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节(1/2)

加入书签

  都是爽快的大男孩,喜欢交朋友一起玩耍。

  “晚上一起lol。”游戏宅男这是。

  “一起打球呗。”阳光宅男这是。

  “一起斗地主?”无聊宅男这是。

  “那我们呢?”手牵手走在罕无人迹的校园一角,曹凝问晚上干什么?

  “相约打炮?”张清韵嘴里蹦出来一句。

  “我去!”曹凝笑了一下,马上回过味儿来,他挺不爽地说:“我们还叫打炮?”那不是炮友之间的说法么?

  “不叫。”张清韵牵起他的手,在手背上低头吻了一下:“宝贝,我们叫解相思。”

  解相思。

  曹凝的嘴里心里脑海里,翻来覆去这几个字儿,在未来的好长一段时间,每每想起来就会情不自禁地微笑。

  等他慢慢淡定的时候,那时候已经不用解相思了,因为那时候已经柴米油盐酱醋茶了。

  晚上八点多,别人都在上自习。

  张清韵带着两罐啤酒,去天台上等曹凝。

  他坐在自己曾经坐过的地方,做着以前同样做过的事情。

  一样的位置,一样的姿势,不一样的心情。

  曹凝上来一看,也被这个熟悉的画面所触动,他不久前还跟张清韵在这里不欢而散过。当时可没想过还会再理会这家伙。

  看到曹凝来了,张清韵提着一罐冰凉的啤酒,侧头招呼他说:“坐。”

  “太脏。”曹凝瞥了一眼地面,那嫌弃的眼神。

  “我不介意你坐我腿上。”听见熟悉的台词,张清韵先是好笑,然后调整自己的姿势,拍拍大腿说:“来吧,小公举。”

  曹凝抽了抽嘴角,心里对小公举这个绰号敬谢不敏。他慢慢地坐了下去,自己拿起一边的啤酒打开,喝了一口:“你当时是怎么想的?”真的请他坐大腿还是怎么着?觉得他不敢?

  “可能是脱口而出,心底隐隐希望你坐我的大腿。”张清韵望着前方,眼睛含笑。

  “我以为你在激将我。”

  “所以你就坐了?”傻凝凝。

  “坐下以后觉得,挺舒服的。”身为一个男人,却享受被另一个男人抱着的感觉。

  “说真的,你的反应,从头到尾都不像一个直男。”张清韵不由怀疑,这小子本来就是隐藏的弯男。

  “嗤,这话应该我对你说。”曹凝有理有据地说:“能一夜上我十二次的男人,也直不到哪里去。”

  “这梗都过时了,你还说。”张清韵把那天晚上当成了黑历史,纯粹是中二病作祟。

  他以为自己早就中二班毕业了,万万没想到还会再犯。

  后来曾经一度觉得后悔过,简直希望时间倒流,宁愿跪下认孙子也不干这事。

  现在不了,没有后悔的情绪。

  “嗯。”过了好久,曹凝扣着自己腰间那只属于男人的手臂,对他说:“有时候我挺慌的,想抓住点什么好让你认了。”

  “我认了啊。”都这样了,什么原则都抛弃了,说句悲观的话,张清韵随时做好了被分手的心理准备。

  “我想奴役你,你懂不懂?”曹凝说。

  “给你奴役。”张清韵特别大方。

  “我就喜欢你这种爽快。”曹凝反手勾着他的脖子,抬起下巴去吻他的嘴唇,特别热情。

  张清韵把他翻过来,面对自己跨坐在自己腿上,这样接吻舒服一点。

  曹凝环着他的脖子,凑上去堵住他的嘴唇,伸出自己的舌尖挑逗他,让他张开嘴……

  嘴里面有淡淡的啤酒味道,而且凉凉地,滑滑地,像在吸吮着一块会动的果冻,想一口咬下去,又舍不得用力。

  只能不停的吮吸,夺取彼此嘴里的津液。

  “跟你在一起,每分钟都想着滚床单。”曹凝絮乱着呼吸说,老实承认自己的思想很黄暴。

  “……”张清韵没有说话,拉着他的手直接去感受。

  看到曹凝的表情,他噗嗤笑了出来:“怎么了,被吓到了?”

  “有可能吗?”曹凝继续吻他说:“我是惊喜,你够厉害的,做爱战斗机。”昨天已经做了那么多次,今天吻一吻就起来了。

  “战斗机是你,战斗力负五。”张清韵掐着曹凝的屁股肉说:“我是永动机,快来膜拜我。”

  “真膜拜你。”曹凝对他服气,身体往后退弯下腰,解他的裤子,想干点‘膜拜’的事情。

  “还是别,我抱着你就行了。”张清韵说道,他把曹凝抱起来,这样紧贴在一起腻腻歪歪也就满足了。

  曹凝把自己全身重量依靠在他身上,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明明张清韵也不是什么特别强大的男人,可是这种依靠的感觉真好。

  “明天我要出去工作两天,我带你一起去好吗?”张清韵吻了吻曹凝的额角。

  “去哪里工作?”曹凝抬眼看着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