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法术偷袭(1/2)

加入书签

  恩瓦米尔.哈瓦列斯.安瑞抱着一大束火红娇艳的玫瑰,在侍女们痴迷的目光中走进了罗尔丝所居住的行馆。说起来身为后唐帝国最小的王子的恩瓦米尔.哈瓦列斯.安瑞,绝对是少女们最佳梦中**的典范。一头耀眼的金发,碧绿的如同湖水一般清澈的眼睛,俊俏的几乎不输给精灵的容貌,高挑修长的身材,良好优雅的气质,高贵的身份让他接受了最好的教育,不管是文,是武各个方面都相当的优秀。

  遗憾的是,这样一个可以得到最佳白马王子奖状的家伙,却偏偏对一个绝对不可能回应他的感情的女子玩起了一见钟情。

  罗尔丝已经度过太漫长的岁月,所谓的**早已经被时间消磨的一干二净,作为一名亡灵巫师她也不可能和生者有什么交集。实际上要不是因为誓言的话她甚至不会再介入生者的世界之中。这个世界之上出了那个注定与她永远纠缠不清的人之外,她不在乎任何的人、事、物。

  所以这位最佳白马王子的典范,在她的眼中与其他的生者没有任何区别,这些生者终归无法脱离最后一日的约定将归于尘土。好吧,和其他的生者比较起来这个家伙确实比较烦人就是了。没有任何意外的,恩瓦米尔再一次碰了一鼻子的灰,他所带来的那一束花直接被罗尔丝用风刃绞的粉碎。要不是因为他好歹还有一个王子地身份,估计被风刃绞碎的就不只是一束花而已了。

  打发了这个烦人的苍蝇,罗尔丝也没有得到太多的静宁。因为身份上的误会,奥尔兰克城上流社会的那些家伙几乎不敢明目张胆地去骚扰萨尔,反倒是将她当作了一个突破口,想要从她这里了解到更多的关于萨尔这位圣皇后裔的情况,所以有事没事前来拜访地人让她住处热闹的如同菜市场一样。幸运的是现在是备战的非常时期,否则的话恐怕光是邀请萨尔赴宴的宴会请柬就会堆积的和小山一样地。

  这种情况也在罗尔丝地意料之中。即使如此却还是让她比较的头痛。她可是一点也不想将时间消耗在应对这些无聊的贵族的身上,反正那些真正掌握着权力,又不太愚昧的家伙是不会使用这种没效率的方法的。

  这是因为明白这一点。所以罗尔丝让那些络绎不绝的贵族们吃了闭门羹,她以身体不适为由拒绝会见那些家伙。

  在行馆的花园之中,罗尔丝懒洋洋地坐在树荫下的长椅上,她的手中拿着一本厚厚的书,却没有任何翻阅的意思,只是很单纯地在发呆。不过一阵悉悉索索地声音,让她警觉了起来。似乎是有某种并不擅长攀爬的生物正在试图翻过花园地围墙。

  一个无形的风系防御魔法被释放了来。罗尔丝开始搜索那个鲁莽的入侵者。她到要看看那的是什么有那么大的胆子,居然敢潜入她的居所,也许可以为她增添一些不错的消遣。

  入侵者的踪迹并不难寻找,那个毛手毛脚的翻墙而入的家伙是一个少女,年纪大概在十七、八岁左右,穿着一件款式简洁的魔法袍,看样子应该是某个魔法学院的校服,胸口上还有一个校徽的存在。不过罗尔丝并没有去留意她到底是属于哪一个魔法学院,这与她没有任何的关系。不是吗?

  既然知道这个入侵者没有任何的威胁性,在罗尔丝的眼中这个少女的存在就如同花园里偶尔飞来的小昆虫一样,完全的被她无视了。

  这个不请自入的少女显然也没有注意到坐在树荫下的罗尔丝,她可是好不容易老师的眼皮底下跑了出来,不去四处逛逛怎么对得起自己啊!这里可是一座相当有名的城市。对于从来没有离开过莱威尼尔城的少女而言。在陌生的城市中观光绝对比在房间里温习魔法咒文要更有吸引力。

  所以她从翻墙进入了隔壁的院子,想要从这里偷偷的跑出去。反正只要在她的老师回来之前赶回来就可以了。说起来老师她也真是小心过头了,不就是暮夜法师塔的人也在这里吗?那些人不也都是一些法师,又不会吃人,干吗要把他们都关在屋子里不容随便走动。

  她可是听说了,这座城市乃是大陆未来将领的摇篮,搞不好她还可以和一位英俊温柔的骑士在这里来一次浪漫的邂逅,然后两个人一切携手击退邪恶的亡灵巫师,成为所有人都崇拜的英雄!然后他们会得到皇帝的接见和嘉奖,还能够在圣.光明神殿举行婚礼,接受所有人的祝福,从此过这幸福快乐的生活。

  少女的眼中全部都是美梦的泡泡,她却丝毫也不知道她即将面对的是无比残酷的现实!

  无视那个被攀爬在墙上的有刺的花藤搞得无比狼狈的少女,罗尔丝的注意力突然集中在了天空中的一点,那里有着异常的魔力波动在汇集!

  而且在那里似乎有一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