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斥候(1/2)

加入书签

  第十二章 斥候

  **************************

  在地火佣兵团的成员井然有序的收拾营地准备起程的时候,本来应该负责指挥的魔剑士坦多斯却把责任交给了他的副手,自己躲开众人的耳目悄无声息的向着祀灵禁区的方向走去。

  这里鲜少有人类出没,完全没有道路这种东西的存在,密集的植被下隐藏着一些天然的陷阱。这些对坦多斯而言完全不构成任何的威胁。先不说他是一名风系的魔剑士,即使没有魔法的加持,他的灵敏身手也让他在密林中可以轻松的穿行。

  他的目的地并不远,不过是距离营地两、三分钟的路途而已,那位所需要的只不过是一个隐秘的,可以安静的不受打扰的地方而已。

  在一棵茂盛的橡树下他看到了那位正等在那里。初夏的风吹动枝头的嫩叶,草地上不知名的野花散发着淡淡的清香,一位有着白色的长发的女性法师静静地站在那里。漆黑的长袍映衬着她细腻洁白的肌肤,那是一种极度的苍白,甚至有一点点透明的感觉。她的容貌是那样的娇柔,虽然不是那种一瞬间的惊艳,却也有着让人百看不厌的美丽。

  如果不去在意她那孤傲而冷漠的气质的话,她的外表年龄看起来不会超过二十岁,是一位非常纤细柔弱的少女。看起来就像是那种需要小心的捧在手心里精心呵护的对象,基本上就是那种可以让大多数男人雄性激素过量分泌,激起强烈的保护欲的那种类型。

  但是坦多斯的心中绝对不敢存在任何的不敬,“忠诚”这两个字在他出生的一刻起就已经刻印在他的血脉之中,更加是陪伴了他的整个成长过程。说句夸张一点的话,即使这位命令他去死,他也会毫不犹豫的遵从的!

  “晨安,尊贵的殿下,愿神所恩赐的宁静之暗永随您的左右。”面对白发的少女,坦多斯单膝跪地,恭敬地献上他最尊贵地礼仪。

  *******************

  把东西差不多收拾停当的娜米亚,看到迎面向她走来的法师,开口问道:“咦,罗尔丝,你到哪里去了?”

  “刚才去洗漱的时候遇到了几个地火的法师,随口聊了两句,没有太注意时间,真是不好意思。”罗尔丝一边甩了甩尚有些湿达达的额发一边说道。

  听了罗尔丝的回答,娜米亚也就没有再说什么,反正罗尔丝也没有什么东西好收拾的,睡袋一类的东西,在起身的时候就已经都收拾好了,帐篷是地火的人搭的自然由他们收拾,法师也不需要保养武器和穿着铠甲。说起来现在这个营地里还真就是这些法师最清闲。

  当队伍再次上路的时候,坦多斯没有再度上来纠缠,而是将精力转回到他真正应该负责。就在这个时候,他所派遣的斥候给他带回来了一个非常糟糕的消息——他的斥候小队被袭击了!

  这一队斥候是在距离营地稍远一点儿的地方被袭击的,袭击发生的非常突然,大部分的人都没有来得及反应就受伤了,幸亏有一位魔剑士随行结果才没有太糟糕,但是即使如此七个人的斥候小队,也只有四个人活着来了,而且伤势颇重,连那位魔剑士都不轻的受伤了。

  袭击他们的是五只奇怪的生物,看起来不像是应该在附近出没的生物,那位魔剑士干脆带了一具怪物的尸体回来,好让那些法师和神职们辨认。

  那是一具相当矮小的尸体,好象是一只大手大脚的秃头猿猴,扭曲的大嘴中布满了锋利的獠牙,从头顶到脊骨的末端长满了尖角骨刺。

  是深渊潜魔。没费什么力气,作为神职人员领队的暗黑祭司就辨认出了这个怪物的身份。是下层界的魔族三大家族中塔那利杰安家族所属的附庸族中的下位魔族。一种在魔族中弱小而平庸的家伙,通常在魔族的大军中充当搜索队的角色,负责消灭敌人的探子和哨兵。是一种战斗力不强,但是挺麻烦的东西。

  结果会如此惨痛也是那些斥候们比较掉以轻心的结果,因为这里靠近祀灵禁区,就以为不会有危险的生物存在,结果吃了苦头,甚至是送掉了性命。否则的话,在有一位魔剑士压阵的情况下,对上这些偷袭者他们应该不会这样惨胜的,是会受伤,但是应该没有太高几率的送命危险,不管怎么说他们也是地火的精英啊。至于那位魔剑士,在标准装备齐全的情况还会因为深渊潜魔的攻击而这种程度的受伤,这实在是需要自我检讨了。

  当然现在不是自我检讨的时候,这附近没有连接下层界的自然空间裂隙,会出现深渊潜魔可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暗黑祭司很尽责的发出了警告——这些下位魔族很可能是被什么人召唤的!

  有了这样的结论地火佣兵团自然不会等闲视之,三队斥候各自在一位风系魔剑士的跟随下被派遣了出去,这三队斥候甚至奢侈的装备了传讯晶石,以方便他们随时将情况回报——这一次的任务地火佣兵团不但是精英尽出,而是在装备和后期补给上也毫不含糊,这么说吧,这次出来的人里哪怕是一个最普通的步兵的装备都是矮人工匠精心打造的精制品。这么看起来地火佣兵团的家底确实

  是比古达尔佣兵团要厚实多了。

  不愧是地火佣兵团的精英,一旦不在轻敌,他们的实力可是绝对没话说的。当坦多斯将大部队集结完毕的时候,前方的斥候就已经传回了敌人的信息。

  幸运的是情况远没有他们所想象的那么严重——实际上就算情况在严重一百倍坦多斯现在也不会畏惧,能够在那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