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节(1/2)

加入书签

  “是任由姚璟揉捏,还是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掌握主权,你自己选。”

  “…………”

  姚璟这个名字似乎让她冷静了一点,她攥了攥拳,止住了颤抖,一脸狠厉的拿起了腿上的纸包。

  既然已经决定了,就要咬牙做到最后!

  徐瑶定了定心,努力忽视心中那股不安的预感。

  “这个怎么用?”她抬头冷静的问。

  赵幽蓝止不住的微笑了起来,她捏了捏手中的烟,道:“很简单,让他吃下去就可以了。”

  徐瑶抬眼,冷静的提出问题。

  “警察不是傻子,别人也会怀疑是我弄的。”

  “……”赵幽蓝轻笑一声,压低声音,“那你就让别人动手,比如江夏……”

  “……这是什么药?如果查出来的话所有矛头都会指向我,因为江夏没有动机……”

  “这个你放心,保证警察查不出来,你照常去你的美国,走之前让他吃下就可以了,然后姚璟出事,你再顺理成章的回来,所有的一切就都属于你了!”

  赵幽蓝的眼睛热切的看着徐瑶,想到那个时候的画面,她快意的扯着嘴角,吃吃的笑了起来。

  “如果……”

  “没有如果!”

  赵幽蓝提高音量打断了徐瑶,“他死了所有的一切就都是你的,他如果活着你什么也得不到!”

  徐瑶沉默了。

  “你恨他?”

  “恨?不,我只是想看他凄惨的去死,把他所在乎的一切都破灭给他看,最后让他尝尝我那时众叛亲离的滋味……”赵幽蓝笑的云淡风轻,微微眯起眼睛,遮住了眼中的神色。

  ☆、呵呵呵呵

  “恨?不,我只是想看他凄惨的去死,然后把他所在乎的一切都破灭给他看,最后让他尝尝我那时众叛亲离的滋味……”赵幽蓝笑的云淡风轻,微微眯起眼睛,遮住了眼中的神色。

  “乖乖听我的话,这个时候心软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

  徐瑶整个人都有些沉寂,她低着头,时间悄悄流逝,好像过了几分钟又好像是几秒钟,赵幽蓝的姿态依旧闲适,好像不管徐瑶做出什么打算她都不在意一样。

  终于,徐瑶抬头问:

  “那你想要什么?”

  徐瑶的这句话仿佛打破了什么,气氛突然就微妙的寂静了起来。

  赵幽蓝笑容微敛,撩了撩眼皮看她。

  半晌才懒洋洋的道:

  “你成功了,姚璟去死,这就是我最大的奖励。”

  徐瑶眉头微扬。

  “我不信,你想要什么?”

  “……”赵幽蓝没有说话,冰冷的眼神审视的直视徐瑶。

  徐瑶倔强的回视她。

  赵幽蓝收回视线,点燃手中的烟,狠狠的吸了一口。

  “让我最后见姚璟一面,然后把江夏交给我。”她阴冷的说道。

  徐瑶放下心,脸色缓和,点头。

  “好。”

  然后这里就彻底沉寂下来了。

  气氛并没有因为两个人达成一致的共识而和缓,相反还彻底凝固了,从徐瑶开始追根究底时的僵硬到了现在几乎是格格不入的凝滞。

  两个人也没有心思叙旧,徐瑶倒是还想要再说些什么,可是赵幽蓝没有给她这个机会,等到赵幽蓝将手中的烟吸完,她将桌子上的烟灰全部粘到纸上,捏成团,扔给了徐瑶。

  “到路上扔远点。”

  徐瑶微张的唇抿了抿,攥紧了手中的纸团。

  赵幽蓝不耐的拧眉,靠在沙发上朝着徐瑶抬高下巴,“你还不走?”

  徐瑶心脏颤抖了一下,拧眉,指甲狠狠的掐进了手心。

  “……”

  赵幽蓝淡淡的看着她,褐色的眼睛像是两枚玻璃球一样不带丝毫个人情绪。

  徐瑶为自己心中想的感到耻辱,她冷冷的看了赵幽蓝一眼没有说话,顺手拿起了沙发上的包,又走到她面前拿起她手边的墨镜戴上,转身就走。

  等到大门砰的一声被关上,赵幽蓝才缓和下脸色,终于忍不住从喉咙里迸发出了嘲讽的笑声。

  她的眼睛冷冰冰的看着大门,半晌才收回视线,不屑的嗤笑。

  “果然是姚璟教出来的种……”

  ——

  走出赵幽蓝这座别墅的徐瑶没有试图呼叫观光车,她被墨镜遮住的脸完美的隐藏了她所有的情绪,外人只能只能看见她尖俏的下巴和她抿的死紧的唇。

  她拿着手提包的手攥的死紧,因为那包被赵幽蓝亲手交到她手中的纸包此时正安安静静的躺在里面,而她的另一只手里面也正攥着那团代表着她到来痕迹的纸团,以及可以拆穿赵幽蓝虚伪假象的烟灰。

  一个可悲的女人……

  她这辈子可能唯一做的一件好事就是当年爬上了姚璟的床然后生下了她,而不是在一个可笑的“金主”的床上怀上她。

  徐瑶充满嘲讽的想着,现在她的脑子一团乱,除了反复的执着的揪住赵幽蓝,她不知道她停下思路之后会不会愤怒的将手中的包连同那个可笑的纸团一起顺手塞进垃圾桶。

  就如同雪上加霜一样,一想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