懂,因为罗尔丝此时所使用的力量决不是任何凡世之人所能够使用的。

  伴随着那个奇异的音节,镶嵌在手环上的火红色火系魔晶石中光芒流转,浮现出一个同样奇异的字符。在隔绝的结界内火元素也跟随着字符的浮现躁动了起来,要不是有隔绝的结界存在恐怕方圆五百米内的火元素都会与之呼应的。

  紧接着罗尔丝又吟唱出另一个奇异的音节,这一次镶嵌在手环上的翠绿色风系魔晶石发生了反应,与那颗火系魔晶石相同,当风系魔晶石中的奇异字符浮现出来的时候风元素也随之躁动。

  伴随着罗尔丝一个又一个音节的吟唱,六颗魔晶石中都有相应的字符浮现而出,在隔绝的结界内风、地、水、火、暗五种元素近乎狂乱的肆意跃动。而此时此刻六元素中唯一没有被唤醒的光元素则处于绝对的被压制地位。也就是说在这种环境中光系的法术是绝对不可能生效的——不管是神术还是奥术。当然了,在这种元素几乎已经完全失控的环境中其它五系的魔法即使能够生效,也不能够被控制——失控的法术可是很恐怖的。所以说这种环境是完全不适合使用魔法的环境。

  罗尔丝身处在这狂乱的元素之中似乎没有任何的不适应感,要知道对于普通人而言这样的环境是致命的。然而对罗尔丝而言这些狂乱的元素似乎无法对她产生任何伤害,相反的空间中的元素反而在被她的身体不断的吸收。

  对于这种现象罗尔丝似乎很满意,她再一次逐个吟唱那奇异的字符,只不过顺序似乎有点不同。这一次伴随着她的吟唱魔晶石中的光辉熄灭了,字符也消失了,连空间中躁动的元素也安静下来了。

  “呼~我还以为封印松动了呢!原来是虚惊一场。”

  这就是为什么罗尔丝会如此匆匆忙忙赶回房间的原因,并不是因为魔力大量消耗使她很疲惫——要知道解除寒冰之弓封印的那点魔力消耗对她来说并不算什么。而是因为她感觉的她的魔力似乎有一点儿失控,这种奇特的失控感只有在解除封印的时候才会有——当然了,如果她的理智完全消失,魔力也会失控。只不过那种丧失理智时的失控与解除封印的瞬间的失控是完全不同的。

  真是的,害她白白紧张了半天。

  完全放下心来以后,罗尔丝重新在手环上施下幻象术,镶嵌着魔晶石的金手环缓缓的幻化成一只样式普通的金手镯,连魔力的波动都被完美的掩饰了,丝毫看不出一点异常的样子。

  现在要干什么呢?

  在空间中的元素都平静下来以后,白蔷薇在解除了两层封印后决定,干脆去睡觉好了。

  想到就做。罗尔丝脱下法师袍,换上了轻柔舒适的睡衣,简单洗漱了一下,并顺手布下了火焰结界,然后就躺倒在**上和棉被、枕头**去了。很快的她就沉入了梦乡……

  难得的,极少做梦的她,居然做了一个还算甜美的梦,梦到了她还很年轻的那段日子,那时她还在王立魔法学院上学,真的很年轻!如果她没记错的话那时她大概只有十八、九岁吧!

  ……罗尔丝脱下代表了她是王立魔法学院学生的长袍,换好了便装离开了学院。其实她可以不必换衣服的,毕竟那件能够证明她是王立魔法学院学生的长袍能够给她提供不少的方便。除了

  可以进出一些平民不能够进出的地方以外,还能够免费享用大部分的公共设施——要知道对各国来言施法者可是非常贵重的资源。对于象她这样的家境并不富裕平民学生来说,那件代表了她是王立魔法学院的学生的长袍就是她平时的外出服。

  但是现在不行,现在她可不想让人认出她是王立魔法学院的学生。因为她现在要去干的事情是违反校规的。

  七拐八拐的,罗尔丝来到了一家位于城东区,也就是贵族聚居区的咖啡店。当然她不是来这里喝咖啡的,这里的消费水准不是她能够负担的起的。

  和老板打过招呼,换上了白色的有泡泡袖的上衣和红色的及膝百褶裙,系好围裙,罗尔丝准备开始她今天的工作了——她在这家咖啡店了当兼职女服务生打工赚钱已经有两个多月了。当然这件事没人知道,连她的母亲也不知道,因为这是违反校规的。

  王立魔法学院是不允许学生在未经学校允许的情况下在校外私自打工的。对于一些家境比较困难的学生,学校会在校内为他们安排一些工作。但是那些工作的收入都不怎么样!不像在这里做服务生,除了固定的薪水以外,她还能够拿到为数不少的小费,运气好的时候她一天得到的小费比她一个月的工资还要多,即使其中的50%要交给咖啡店的老板。

  当然了,她还要小心不要被学校给发现了,否则她这学期的奖学金就要飞了,她可是靠奖学金来交纳每年的大部分学费的。不过她还是要冒这个险,这里的收入真的是满高的,来这里消费的不是富商就是贵族,出手都大方的很。

  因为母亲的身体不是很好常常不能够出外工作,罗尔丝的家里欠下了一笔不小的债务。当然了,自从她十二岁考上王立魔法学院以后债主上门的次数就比以前少很多了,即使找上门来态度也比以前好很多了,不会在破口大骂、乱砸东西了。看来这些人也是有些脑子的,知道只要她完成七年的学业顺利毕业,就马上可以得到初级魔法师称号。一名正式的魔法师除了每月可以从魔法师公会领取由王宫支付的一笔特别津贴以外,还享有多种特权。而且魔法师在各个王国的地位都远在那些骑士和下级贵族之上。这是因为魔法师的数量实在是太过于稀少了,每一个施法者在战争中都是十分贵重的资源!加入军队的魔法师如果不出意外的话 三、五年内就能够得到贵族头衔。罗尔丝还只有十八岁还非常年轻,日后可能成长到那个阶段谁都不敢肯定,所以现在没人愿意得罪她,记仇,可是年轻人的一大恶习。而得罪一名魔法师也是相当不理智的——魔法师是公认的很擅长报复的。

  但是罗尔丝一点也不担心会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