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第28章(1/2)

加入书签

  她面前,他喘着气,如同跋山涉水,走了千万里的路。

  他们之间的时间像那杯洒了的牛奶一样一点一滴流逝,全世界的闪光都凝聚在那枚小小的钻戒上,她一时间呆住了,手都忘记伸出来,让男人白白捏着那枚戒指空等了半分钟。

  这样的等待把他的心都悬起来,困窘地皱起脸,误以为自己缺少了关键步骤:“我是不是应该……跪下。”

  “喂!”

  最后我看不下去了,用纸巾把夏皆洒上牛奶的手擦干净,递了上去。

  店里那些聊天的拍照的喝奶茶的女孩子都开始尖叫,还有从二楼跑下来看热闹的。

  我给宫隽夜发了条短信,只有两个字:成了。

  我就要看着她嫁人了。

  后来夏皆还是跟着周靖阳去了他家,拜见两位年迈的父母,令我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他们把我也带去了,还留在家里吃了顿饭。周家父母得知我的存在,并没有把我当做那两人婚姻的包袱(要知道多少男方家庭都对带儿子的女方避之不及),听说夏皆从十九岁起就含辛茹苦抚养我这个弃儿,还夸赞了她的善良和责任心。

  老两口都是读书人,一生从事文化研究,但不因此显得清高,反而非常的明事理,谈吐极有修养,看人的眼神都宽容敦厚,这一点倒是很符合周靖阳身上稳重、值得托付的气质。

  我从小就没有祖辈,不怎么会讨老人家的喜欢,去周家做客也只是尽可能表现得温顺听话,像那种“每个长辈都喜爱”的好孩子,倒茶用双手接,饭桌上不玩儿手机,问我今年多大在哪里念书就老老实实回答,临走时还要给我塞红包,说“今后就是一家人了”。

  即便我们三个走在一起不太像一家人,夏皆大概没想过她还有组建家庭的一天,不怎么会处理他年龄尴尬的儿子和来晚了的丈夫的关系,事实上我俩根本用不着她费心。

  “房子不是问题。”

  我下定了决心和他说,“买新房是花冤枉钱,反正我在外面念书,你们俩该怎么过就怎么过,我有去处。”

  他听懂了我的言外之意,“那你跟少爷……要告诉她吗。”

  “要。”这次我很笃定。

  “好。”他沉吟着,“我会帮你给她做思想工作的。”

  我知道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