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预言(下)(1/2)

加入书签

  同样的石塔,同样的预言师,聆听预言的却是不同的人。

  恩瓦米尔怎么也没有想到昨天邀请罗尔丝一起离开的那个老妇人居然是月灵族的首席长老,同时也是大陆之上最强大的预言师。

  确实他昨天就从这个老妇人的服饰上认出她是月灵族的长老,可是首席长老……这个稍微过分了一些吧?罗尔丝和那个叫做萨尔的人到底有着怎么样的身份,居然可以让月灵族的首席长老亲自邀请?!

  尚未来得及发问,恩瓦米尔就走进了那塔顶的先见星空。

  相对于萨尔的习以为常,罗尔丝的转瞬失神,恩瓦米尔的反应就正常多了,他在面对着虚无的梦幻、神的白日梦的时候,发了好一会儿呆才恢复到可以与人交流的状态。

  这让青桑长老的虚荣心得到了小小的满足,本来嘛,这样才是正常的反应。另外两个家伙就不要提起了,那两个根本就是妖孽般的存在,一个拥有宿世记忆的命运女神的**儿,另一个则是度过了漫长岁月的亡灵巫师冥神的地上代言人。

  看着恩瓦米尔小心翼翼的在水晶座椅上坐下,生怕碰坏了什么的样子,首席长老青桑的嘴角微微一弯,开口说道:

  “放松一点,椅子是很结实的。”

  不过她的话不怎么有效,恩瓦米尔依然是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但是至少表情已经回复了正常。

  看着这个年轻地皇子,青桑突然觉得有点同情他。这个可怜的家伙完全不知道,自己就只是一个小小的替补而已,一个因为真正的真王已经彻底厌倦了他所肩负的责任,厌倦了不断重复的使命,一心只想要追求爱情,而被选择出来地候补生。

  可是同情归同情。青桑长老是不会把这样的表情挂在脸上让人看到的,而且这种是也不是恩瓦米尔需要知道地,她只是面无表情的说出了预言。毕竟她有她的责任。而这份责任是不应该,也不能够被感情所左右的。她必须要保持客观的中立,这是月灵族的预言师一贯遵守的法则。

  看着因为预言而陷入沉思地恩瓦米尔,青桑长老地虚荣心再一次得到了小小的满足----虽然她早就料到那位冕下不会太把预言放在心上,但是那怎么说也是神谕啊!听完之后连想都不想一下就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确实让她有些不满,可是也是没有任何办法。那位冕下的身份特殊。她还是不要去自己碰灰比较好。

  这一点点的不满在见到了恩瓦米尔之后就消失了。这位皇子的表现绝对正常。不但让她小小的虚荣心得到了满足,还让她感觉到了尊敬,这就冲淡了那位冕下所带来的那种轻视感。

  片刻后,恩瓦米尔从自己的思绪里回到了现实之中。

  “那位抵掌关键地暗之女……是,是罗尔丝?”

  从预言里来看这位暗之女似乎是关键之中的关键,而且根据预言中的描述,他所认识的人之中,唯一与暗之女相符合的就只有罗尔丝一个人而已。

  “没错,正是那位冕下。”

  “冕下?!”在得到了首席长老肯定地回答之后。恩瓦米尔注意到了青桑长老对于罗尔丝地称呼。

  冕下这个敬称只是一种宗教敬称,用来称呼极高位的神职者地。目前为止,这个大陆之上可以拥有这个称呼就只有光明教廷的圣女以及黑暗教廷教皇和圣女三个人而已,连光明教廷里那些暂代教皇之职的大主教们都是不能够使用这个敬称的。

  恩瓦米尔这个时候才猛然间发现,其实他对罗尔丝几乎没有什么了解。的确在第一次见到罗尔丝的后。他就被彻底的迷住了。也让人调查了罗尔丝的背景,当时传来的消息非常的少。也只是说罗尔丝应该是暮夜法师塔秘密培养的精英,更进一步的消息是完全查不到的。但是现在看来,应该还隐藏着更加深层的东西。

  罗尔丝一直以来表现出的都是一个奥术使用者的样子,而且是一个贤者等级奥术使用者。可是现在却被称呼为“冕下”?他不认为是青桑长老在信口开河,那么就证明罗尔丝有着一个极度惊人的身份!

  即使暮夜法师塔的成员,这样的身份可以假冒,但是黑暗系的贤者,这个能力是明明白白的摆在那里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