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第20章(1/2)

加入书签

  飘忽,外套抓在手上,时而沉着脸与旁人低声交谈,时而查看病房内的状况,表情传达出不容乐观的信号。年轻的女护士都是一边偷看他们一边绕道走。所以我过去的时候没有忙着打岔,靠着墙静静地等。

  我注意到他身边有个与他身高体型相若、留着长发的男人,这副扮相很难不惹人眼目,但我不能多看,摘了耳机放进兜里,跟只蛤蟆似的叉着腿坐在公共长椅上,腿伸太长怕挡路。

  他们的对话一字不漏的传进我耳朵里,尽管不是故意偷听。

  宫隽夜:“行我知道了。追几个人还是挺好办的,反正秃子还在牢里蹲着,大不了去找找他……我不是没劝过司峻,你瞧他像听进去的样子么?活该被人撞成傻逼啊,长点儿记性。”

  长发男冷笑道:“他不撞也傻逼。”

  宫隽夜:“你真不进去看看?”

  长发男:“没死不看。”

  宫隽夜揶揄地笑:“那你专门跑来一趟干吗。”

  鉴于我这个角度正对着长发男的脸,这句话仿佛说中了他口头上掩饰的真实想法,他嘴角抽了抽,恶狠狠地:“关你屁事。”

  宫隽夜笑意更深,眼角邪气的吊高,是那种“我什么都知道但我偏不说你他妈来打我呀”的贱样。

  那长发男人显然是个激不得的急脾气,抄起手里的皮革文件袋就要揍他,这时病房门被一个眉清目秀的医生推开来,算是间接阻止了二人的动作。

  “……嘁。”

  男人只好作罢,收了手上的文件袋,别在耳后的一缕黑发被这与外貌极为不符的剽悍行径弄得垂下肩膀,遮住半张脸,他在说话间大步离去。

  “有事联系。”

  宫隽夜这才转身向我走过来,往紧挨着我的位子上重重一坐。

  见四下无人,还把脑袋倚在我肩膀上。

  “宝宝来了。”

  他身上特有的气味使我安下心来,声音也不由得放轻柔,“累不累。”

  “我要是说‘累’,晚上回去可以有按摩服务吗。”

  这句话是咬着我的耳朵说的,可惜我对这种程度的调戏已经有了抗体,像模像样的学他调戏回去,指尖搔刮着他下巴上冒头的胡茬,“可以——假如你还需要点儿别的,特殊服务。”

  他对上我的眼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