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时光(1/2)

加入书签

  第十七章 时光

  **************************

  在确定了三位冒险者全部决定留下以后,罗尔丝便不打算在这里多消耗时间。她之所以停留在这里没有继续前进,全完是想让那个黑巫师出来,好在外面解决问题。

  但是现在看来,即使她已经解决掉了黑巫师大部分的奴隶,那个黑巫师也没有露面打算。再等下去也是没有什么意义的事情,到不如她主动一点好了。

  在眼前的山壁上有一大片地方只有很少植物覆盖在那里,大部分的地方露出了光秃秃的石头和泥土,很明显的那是被挖掘过的痕迹。和周围的植物覆盖度比较一下的话,可以大致知道这个地方被挖掘出来也就是一年左右的时间。

  几大堆土胡乱的堆积在山壁的附近,上面乱糟糟的爬着一些蔓藤植物。这些应该是挖掘的时候留下来的东西,在这些土堆的后面,山壁之上有一个入口。那个入口看起来就像是普通的山洞,站在洞口向里看去是一团漆黑。

  在梅奥他们熟练的掏出荧光石用来照明——他们可没有在黑暗中视物的能力,所以照明是必须的。荧光石这种东西的光亮度和火把差不多,但是没有温度,每枚荧光石在启用以后可以提供六小时的照明。这是一种物美价廉的炼金术制品,只要不是经济过于拮据的冒险者都会准备几块的。

  很习惯的,他们排列出了最常用的冒险队型。在没有盗贼的情况下,开路的自然是战士,然后是法师和牧师,弓箭手位于最后。

  虽然这个队型并不适用于现在——这个队伍里法师的力量实在是太强了。但是在最强者没有提出丝毫异议的情况下,也就这样前进了。

  前面的一段通道相当的粗糙,只是在山壁上简单的挖出一个洞,然后用几条石板支撑而已。走了大概两、三分钟以后,通道突然转了一个直角,情况就变的完全不一样了。

  通道的墙壁变得光滑而平整,天花板是整齐的弧形,从地面上已经有些破碎的石板看来,这个通道已经存在超过百年以上。在这里他们的荧光石已经基本失去了作用,因为在这条通道里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凹陷,里面长满了一种高矮如同灌木丛一样,散发着柔和的蓝紫色光芒的蕈类,那光亮照亮了通道。这是磷光蕈,一种生长在地底世界的蕈,经常被地底居民用来当作食物和光源。

  这些蕈长在这里已经有很久了,每一个凹陷都被挤的满满的,甚至连通道上一些石板破损的地方都有生长。

  一路上气氛诡异的安静,以至于娜米亚忍不住想要小声说点什么。

  “那个黑巫师还真是会挑地方啊。这里起码可以追述到圣皇的时代了,还保留的如此完好也不多见。”

  罗尔丝发出了微微的叹息,“你说的没错,这里确实是圣皇之年代的建筑。”

  这一点,从一踏进这里她就知道了。虽然早就从那个死去的暗黑神职的口中知道了一些,但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条早就已经应该被摧毁的通道居然还有一段保留的如此完整。这样看来,那个黑巫师的手中应该不止是有一本书而已,否则的话他是绝对无法找到这个早就已经被时间所掩埋的地方的。

  有一位黑暗魔导师撑腰,几个人到也没有太多的估计,他们前进的相当快。这一路平顺的没有任何陷阱和敌人,让负责开路的利兹白紧张了一把。

  没有陷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毕竟当年这条通道是修建来方便自己人使用的,完全没有设置陷阱的必要。

  但是现在,一切有些变化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变化现在就出现在他们的眼前了!

  突然之间,通道的墙壁上亮起来,发出亮光的是一些奇异的线条。只花了不到一秒,法师就辩识出这是一种魔法阵。但是因为魔法阵并没有全部启动,所以一时还无法知道它的全部效果,从目前可见的范围来看已经有增副和范围扩散两种效果了。

  不待法师开口,就只觉得眼前骤然一黑,等到能够再看清眼前的事物的时候,法师完全楞住了,这个……这个是……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梅奥的身上,只不过他的感觉比法师更加强烈一些而已,就如同是有人在他的头上狠狠的敲了一下一样。

  好不容易缓过劲来,他却发现他正身处一个非常奇怪的地方。呃……也不能够说是地方奇怪,毕竟展现在他的眼前是一片极为忙碌的景象,只是他会在这里实在是比较奇怪。

  这是一座军营,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这里的士兵们应该是刚刚从战场上撤下来,神职和药师的数量根本就不够,很多伤员都只能够躺在那里痛苦的**根本得不到及时的治疗。至于魔法师,在战争之中,战斗法师是被绝对禁止介入战场救护之类的工作中的,他们的力量是用来杀戮和在战场上为己方构建魔法防御结界的,不被允许浪费在这种地方。

  军营之中现在相当的混乱,这是一支已经溃败的部队,原本三个独立的大队,现在只剩下不到一万名士兵和少量施法者,所有的人都乱糟糟的混在一起,找不到士兵的

  长官和找不到长官的士兵随处可见。唯一还保有完整建制的就只有施法者们了。他们本来就位于战线的后方,又受到最严密的保护,是伤亡最小的部队。

  稀少的数量决定了法师和神职都是非常重要的战争资源,没有哪个国家会轻易放过。在战争中他们第一优先活捉的对象,同样也是第一优先撤退的对象。对于被俘虏的法师和神职,只要不是那种信仰冲突的战争,一般会被询问是否投降,不投降的结果就比较惨——一般而言施法者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