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事实真相(1/2)

加入书签

  他们赶回肯塔基领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虽然四个一身狼狈的的人尽量避开民众,直奔领主的宅坻,但是当地的居民们还是很“热情”的围上来询问战况。其实只要稍稍有的脑子的人都可以看的出来这次的结局决不乐观。去三支冒险队伍,共十四个人,只有四个人狼狈不堪,一脸疲惫的跑了回来,这种情况怎么看也不是胜利凯旋的样子。

  “抱歉!抱歉!我们先要去见领主大人。”梅奥面对满怀希望的民众,实在是没脸说出战败的消息。他现在只想赶快找到那位领主大人,将情况告诉他,问清他到底在搞什么鬼?然后和那位领主大人好好算算这笔帐!至于要怎么向民众交代,那是领主的问题,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利兹几乎是一脚踹开了领主宅邸的大门,然后在守卫尚未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以前,抓起了守卫的脖子问道:

  “领主在哪?”

  “呃……在……在书房。”尚处于惊谔状态中的守卫条件反射般的回答了利兹的问题。

  “谢啦!”利兹松开了守卫可怜的脖子,大踏步的向宅邸内走去。他要好好教训一下那个混蛋王八蛋的领主,居然骗他们去送死!!?!

  利兹的行为的确有点太冲动了,但是其他三个人并没有丝毫要阻止他的样子,连一丁点劝阻的意思都没有。因为那个领主的确是有欠教训!!在这一点上他们早就达成了共识。所以他们所做的只是紧跟在利兹身后而已。

  直到众人都已经从他的面前走过,守卫才从惊讶中清醒过来。

  “喂!你们站住!这里是领主的……”他的话也只能说到这里了。因为罗尔丝转过身,在他的眼睛对上了罗尔丝那双闪烁着妖异光芒的黑眸以后,他就消音了。

  “你要服从我。”罗尔丝的声音格外轻柔,她此时正在施展催眠术。对于她的催眠术她还是非常有自信的。这个大陆上能够抗拒她的催眠术的人屈指可数——都是一些意志力特别坚定的可怕的家伙。而这个守卫怎么看也不像意志坚定。

  “是的,我服从。”守卫的目光稍微有点呆滞,他很轻易就被催眠了。

  这边发生的变故使娜米亚和梅奥停下了脚步,只有利兹还在不管不顾的往前走。

  “利兹等等!”

  但是对于梅奥的话利兹几乎毫无反应。

  “你应该这么喊,”娜米亚对着利兹喊道,“利兹,你知道领主的书房在哪里吗?”

  这句话果然奏效,利兹马上转身走了回来。

  “你知道?”

  “我不知道。”娜米亚实话实说地摇了摇头,“但是我想回有人愿意为我们带路的。”她指了指处于催眠状态的守卫。

  “他怎么了?”利兹这时才发现守卫的不对劲。

  “被我催眠了。现在带我们去领主的书房。”罗尔丝一边回答利兹的问题,一边对被催眠的守卫下命令。

  “是的,我服从。”守卫顺从的走在前面为他们带路。

  有人带路当然好。娜米亚和利兹很轻松的跟在后面,只有梅奥似乎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来到领主书房的门前以后,罗尔丝对处于催眠状态的守卫下达了最后一个命令。

  “回到你的岗位上去,然后醒来。”

  “是的,我服从。”在罗尔丝的命令下守卫乖乖的离开了。

  “呵呵……还真是好用。哪天教教我好不好?”娜米亚无限神往地看者罗尔丝。

  罗尔丝只是淡淡一笑,并未回答。

  催眠术虽然是一种很简单的奥术,但是从某种程度来看比高级奥术更加耗费心神。简单的来说催眠术是一种双方精神力与意志力的较量。如果受术者的精神力和意志力够强的话就可以抗拒催眠,甚至将施术者反催眠。所以法师们更加偏爱使用“魅惑”或“友善”等魔法来达到目的,而非使用催眠术。至于罗尔丝为什么会使用催眠术,理由非常简单,因为她对自己的催眠术非常有自信!

  当领主看到推门而入的四个人时他的表情已经不是用惊讶可以形容的了。

  他当然有惊讶的理由,首先这四个人正在用凶狠的目光瞪着他,其中以利兹为最。利兹的穿着染血破烂的盔甲,一身是伤看起来好象凶神恶煞。其他人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梅奥那雪白的神官服呈现出灰白色,肋下和肩上早已被自己的血染红。娜米亚只有在右臂上有两个极浅的伤口,但是她的硬皮甲上也有斑斑的血迹——敌人的血。相对之下罗尔丝就好多了。大概是因为她始终没有与敌人短兵相接的缘故,她深蓝色的法师袍还算干净,只不过袍子的下摆在逃命的过程中被刮了一些口子。其次我们这位可怜的领主大人没有想到这些被他骗去送死的人能够活着回来。最重要的是他很清楚他们是来找他干什么的——来找他算帐的!一想到这些已经人过中年的领主那明显呈现秃顶倾向的头上浮现出了冷汗。

  “各……各位……有事吗?”领主的话说的极没底气。

  “你一开始就都知道对不对?”利兹猛地一拍桌子,桌子

  上的东西都随之跳了起来,连坐在书桌后的领主大人也吓的跳了起来。

  “这个……这个……”领主那副吞吞吐吐的样子根本就是默认了。而事实也的确如此,的确是他故意安排的,用假的情报骗冒险者进山。但是他有不得已的苦衷啊!

  看到领主的那副样子利兹的火更大了,他一把抓起领主的脖子,把他拎了起来

  “你一开始就知道山里的情况,却故意告诉我们不准确的情报,隐瞒实情骗我们去送死?!”利兹大声的咆哮道。

  可怜的领主大人已经被比他高出一个半头的利兹给拎离了地面,脸憋的通红,根本就说不出话来,看样子已经快窒息了。

  终于在可怜的领主大人快要断气以前,梅奥终于开启尊口救了他一命。

  “好啦!利兹快松手,你把他的脖子勒的那么紧就算他想说也说不了。”再这样闹下去会出人命的,他们只是来找领主算算帐,出出气讨个说法,不是来杀人的。

  听了梅奥的话利兹才松了手,领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拼命的咳嗽喘气。

  “咳……咳……你们……”领主揉着他可怜的脖子,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罗尔丝本来打算袖手旁观慢慢地欣赏利兹的“逼供”的,但是看了利兹的做法——真是太没效率了。罗尔丝轻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梅奥对利兹使了个眼色,示意利兹先退下去。利兹心不甘情不愿的退了下来,将主导权交给了梅奥。

  大概是穿了一身白色的神官袍看起来温文尔雅的梅奥让人感觉不到什么威胁感,领主面对梅奥脸色开始向好的方向转变,他似乎稍稍松了一口气。

  “领主大人,我想你现在一定想要给我们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对不对?”梅奥并没有咄咄逼人,先把事情弄清楚,然后再慢慢跟他算总帐。

  “对!对!”领主忙接口道。“各位,各位请听我解释,这件事情是可以解释的!”

  他很清楚今天不把事情说清楚的话这几个冒险者是不会放他的。而且……而且这件事情其实也是瞒不下去的,领地里所有的人民都知道,是在他的刻意隐瞒下受雇的冒险者才会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出发,如果真的有心打探真相绝不是什么秘密。所以他干脆就犹如竹筒倒豆子一般把他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山里那些怪兽的主人,将它们聚集在山中的是一名黑巫师。”领主直接说出了造成这一切的一切的幕后黑手,事件发生的根源所在——一名黑巫师。

  “黑巫师?!”这个答案让梅奥吃了一惊。他曾想过怪兽集聚在山里的原因,他不是没想到过魔法,只是黑巫师?!这还是稍微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利兹和娜米亚也摆出了同样的吃惊表情。只有罗尔丝的眼中微微的闪过一丝“不出所料”的光彩,但是那光彩转瞬既失,在任何人发现到以前已经消失不见。

  “没错,是黑巫师。大概两年前,有一个黑巫师来找我,他向我要求南山山谷的使用权。”

  “你就给他了?!”这根本就是引狼入室吗!

  “这个……”领主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我当然会拒绝他的要求的,谁也不会想让自己的领地里住一个黑巫师的。但是他用一个法术就轻松的拆掉了我的半座宅邸,所以……”

  “所以你就交出了南山山谷的使用权?你知不知道什么叫饮鸠止渴?”这个领主真是笨的离谱。要对付一个黑巫师并不是很难,他再怎么厉害也只有一个人。但是现在这名黑巫师已经集结了一只怪物大军,没有一只正规军队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