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第24章(1/2)

加入书签

  临市的车票,我跟他们不一起走,我们要早到至少一天,最后集中彩排一次,熟悉一下场地和演出流程;所以安排是费娜何故、我和宫隽夜一起,周靖阳跟夏皆一起,李谦蓝和乔馨心后到,他们都得从我这里拿说好的入场券,我们和工作人员都有几张可以转送亲友的内部票,据说座位很靠前。

  夏皆女士因为要看她儿子的演出,从圣诞节就开始躁动不安,让我很担心她会不会在现场过度紧张导致昏厥,她看起来很容易流鼻血。我费了不少口舌和塔塔解释这个年轻得不讲道理的女人是我妈妈,以及,那个好看且不好惹的男人是我男朋友。

  “哇,男朋友哎。”

  其实我特别想、做梦都想这么坦荡荡地把他介绍给别人,在知道了塔塔他们这些从事娱乐业的人对此司空见惯之后,我也能大方的承认了,不用藏着掖着地讲实话是一件痛快的事,而且对方的表情往往十分的好看。

  “男朋友来看演出,哗,超浪漫……”这姑娘说到兴起,眼睛咕噜噜转,一点儿都不觉害臊,“但是演出结束后还不能马上去做羞羞的事情哈,我们有庆功宴,老总会借机接触一下想要签约的新人,务必要到场哦。”

  “好的。”

  “晚上七点前就位!化妆!记住了啊一定要准时!”

  高得吓人的酒店楼下,我跟宫隽夜看着永远欢腾永远来去匆匆的塔塔姑娘交代完相关事宜,把自己摔进公司的厢型车里绝尘而去,我嘀咕了一句,还得化妆啊。

  宫隽夜不知道为什么重复了一句,是啊,还得化妆。

  不是我说,这个人老是在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上兴奋得很异常。

  第109章

  下午六点的更衣室里,反锁的大门外都是忙忙急急的人声,催道具的,试灯光的,给舞台做安全检查的,一窝蚂蜂似的贴着走廊飞过去,我感到耳鸣,站在暖风机前发了会儿愣,从脸流到脖子上的水珠都被烘干了,听见宫隽夜说:“他们已经在通道等着进场了。”

  他指的是夏皆和周靖阳,还有趁着周末坐飞机赶回来的李谦蓝和乔馨心,夏皆帮忙去接的他们。因为时间安排刚好错开,我们只约了散场后一起吃夜宵,两个人后天早上又要飞回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