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节(1/2)

加入书签

  “我不吃面条。”曹凝有气无力道,就是不吃面条。

  张清韵拿他没辙,只好先做菜,让饭慢慢煮。

  花了十多分钟把一个蔬菜一个肉汤做好,端出来,先盛给曹凝吃着。

  蔬菜是生菜,能饱肚子,肉汤是肉片丝瓜汤,能暖胃。

  “你吃,不够我再去做。”张清韵看他吃的架势,隐约觉得桌面上的东西不够这只小饭桶吃的,起身想进厨房再做一个菜。

  “别。”曹凝百忙之中抬起头来,手指握住张清韵的手腕,不让他走:“你吃,不够等会儿再说。”说罢又低下头,继续大口大口地苦吃。

  “呵。”跟一头饿狠了的狮子似的,吃相残暴。而且张清韵很好奇,既然曹凝这么能吃,为什么不长肉呢?除了屁股有点肉之外,到处都是硌手的骨头。

  两个人花了半个多小时,把两大盆菜和一锅米饭通通吃进去。

  吃完以后都撑着了,躺在沙发上不愿意起来。

  张清韵眯了一会儿,缓解缓解身上的疲劳,然后很快就起来收拾碗筷去清洗。

  出来以后曹凝还在睡,他拿了条毯子替他盖上肚子,以免着凉。

  这动作就把曹凝惊动醒了,睁开眼睛看着他,以及他还未离开的手掌。顿时知道张清韵在为自己盖毛毯,眼神马上一柔,指指卧室说:“进去休息?”

  “不用了。”张清韵摇头拒绝,收回手跟他说:“你进去床上睡好一点,沙发躺着不舒服。”

  “那你呢?”曹凝不动,就看着他。

  “我?我再陪一下你,等你叔回来了,我再回学校。”张清韵笑笑,在他旁边坐下来,动作特别轻柔。

  “……”曹凝张开嘴巴,久久没有决定下一句说什么。

  “还睁着眼睛干嘛呢,睡吧。”

  一只手伸过来盖住曹凝的眼睛,他的眼皮轻轻贴着暖融融的掌心,有一种舒服治愈的感觉。

  就这么毫无准备地睡着了。

  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曹凝醒来之后,屋里还透亮,墙上挂钟显示着下午六点整。他的视线移动到自己身边,看到了一张睡颜。

  是张清韵在他手臂旁边睡着了,脸颊有半边贴着他的手臂。

  曹凝不敢移动那只手,也没有动弹的打算,他静静地享受这种依偎在一起的时光。不知道为什么会觉得享受,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开心。

  垂眼瞄着那张近在咫尺的脸庞,他能活动的那只手指痒痒地,忍不住抬起来,伸到那张脸上面去,用指腹去勾勒,眉眼嘴唇,鼻子下巴。

  很帅气的男人,现在他有了淡淡的黑眼圈和胡渣,多了点沧桑和man的气概。

  一直以为,张清韵给曹凝的印象都不是很硬气的男人,甚至觉得他有点好脾气,性格不够爷们。

  不过那是以前,现在……全推翻了。他觉得张清韵是个互相矛盾的人,既有男人气概,某些地方又软得可怕,需要人小心翼翼去呵护。

  对他改观之后,曹凝再也不能放任自己随便对待他,既使是那么想得到他。

  同样的想法,张清韵也有,他现在和曹凝那种心情是一模一样的。

  所以就算再害怕自己受伤,也没有果断地逃离这个会让自己死亡的沼泽之地。

  他选择留下来,为曹凝着想,而没有先为自己着想。

  曹敛之在晚上七点钟才回到家,看到两个大小子在家他很惊讶。更何况张清韵还在自家厨房里正在做饭。

  他在门口站了一会儿,跟张清韵打完招呼,找曹凝说话去。

  “大侄子,你终于伸出魔爪,把人喊回家了。”会做饭的长腿帅哥,这对象相当不错,叔他忌妒。

  “叔。”曹凝喊这声儿,有着平时没有尊敬和乖巧。

  曹敛之多敏感的人,哪里会听不出来,这大侄子准是有事要求自己。他就笑了笑,问道:“怎么了?遇到了什么难题?”

  是在学校闯祸了?还是碰见了什么喜欢的大物件,需要花钱?

  “……”曹凝光是看着他,也不说话,或者说不知道该说什么话。

  心里有很多想法,但是说不出来。

  “算了,没事,你去忙你的。”

  “明摆着就是有事,你摆出这副模样像是没事人吗?”从来不知道思考是什么东西的孩子,今天给人感觉有了不同。

  艺术家的敏锐度还是很高的,曹敛之敢肯定,曹凝有事,而且是大事。

  “那这样吧,你借我点钱。”在自己叔的逼视下,曹凝挺别扭地开口道。这是他第一次向曹敛之要钱。

  “小钱你自己又不是没有,那就是要借大钱?”曹敛之点点头,二话不说问他要借多少。

  曹凝说了个数,曹敛之眼睛都没眨一下就答应借给他:“我能问问,干什么用吗?”别不是用来买车吧?

  不是才刚买了一辆死贵死贵的车?

  “让我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