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第21章(1/2)

加入书签

  我身上烦热早已散尽,吹着风倒是有些昏昏欲睡,路过一座桥,河面上水光潋滟,生动的倒映在桥身之下,织成一张破碎的网。数盏路灯作伴,光芒像手臂圈住身前最温柔的一块。我不说话,只紧贴着他后背,想试试听不听得到心跳。

  “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干这一行?”

  我刚开口,想起要把头盔上的透明罩拉上去,风猛地涌进来,吹得我眼睛睁不开。“无所谓喜不喜欢。”

  “假如我非要逼着你收手,事不由人,你夹在中间会很难做吧。”

  前方十字路口有个红灯,他减慢速度,融在风里的声音变清晰:“有些东西不是说收手就收得了的。”

  他停下来,摸摸我的手背,“宝宝比我想法成熟呢。”

  “咱们俩立场不同罢了。”

  我把下巴往他肩上蹭了蹭,说,“你有分寸,就不会拿自己的身家性命去赌,去挥霍,这没意义。”

  “重要的是。”

  我闭了一下嘴,话再说出口,不知怎么就降了调。“你还有我。”

  “嗯?”

  他不笑还好,一笑我就觉得自己蠢。这毛病怕是改不了了。

  “你养我啊?”

  “怎么不行,”我心一横,“等我攒几年钱,有资本开家工作室,没资本就卖唱,我会想办法的……只要你别太败家我都养得起。”

  他笑了,肩膀发抖,然后松了松膀子,假装没有嘲笑我不切实际的天真。

  “那敢情好。”他转弯加速,“回去我把咱们家房本啊存折啊黑账啊全部积蓄都给你,以后我就当小白脸,吃你的睡你的,上炕认识媳妇下炕认识鞋。”

  “爸爸,做人不能这么不要脸。”

  “反正我都快三十了,丢得起这个人。就这么定了。”

  “……”

  于是从那天晚上回去后他就疯了。

  因为我跑回来纯粹是贸然行事,头脑冷静下来免不了有些后悔,又不好回自己家,干脆呆在录音棚弄我的翻唱。

  而宫隽夜表示前天的事儿风头还没过去,他有必要在家避避嫌,闭门不见客,要么散步买猫粮,一身短袖短裤,邋邋遢遢的居家打扮,穿衬衣从不系扣子(这就很不应该了。)胡子两三天不刮,活动范围严格划分在方圆一公里内,非常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