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废墟(1/2)

加入书签

  第二十六章 废墟

  **************************

  在空间传送门的另一侧是一个宽敞的露台,平整的虹彩岩的地面,白色大理石雕刻而成的栏杆上包覆着白银的花枝,边角上则用珐琅做装饰。从白银那晦暗的色泽可以看得出这里已经有非常悠久的历史了。一些用青铜铸成的花池里种植着有着引魂灯之称的月轮草,不过这些花草显然疏于管理,显得有些凌乱。

  在靠近栏杆的地方放置着一张藤椅,几个柔软的靠垫随意地堆在上面,一张款式相同,同样精巧的藤制茶几就放在藤椅的旁边。只看这些的话,这个露台看起来和一般大贵族的城堡中,那些**、太太们用来消磨午后时光的露台没有什么区别。

  但是不同之处还是有的——而且不止一处。

  从这个露台坐落在一座城市中心宏大的城堡之上,从露台上看下去可以俯视差不多整个城市。这是一座死寂的城市,或者说这是一座死寂的废墟!这是一座久经岁月洗礼的城市的废墟,曾经用来保护城市的坚固城墙此时只剩下些许的残垣断壁,城市中的建筑也只能够隐约看出当年繁荣的轮廓,稍微南边一点的城区有一个巨大的,放射形的深坑,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应该是一个魔法留下的痕迹——一个可以摧毁几乎半个城市的魔法绝对是禁咒一级的!这大概就是导致这个城市成为废墟的最直接原因。

  一个巨大结界将这个露台保护了起来,使得它没有和城堡一起被时间化为颓败的废墟。因为魔法的力量这一小块地方被挽留在时间的流逝之外,孤零零的俯视着苍凉。

  罗尔丝挥了挥手,一把一样舒适的藤椅出现在茶几的另一侧。

  “请坐。”

  梅奥到是没有太多的客气,直接在新出现的藤椅上坐下,他有太多的疑问希望从法师这里得到答案。当然,至于是否可以得到得到他想要的答案,他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只是希望这个黑暗魔导师,不要因为秘密被人发现而杀人灭口就好。

  在梅奥坐下以后,法师从自己的私人空间中取出一支精制的水晶瓶,这里面是精灵酿制的上等葡萄酒。在银杯中斟上血红色的美酒,将其中一杯放在梅奥的面前,法师开口说道:

  “我……”

  她只说了一个字就停了下来,因为梅奥和她同时开口,说了同样的话。两个人也同时停了下来,等待对方继续。

  微微啜饮着杯中的美酒,罗尔丝说道:“你先说吧。”反正时间对于拥有不死的她而言并没有太多的意义,一天、一周或一个月在她的眼中并没有什么区别。

  “呃……”梅奥张了张嘴,考虑了一下措辞组句,才接着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样问确实有些冒失,但是这却是他迫切想要知道的,如果真的如他的推测一般,这个魔法师所拥有的身份绝对可以震惊大陆!

  “我是罗尔丝;海威德。”

  虽然不知道梅奥到底发现了什么,既然他会如此问,就代表了她一定是有什么地方露出了马脚,引起了祭司的疑惑。

  “罗尔丝是古代语‘蔷薇或玫瑰’的意思,海威德在古代语中则是代表‘白色’,合起来的意思就是白色的蔷薇或者是白色的玫瑰。月灵族的女子一向以花为名,男子以动物为名,以不同的色彩区分修饰。月灵族的人偶尔隐匿身份在大陆之上行走的时候,会将名字分拆开来翻译成为古代语,作为自己在外界使用的名字,这是他们的习惯。”

  对于梅奥的话,罗尔丝并不否认,毕竟他所说的都是事实。只不过她绝对不相信,仅仅因为一个名字就会让梅奥问出这种问题。月灵族的女子是命运女神的**儿,即使拥有‘幻容’的异能,也鲜少离开落日河谷。会在大陆之上游走的大多是月灵族的男性,他们会隐匿身份在大陆之上历练,增进自己的实力。毕竟在族内没有足够的实力,连婚配的权利都没有。

  她敢打赌梅奥这个家伙一定是发现了一些其他的什么事情,才会注意到她的名字。所以她什么也没有说,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看着梅奥等待着他继续说下去。

  没有得到法师的回应是预料中的事情,梅奥握住手中的银杯,接着陈述他所发现的事情。

  “最初是神谕以及有一次在你的手上所感应到的,微弱但纯正的黑暗之力。当然这些都在你以黑暗魔导师的身份出现的时候得到了解答。真正引起我的疑惑的是在黑巫师释放的幻境陷阱之中。”

  “开始只是觉得稍微有些不对劲,不过当时的环境实在是太忙乱了,根本无法思考。直到我在休养的那段时间,才有时间仔细回忆当时的事情。这才发现一些奇怪的地方,军营中那些神职之中大部分都是光明之神的神职,但是他们所携带的圣徽却与我的圣徽略有不同,那种款式的圣徽我只在我的老师的收藏品中有见过,据说是圣皇的年代之前的所流行过的款式。”

  “然后就是军营中的旗帜,虽然是败军,但是代表其所属国家的旗帜和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