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传承(1/2)

加入书签

  屏退了左右之人,礼拜堂里只剩下了罗尔丝和萨尔两个人,罗尔丝将手中的剑匣放置在黑暗女神的神像之前。

  这个剑匣之上附着了非常强力的魔法,那是贤者的魔法,即使经过了数百年的时光,那魔法的威力也没有丝毫的衰退。对于罗尔丝而言想要清除一位贤者施加的法术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在尚且于大地之上的行走的法师之中,她无疑是最强大的。

  但是现在却没有浪费魔力的必要,因为剑的主人就站在她的身边。

  “萨尔,去打开剑匣。”

  如同之前一样,罗尔丝在说话的时候,并没有看着她说话的对象,语调平淡的没有任何的起伏。她在萨尔上前之前就已经退开了,以避免和萨尔有任何的接触。

  这不仅仅是因为她现在是以亡者的姿态存在,在与生者的接触中环绕在她周身的冥雾会侵蚀生者的生命之力。只是她不想让从前的悲剧再度重演,那样只会让两个人都无比的痛苦。不!不止是两个人,痛苦的绝不止他们两个人而已……

  所以即使按照命运女神的安排,她必须要辅佐真王,即使按照誓言她必要寻找他的转世,但是她却不愿意再将两个人都陷入那无尽的绝望之中。不管是绝望也好,还是痛苦也好,只需要她一个人承受就可以,只希望这一次他可以拥有幸福!

  所以她才会直接以亡者的质态与萨尔见面。所以她才会刻意保持着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只要是两个人面对面的时候,她就会努力让自己忽略萨尔地存在,不去注意他,也不去想他……至于其他的时候,她自然会以她的方式关心她所关心的人。

  对于罗尔丝的态度。萨尔曾经试图扭转,但是他很快就知道了罗尔丝的固执,也就只好暂时放弃。不过只是暂时地而已……

  这一次他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剑匣里的东西还是很吸引他的。虽然下意识地呼唤出了暗血岚刃之命,但是这并不代表什么,他的脑子里依然乱得很,很多记忆在他苏醒的时候都变成了零散的碎片。而且他自己也很清楚,想要真正的将一切都恢复,还需要很长的时间,而他的时间却已经不多了。毕竟机会只有一个。能否抓地住就要看得他自己了。一旦错过就要在经过漫长地等待,等待下一次的转生了!而且他也不敢肯定,下一次……到底他还会不会有下一次的机会,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命运女神绝对是一位仁慈的神。

  放置在祭坛上的剑匣被他打开了,剑匣上的魔法没有丝毫的反应,因为他是这把剑真正的主人。

  剑匣里面是绣着咒文的魔羽毛编制地锦缎,深蓝色的锦缎之上安静的放置着一把由无比华丽的剑鞘约束着的非常朴素地剑。

  矮人铸造地剑和精灵打造的剑鞘,可以很分明地看出两个种族的区别。

  精灵们已经将华美这个词发展到了极致。在这个世界之上恐怕只有血族可以在对唯美的追求上与精灵比肩。

  这个剑鞘分为三层,最外面一层使用的能够在月光下反射出灿烂光辉的光银,这一层薄薄的光银被雕刻成为镂空的蔷薇枝蔓的图案。在光银的镂空雕刻之下的是透明的海水绿色的液态贝裘里宝石,这种将宝石和蓄魔水晶混合成为如同果冻的柔软又有弹性的物质的技巧同样是精灵族的绝技----液态的宝石特别容易塑型和附法。透过偶尔闪耀焰光的液态贝裘里宝石可以看到剑鞘的主体,加入了些许秘银的精钢剑鞘。这个剑鞘就是一件美轮美奂的魔法艺术品。

  相对而言。矮人制造的宝剑就要朴素得多了。几乎可以说没有任何的多余的装饰,连护手和剑锷上的精美的花纹雕刻都是后来北之星冠在为这把剑加持魔法的时候后添上去的。

  当然。即使再怎么朴素也是无损于这把剑的赫赫威名,这是把可以斩断神器的利剑!就是这样一把宝剑,现在就安静的躺在锦缎的衬垫之上,摆在萨尔的面前。

  只不过这把剑并非完整的,护手和剑锷的交界处有一个圆形的空洞,这里原本镶嵌着一枚黑珍珠,一枚由地狱凤凰封印而成得黑珍珠,亦是这把魔剑的力量之源!现在这把剑已经失去了它绝大部分的魔力……

  深吸了一口气,萨尔伸出手握住了剑柄,那是一种温暖的庇护,如同血脉相融一般的触感。只是他的剑,是只为他一个人制造的剑,只有他可以使用的剑!即使已经不再完整,但是留存于剑中的情感却是不会有丝毫得改变的,那情感只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更加的醇厚,就如同醉人的美酒一样。

  萨尔拔出了剑,虚无的音乐在剑出鞘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