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第27章(1/2)

加入书签

  窗台外的树枝,咔嚓一声,惊动了睡在飘窗里的猫。

  我打了个哈欠,顺着床沿滑到地板上,匍匐过去把两只猫团成一团,抱起来回到床上,宫隽夜半睡半醒的侧躺着,适时地掀开被子迎接我。

  “接着睡?”

  我跟他各自躺在床的两侧,中间窝着两只棉花糖似的猫,他从枕头下面摸出遥控器,把空调暖风上升了一个度数,我擎起身体拿过摆在床头柜上的音响,随意点了首歌。

  其实我们都醒了,睡意早已消退,可就像说好了似的不想起床。

  “如想怪只怪生得这样感性

  无意做领袖不爱斗聪明

  未够天资当救星

  不喜欢做伟大壮举

  只喜欢微笑着说声

  我爱你而拥你入怀

  听你心跳声”

  我从歌声里抓住他两根手指,晃了晃,再指指音响,以口型询问这是什么歌。

  他看了我一会儿,黑发蓬松的脑袋又往枕头里沉,猫一样眯缝着眼,刚睡醒时的声音有种我无力抵抗的低柔,喃喃地说,《恋人》。

  “爱护你如宇宙赐我的本领

  准我为了爱恋生存先璀璨

  纵是成就有限

  都可全情奉献

  叫你绝不会孤单

  倘我没法搏得万人盛赞

  我亦能活到最浪漫

  只需虔诚地挽着你手

  热情从未减

  爱到海枯石烂”

  似乎在这种时刻,心动和亲密都发生得顺理成章,当他反握住我的手、嘴唇离我的嘴唇只有一公分那么近的时候,两只猫被挤得发出不满的低吼,小爪子分别从两个方向蹬踹我和他的肚子,让我俩再也没法接近。辗转了好几个角度,都是鼻子蹭着鼻子,终于忍不住笑开。

  这是失去声音的第四天,我依然无法对他说我想说的话,但已经不像一切刚发生时那么无助和恐慌。

  说不出来的话就让它扎根在心里,总有一天能开出花来,让我捧去他眼前。

  ——你会的。你会遇见这么一个人,跟你养猫,陪你赖床,同你说听不腻的情话,把你空了的杯子斟满,让你毫不犹豫,痛饮下所有诛心刻骨的刁难。

  你说可以啊,我愿为他既往不咎,大赦天下,对不起的都原谅,得不到的都释怀。

  你知道世界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