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离开落日城(1/2)

加入书签

  “黑暗教皇?!”

  在落日城旅店的房间里,特阿托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大的几乎可以放一枚鹅蛋进去。

  这个……这个也太过分了吧?虽然他早就猜到自家皇子暗恋的那个女法师不是一般人物---黑暗系的贤者已经算是吓人一跳的身份了,可是黑暗教皇……这简直比光明之神亲临人间更加的不可思议。

  “我也只是猜测而已。”恩瓦米尔的表情看起来有些颓废,连话语都显得有气无力。

  确实只是猜测……可是,冕下这个称呼可以应用的范围非常的狭窄,狭窄到整个大陆也只有两、三个人可以有资格使用,除掉光明教廷的圣女,剩下的就是……

  诸神啊!就算要整人也不用这个整法吧?

  确实在古老的传说之中,有非常美丽的爱情故事,一位光明教皇为了自己心爱的人甘愿放弃权位,最终得到了光明之神的祝福,两个人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但是那也只是传说的故事而已,在现实之中,事实远没有那么的美丽。至少十几年之前,有一位光明教廷的大主教就因为一位**的关系,而名声扫地,最后不得不自裁谢罪。

  “殿下,这个猜测很吓人。”特阿托不是那种智囊型的人物,除了感叹之外也提不出什么太好的建议。

  这一点恩瓦米尔心里自然明白,只不过现在他要是不把这些话说出来的话,憋在心里非常难受。反正他也没指望特阿托这个四肢比大脑发达地家伙能够提出什么好的意见。

  除了沉默之外恩瓦米尔实在是没有其他的反应了。

  不过沉默并没有持续太久。虽然在石塔之中。在听到了罗尔丝居然可以被称之为“冕下”的时候,他的精神状态就变的非常糟糕,可是应该听地东西却也没有任何的遗漏。

  不管是预言也好,还是之后预言师所给予的建议也好,他都记得非常清楚,甚至可以一字不差地复述出来。

  算一算时间的话。距离预言师所说的那个决定一切命运的选择之日已经不远了,大概也就是还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在预言中那地点的只有稍微模糊的暗示,不过结合预言师所给予地建议。想要推测出正确地地点也不是什么特别困难的事情。

  只是……现在手边没有适合的人手,效率会比较成问题。

  “唉”

  恩瓦米尔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叹息,现在他身边的要是古利格利.达尔就好了,他可就轻松多了。可惜,帝都那边最近的局势不是很稳定,不能没有人照应。而运筹帷幄,统协部署这种事情是特阿托.赛吉.波维伊斯是完全做不来的。

  说道底还是因为他的身边真正可以完全信赖的人太少了。就只有特阿托.赛吉.波维伊斯和古利格利.达尔两个人而已。其他地属下虽然也拥有忠诚。可是还不到那种他可以放心的将身家性命予以交托的地步。

  特阿托虽然算不上特别聪明,但是也绝对不笨。至少他看得出自家皇子的烦恼,不过他很明白自己擅长什么,不擅长什么,是不会去妄自去做那些自己不擅长的事情地----那不但对事态没有帮助,反而是给别人添麻烦而已。

  所以对于自家皇子地烦恼,他算得上是爱莫能助了。他现在能够做的顶多就是接受皇子殿下地命令行事而已。

  就在恩瓦米尔让特阿托协助他收集一些资料,自己对着地图冥思苦想,并且使用昂贵魔法通信装置寻求帝都的智囊团的协助。好确定预言中的地点到底在何处的时候,罗尔丝和萨尔早已经收拾妥当离开了落日城。

  所以的预言中的地点对于萨尔而言没有任何的隐秘可言,实际上他根本就不需要去寻找,也没有寻找的必要,因为在他所得到的预言中只是提到了那枚原本应该镶嵌在暗血岚刃上的魔力黑珍珠而已。

  至于那枚珍珠的下落。当年他可是亲手将那枚珍珠交还到了罗尔丝手中。请她暂时代为保管的。

  虽然在之后不久,他就因为一次疏忽失去了性命。而罗尔丝也被整个帝国倾力追杀,最终不得不降入冥界重生。但是他坚信那枚黑珍珠依然在罗尔丝的手中,这是没有任何理由的信任。

  正是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