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第19章(1/2)

加入书签

  这样我会很难做。”

  “那告诉我,你在哪里?”曹凝的嘴里不停地呵着白气,他仿佛喘不上气来,那么辛苦。

  “挂了我的电话,然后回家好吗?”张清韵低声说道,几乎哀求着他。

  “告诉我你在哪里,拜托了好吗?”曹凝比他更用力,声音带着哽咽。

  “你真讨厌。”张清韵的心一下子卸掉了所有防御,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他后悔没有听从助理的提议,赶上了这趟航班。

  “我也觉得我很讨厌,我不喜欢这样……”曹凝用手指阻止自己往下流淌的眼泪,电话那边的人几乎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东西:“为什么会那么想要见你,见就见吧,我哭什么我……”

  他不能理解,那份来自灵魂深处的难过,是什么时候存在的。

  它按捺在心底,突然之间像决堤的洪水一样,毁掉了所有抵抗,也冲破了所谓的理智。

  “那你过来吧。”他哭成那样,张清韵的脑海中充斥着一个傻哔在电话亭里痛哭的画面,有一点好笑,又有一点难过。

  曹凝得到他给的地址之后,快速地挂好电话,然后夺门而出,去开车找他去。

  大冷的天,天上飘着雪花的,他脚上就蹬着一双室内棉拖鞋,踩在地面上总有一种要摔倒的感觉。

  那是因为他跑得太快,迫不及待。

  深夜的马路上车辆稀少,让曹凝享受了一把一边飙泪一边飙车的快感。

  事后回忆起来觉得特别痛快,也觉得特别傻哔,但是绝不后悔。

  在酒店前台人员惊愕的目光之下,他邋里邋遢地冲上楼上,用拳头砸响了张清韵的房门。

  “张清韵!”整个楼道都听见了他的声音。

  张清韵从里面打开门,一坨不明物体向自己扑了过来。他抱住的是一团……眼泪鼻涕、雪水大衣,剥开了里面才是个人。

  “你怎么……”

  怎么会弄成这样呢?

  浑身都冷透了,张清韵把他拖进有暖气的房间,然后反手关上门。接着用掌心贴着他的脸颊,一点温度都没有,还湿湿地。

  扒了他的大衣,里面竟然是一套睡衣……

  “进去泡个热水澡,不然你会感冒的。”张清韵没有给他反抗的余地,直接抱进了浴室,给他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