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节(1/2)

加入书签

  他示意了一下我手里的箱子,话里省略掉所有不该透露的细节,半真半假的我听着都快信了,更别说我妈。

  夏皆也上了心,紧随着多问一句,“有需要签合同什么的吗?”

  “暂时还没有,具体的得下次面议。”

  他这次看向我的时候,眼神就变得像个泛泛之交那样,有少许善意的疏离,隐去了那些让我着迷的情愫,和跟我独处时判若两人。他是个场面君子,演技精湛到这种地步,反倒是让我有点出戏。

  “快回去吧?”他摇摇手,“我也该走了,夏息你有问题的随时问我就行,不用客气。”

  我也忙不迭的“客气”道,“好,谢谢宫先生,您慢走。”

  听着车发动的声音,夏皆在旁边捏了捏我的手腕,说,夏小息你可千万别告诉我你要跟他混黑啊。

  哪能呢。

  我也就冒充个大嫂。

  回到家我把那身西装妥帖的挂在了衣柜里,巴望着有一天能穿着它,谈工作,谈理想,谈恋爱,像个帅气稳重的大人那样。

  就算我是个捡来的孩子,没钱,考不上一本,当不了明星。

  我也要变成一个厉害的大人。

  像他一样。

  报志愿的前天晚上,我和李谦蓝稀罕的聊到了十二点。

  当时他在重混一支我们都喜欢的曲子,我则蹲在我家那个淘来的二手货电脑前,看某个天后级歌手的世界巡回演唱会,屏幕把脸映得发绿。

  他在电话那头打了个极具催眠效果的哈欠,“我跟你说。”

  “我要去首都。”

  我哦了一声。

  天后唱到一首著名的抒情慢歌,台下的观众纷纷落泪。

  “说起来……跟你认识这么些年,都没分开过呢。”

  我隔着电话线也被传染,打了个哈欠,眼泪没流下来,心里一片潮湿。

  “好男儿志在四方,”我说,“你且替我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吧。”

  “那你呢?”

  我说,不看,反正都没我眼前的好看。

  他笑了,吸了吸鼻子。

  “委屈你了,”他说,“一送送俩。”

  我了解一些事,它既是个牵肠挂肚的猜想,又像个水到渠成的既定结局,发生得不突兀,不荒唐,是我们三个人中间隔着的那一层窗户纸,我没有捅破的必要,留给彼此一个看清对方轮廓的圆满,足矣。

  所以我换了句话来说。

  “我不光送,还得去接呢。”

  报完志愿,我跟夏皆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仿佛前半部分的人生告一段落,凭固定选项开启下一关卡,没人知道此时的选择是对是错,于我来说,也不过是个选择。

  还有下一个选择等我去做。于是趁热打铁给费娜回了电话,言辞慎重的表示我愿意去。

  我不想在这件事情上显得太过轻率,给对方留下不好的印象,影响这次对我来说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她很高兴,话语间流露着爽快的喜悦,她说,你知道,唱歌这件事儿也讲究个感觉,很难用语言去描述的东西,你在听到的时候就知道是你要的,你非得到不可。

  而且我竟然还见过你,这是天时地利的迷信。

  我被她这一番感性发言逗笑了,说费娜姐,这歌词不是用在这儿的。

  管它呢。她说,你打算什么时候过来试音?

  报完了志愿就只剩等录取通知这一件事了,我除了晚上打工的时间都可以空出来,我说,这两天行么?

  行。她一口答应,我把地址发给你,全天恭候。

  当晚我告诉宫隽夜试音的事,他那时正有应酬,脱不开身,我就在电话里马马虎虎的讲了一下大致情况,又吃味的叮嘱了几句酒大伤身,便识趣的挂掉了。

  想不到第二天一大早他就打了过来。

  起先听见手机震动的时候我意识都还没苏醒,呼啦一把掀开被子,手伸到枕头底下摸索震源,一边揉脸一边接通,“喂……”

  刚睡醒声音有点哑,都被浓重的鼻息盖过去了,只听他在那端唤我,“刚起床?”

  “嗯……”

  我拉开窗帘便又倒回床上。

  “什么事?”

  “没什么。”

  他好像也刚起床,窝在被子里悉悉索索地翻了个身。“想听你声音。”

  我迟钝地用手在胳膊上抓了抓痒,行将断气似的问他,“想……听我说什么。”

  “叫我。”

  听到的瞬间我后背都有点发麻。

  本来是再普通不过的两个字,用他的嗓音说出来就如同被赋予了一种诱哄的意味。

  我甚至浮想着下一秒他就会贴上来吻我。

  “叫我的名字。”

  我抬起眼皮看被风吹起来的窗帘,白色的下摆绵延如细浪,在下一阵风携卷着阳光直达瞳孔的前一刻,闭上眼。

  “……隽夜。”

  美妙的好像永远不会终结的盛夏。

  我想,这会是我等来的春天。

  第67章

  成功克服了一场荷尔蒙高烧,我看了眼墙上的时钟,搓了搓仍有余热的脸颊,在房间里转悠着找衣服。

  “你还是说事儿吧。”

  一只手被占用着,我哈着腰,单手把睡裤扯到膝盖,再用脚踩掉。

  “被识破了。”

  他应该也在那边洗漱整理,翻箱倒柜的,话语被动作截得长短不一,时而冒出好听的鼻音,“我上午有点儿忙,走不开,过了中午再去找你。跟费娜说过了。”

  “嗯。”

  我偏着头用肩膀夹住电话,拉上长裤的拉链,走到门口的时候停下脚步,他轻声说,“挂断了宝宝。”

  “下午见。”

  我吃掉了厨房里夏皆预留给我的早饭,奶油牛角面包和椰子汁,十点过后出了门。

  费娜给我的地址在一栋写字楼里,第九层,楼下几层租给了一个规模很小的网络公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