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真相(1/2)

加入书签

  “这件事,我们便从宋家管家死后说起。”越离殃慢慢说道,“宋家管家被王其派人杀死,此事不假,后来马家被大火烧毁,本来在下也怀疑是王其所为,包括宋家管家之子之死。”

  “此事激起在下愤怒,于是寻王其报仇,结果被诬陷,同时宋惠也被陷害,我两人同时被打入深渊大牢。”

  “后来王铭死了,蔡末失踪了,在下当时便开始有些怀疑国主,紧接着,多枫死在房间内,当时在下便觉乃是国主所为,可是发现国主也受伤,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后来黑衣人出现,商立被感染,后被越漠两人杀死,在下觉得,当时那黑袍人应该便是失踪的蔡末,在下推测,王铭被杀死时,想必蔡末无意中看到,也不知道他是怎么逃过一劫。”

  “大殿中,国主遇到行刺,众人护驾,他们可不知道,那酒中有离婚草,此草若服用不多,倒无性命之忧,最多只有至幻之效,可惜我与碧兄喝下的酒,却是一种**物,想必下药的人知道,那小剂量的离魂草,对我俩并未有什么效果,所以才变为**物,而事先能知道我与碧兄就坐的地方,想必只有国主一人知道吧?因为那坐位可是国主安排的。”

  “既然是幻觉,为何众人能同时看到刺客文学行刺国主,这一切,归结于大殿之上的水晶,当时水晶折射下一道影子,众人误以为是刺客,要知道众人是在服下有至幻的酒后才看到刺客的。请问。国主又是为何能看到刺客?国主的位置。可并未有影子投下,而且国主还指着刺客逃走的方向,难道国主也产生幻觉了?而且这幻觉也未免太过虚假了吧?”

  “后来我与碧兄碰到一名黑衣人,他丢下一具尸体,尸体乃是蔡末,黑衣人顺着密道逃走,一看,他便是对这皇宫的构造十分清楚。记得国主说过,这皇宫乃是为了避免血族危机所建造,身为国主,自然应该对里面的机关有些了解。”

  “最重要有一点,凭此点在下可证明国主是那血族之人。”越离殃斩钉截铁道。“当初在下检查受害者的尸首时,他们脖颈处的血液,均是来自同一人,当日在下检查国主之时,还以为是那凶手之血,现在一想。其实那本就是国主殿下的血液,只要国主殿下滴下一滴鲜血。在下便知道真假了。”

  “不必了。”玉婵月神情苍白,好似有许多心事。

  “难怪当日在下觉得你的伤口和别人有些不同,现在一看,应该是国主殿下用手指所致。”越离殃道。

  “的确,这一切都是本皇所为。”玉婵月承认道。

  “那你也是那血族之人?”越离殃质问道。

  “此事说来话长。”玉婵月叹息一声。

  “那马家可是被你烧毁?”越离殃问道。

  “是的,还有王铭,也是被本皇所杀,当日被蔡末看见,本来想要杀他灭口,可是下人闯入,本皇急忙逃去。后来借大殿一事,本皇从密道中,寻到蔡末,于是将他杀死,本来想以此结束,可还是被越使者注意到了。”玉婵月道。

  “唉!为何你要这般做?在下觉得你心地善良,不像那大恶之人,难道只是为了争夺回权利?”越离殃问道,在除掉血族之人前,先要问清一下缘由,以免错杀好人。

  “其实夺回权利,也是一点,最重要的一点,是为了保全我族。”玉婵月解释道,“若是凭现在的我,定是无法下手,这一切还得从另一个‘我’说起,越使者还记得本皇之前为你所说的皇室之事么?”

  “略有些印象。”越离殃道。

  “当年,二哥为了一名血族女子,杀了父王,大哥与四哥追到血岩洞窟,从此杳无音信,起初,我本信了奶娘的话,可是后来才知,事情并不是那般的。”玉婵月道。

  “有一日,本皇沿着密道来到一个奇怪的密室外,一番摸索后,终于将那密室的门打开,你知道本皇在里面看到谁了么?本皇看到二哥了,他与一名女子被绑在铁链之上,二哥告诉了本皇事情的缘由,原来,父王当初无意中获得了一本秘法,他为了那至高的力量,为了那长生不老,于是暗中设计,抓获了九十九名血族之人,父王将他们的血液抽干,然后注入一个小池中,父王浸泡在池中,七七四十九天后,父王秘法大成,然后父王喝下了池中的所有血液,最后,父王嗜血成性,每天晚上,都会有不少守卫失踪,几日后,便发现到处都藏的有干尸。”

  “二哥暗暗查明此事,最终查到父王头上,二哥将此事告知了大哥与三姐和四弟,几人一番查证后,相信了二哥的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