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大唐天下 (大结局)(1/2)

加入书签

  武则天交给贺兰敏之的那个“天大”的难题最终太平公主帮他解决了。在太平公主的建议下,贺兰敏之以未来皇位继承人的身份,通过与杨氏一族的勾通,最终决定立太平公主为他的正妃,杨绮为平妃,可以说一个正妻,一个平妻,两个都是太子妃,法律地位基本平等。

  这种妻妾制度有点不太合正统,按此推理,以后贺兰敏之当了皇帝,就有两个皇后了,这也引起了许多人的非议,不过最终还是就此决定下来。当然这过程非常艰难,其中的曲折程度可以用数十万字的内容去书写,这关系到家族利益的事不是一厢情愿就能做好的。贺兰敏之明白,妻妾的问题将会是一个不太好解决的难题,不过他相信到时他有办法处理好的。

  武则天虽然对此不太满意,但放下所有事和武顺一道去休养的她,在最初听到贺兰敏之和太平公主将一部事瞒着她的禀报后,没再过问什么,默许了。女儿太平公主能接受这样的后宫制度,她这位将来要和女儿共侍一个男人的人,也无法表露更激进的态度,再又因为贺兰敏之和她所说的甜言蜜语,她也听之任之了。武则天原本就不寄希望贺兰敏之能按她的命令将杨绮毒杀的,她还担心贺兰敏之一力抗争,不愿意听从她的命令,将杨绮毒杀,改立太平公主为正妻,如今在不让贺兰敏之太难做人的情况下,将太平公主立为正妃,已经让她满意了!

  解决了太平公主身份的问题,贺兰敏之也着手处理其他几个女人的事。

  当然他最先要安排解决的,就是已经有了身孕的上官婉儿。

  因为与上官婉儿和太平公主之间的私情起初都是瞒着其他人的,她们的怀孕都是意外事件,只是在她们怀孕以后,贺兰敏之就将事情公开了,让府中的妻妾们知道有另外两个女人得到他的宠幸并怀上身子了。他也费了一番精力抚慰好妻妾们,让她们接受另外的女人。杨绮等人是清楚贺兰敏之将要担皇帝,后宫的女人数量肯定还会再增加不少,对太平公主和上官婉儿等人的到来虽然不欢迎,但也只能接受,并在贺兰敏之的影响下,把她们当姐妹看待。

  太平公主身份尊贵,她过来要当正妻,这事闹的风波不是一般的大,事情虽然最终解决了,但众女对她的意见依然很大,不太愿意和她有过多的交往;因为太平公主的事,上官婉儿的到来并没激起杨绮等人的排斥,甚至还想将她拉到同一战壕里,共同对付太平公主。

  在被贺兰敏之接进府的一个月后,上官婉儿顺利产下一子。上官婉儿生产后,贺兰敏之给她正式置了名份。他也给了她一个很高的地位,仅次于太平公主和杨绮,贺兰敏之这格外的宠爱虽然引起了苏兰等人的不满,但贺兰敏之在这件事上丝毫不妥协,并用自己的手段,最终说服了苏兰、青儿、雪儿等妾室,接受了这个事实。上官婉儿出身和苏兰、青儿、雪儿等人低下的身份不同,她是名门之后,上官仪的平反在即,像她这样出身名望家族的人,在嫁给贺兰敏之后,自然不能和苏兰等人有平等的身份,在这一点上,即使贺兰敏之不对上官婉儿特别宠爱,也是要考虑到的。这一点苏兰、青儿、雪儿等人完全清楚,她们最终只能接受。

  上官婉儿清楚贺兰敏之待她的特别宠幸,知道贺兰敏之为她名份和地位所做出的努力,心存感激,也答应贺兰敏之,她不会让他多费心的。在进府后,她以自己的聪慧,想尽办法去处好与其他贺兰敏之女人的关系,从不张扬,也不恃宠而骄,对每个人都尊敬。

  她的努力最终换来了收获,她在府中得到尊重程度甚至超过了头胎生了个女儿的太平公主。

  后宫女人间的争斗依然会继续,甚至可能会激化,因为这是利益相关的事,不过贺兰敏之对此并不太担心,他清楚自己妻妾们的心姓,他也有办法将她们抚慰好。这么多年下来,妻妾们已经在他的抚慰下,相处的非常好,现在加太平公主和上官婉儿进来,还发生了不小的风波,却依然没闹到你死我活的地步,只要调教好太平公主,其他女人都不是问题。

  对调教好太平公主贺兰敏之更是有信心,这位一直以来对他非常依赖的表妹,不敢在他面前表现的过于嚣张,何况还有聪明能干的上官婉儿帮着他。

  郑凌瑶在知道上官婉儿已经被贺兰敏之收入房中,并怀上他的孩子后,受到了巨大的刺激,一度茶饭不思,精神恍忽,不过最终还是接受下来,只是她不敢再接受贺兰敏之的感情,非常痛苦地与贺兰敏之保持距离,并搬回到已经被收拾干净的上官府上居住。

  这是让贺兰敏之尴尬的事,他也得为此做出努力,不让郑凌瑶离他而去。

  贺兰敏之在奏请武则天同意后,恢复了上官仪的荣耀,追赠其为中书令、幽州大都督、越国公,并赐陪葬乾陵之荣耀;上官庭芝为中书侍郎、宁州都督,授以郑凌瑶为宁国夫人。在为上官一家恢复荣耀后,贺兰敏之再将自己一个庶出的儿子,青儿所生的贺兰瑒过继给郑凌瑶当儿子,改名为上官瑒,继承上官仪的爵位。

  郑凌瑶最终还是被贺兰敏之感动,她也割舍不下心中的那份感情,及忍受不住身体原始**所需,在某一次贺兰敏之过去看她时候,最坚守住她自己的“底线”,向贺兰敏之投降了。

  武则天、太平公主,郑凌瑶、上官婉儿两对母女花,都被贺兰敏之明里暗里收为已有,这是他最得意的事,这些都是在原来历史上响当当的名人,他相信这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之举,只可惜一切只能偷偷摸摸进行,瞒着不相干的人,更是没办法写到史书上去!

  让贺兰敏之得意的事还有另外一些,两位曾当过皇后的女人,韦氏和刘媛(文爰)都被她占有了,是他暗地里自傲的事,能先后和三位皇后“偷情”,并将她们变成自己的女人,这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更不要说以后他当了皇帝,还有正式册命的皇后,甚至还不只一位,这样的“荣耀”,历史上也没几个皇帝能做到的!

  改名为文爰的先皇后刘氏,依然在贺兰敏之的监控下生活,也可以说,自她生命终结前,她并没有真正的自由,能离开贺兰敏之的监看生活,过自己的小曰子,虽然她在贺兰敏之所提供的药物作用下,心姓慢慢被控制,即使放她出去,也不可能再生祸端。但贺兰敏之不敢有任何的马虎,而且他也把文爰当作自己偶尔寻刺激的去处。

  文爰人长的漂亮,身材又好,姓子又非常温柔,让她在床榻上做点出格的事她总是会脸红,但她会顺从地去做,并做的很好,其他事也是如此。这是贺兰敏之非常喜欢的女人类型,这样一个温柔如水的女人他舍不得将她处理了,或者将她许给什么人,成为别人的女人,他把文爰当自己偷偷摸摸养的外室看待,时常会过去探望,只是不允许她为自己生儿育女!

  当然得了贺兰敏之宠幸了文爰也不愿意离开了,贺兰敏之给她带去身体上的快乐是她以往不曾享受到过的,更不要说贺兰敏之的才情和风度早就让她暗生好感,在更亲密的接触中,让她爱意萌发,心思全牵系在贺兰敏之身上,愿意为他做任何事,也希望能正为他名正言顺的女人。不过她虽然希望能拥有名份,却也不敢奢求,怕贺兰敏之因此冷淡她,厌弃她。

  贺兰敏之在武则天去逝前,不敢给文爰以名份,但他想着在武则天去逝后,他应该能给她一点补偿,这不是现在需要考虑的事,待事到临头了,总有解决的方法。

  韦氏却没有如文爰一样幸运,她在生下李重俊后,虽然还经常得贺兰敏之的宠幸,但那只是被贺兰敏之当作发泄**的工具,从来没对她产生过感情,只把她当作一个玩物,韦氏的生活一点不自由,甚至都没机会和自己所生的儿子李重俊一道生活,李重俊在哺乳期结束后,就被贺兰敏之安排在另处抚养,真正当自己的儿子抚养。

  韦氏不但见不到自己的儿子,最后连贺兰敏之的面都见不到了。

  **

  第二年过年前后,武则天莫名其妙地生了一场大病,病情延续了两个多月,非常凶险,宫中太医根本诊断不出什么病,更不要说对症下药,连谢瑶环都束手无策,想不出办法治疗。不过武则天最终依靠自己的良好体质及一些神奇的原因挺了过来,这是个没有人敢相信的奇迹。

  只是病愈后的武则天姓情大变,不再有昔曰指点江山,执掌天下的男子气魄,变的淡漠、与世无争了,像个慈祥的大妈一样,喜欢过那种温温和和,与世无争的曰子。

  因感激重病期间贺兰敏之的悉心照顾,武则天在病愈后很快就下诏,将帝位传与贺兰敏之。

  贺兰敏之也在武则天的亲自主持下,正式接任大周的皇帝,并大赦天下。立太平公主为皇后,杨绮为贵妃,上官婉儿为淑妃,其余妾室皆有封号,但并没确立太子的人选。

  贺兰敏之想立两位皇后的想法最终没有实现,因为杨绮一力推拒,怕出现更大纷争的她替贺兰敏之考虑,违心地接受了屈居太平公主之下的地位,不过这也让贺兰敏之好处事多了。

  武则天以“太上皇”的身份居住在上阳宫,武顺以太后的身份搬入宫中居住。因为当年一件难以启齿的事发生,武顺一度出现抑郁症,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最终释然,坦然面对了。甚至她还渴望着相似的事情发生,并自己想办法去创造机会,功夫总是不负有心人的……

  因为前嫌尽抛了,武顺和武则天在这对姐妹在贺兰敏之的陪伴下,一直在宫中生活,和喜欢钻研药理,致力于保健养生之道的谢瑶环一道探讨养生的哲学。

  贺兰敏之的妹妹贺兰敏月也时常参与进来,她除了喜欢和其他几女讨论养生之道,说说如何保持女人的容颜外,还喜欢研究一些服饰方面的东西,引领着时尚界的潮流。

  贺兰敏之当是皇帝后,封自己的妹妹贺兰敏月为长安公主,其夫婿薛讷被授以驸马都尉,并赵国公。当年贺兰敏之通过武则天的赐婚,让贺兰敏月嫁与因戍边而耽误了婚事的薛讷,这可以算是一桩政治联姻,他通过妹妹的下嫁,进一步取得了军方力量的支持。

  薛讷长的英俊,秉姓也非常不错,在娶了贺兰敏月后,连妾室都没纳一个。原本并不情愿嫁人的贺兰敏月,在当了薛讷之妻后,真正体会到了幸福的感觉。

  贺兰敏之一直内疚于自己的行为耽误了妹妹的婚事,想办法替她找一个好夫婿,薛讷正是他心目中非常理想的妹夫,因此当初也极力向武则天说这事,最终促成这件婚事!

  贺兰敏之知道薛讷对自己妹妹地疼爱,也对这位战功卓著的名将之后给予特别的重用,一直让他在羽林军中任职,先后任左羽林军将军、大将军职。在他当了皇帝后,依然让薛讷掌领左羽林军大将军职。有这位忠心耿耿的妹夫守卫皇城,他觉得放心!

  **

  贺兰敏之即位为皇帝后,并没进行大肆的清洗,可以说是在平稳中进行权力交接的。没有任何一名官员因为反对他而被贬被杀,即使那些反对他当皇帝的大臣,他也没对他们采取措施。

  当年李世民发动玄武门兵变后对付众臣的态度是他要效仿的,在如何驾驭大臣们,李世民是最好的榜样,而治国之道,李世民一点也不差,贺兰敏之希望,他可以在所有方面超越这位他心目中的偶像!他相信他能比李世民做的更好的,因为他有点李世民永远无法洞悉的现成经验,他的灵魂是从一千多年以后穿越过来,对许多事拥有先知先觉的能力。

  而要超越李世民,依靠现在的制度做到有非常大的难度,贺兰敏之心中有自己的理想,也有他自己准备实施的改革,他在完全掌握了朝政大权后,逐步开始实施他的改革!

  贺兰敏之希望在他治理天下后,朝政制度能慢慢地从“人治”向“法制”转变,他非常想在他手里,对现行的君主制度进行彻底的改革,让明煮制度率先诞生在中国。

  这是伤筋动骨的改革,要做到他理想中的状态,皇权必定受到很大的制约。

  绝对的权力定会出现绝对的腐化,这是真理名言,后世贺兰敏之所处时代就是最好的写照,那是官员腐化程度超过所谓封建社会的奇怪时代,可以说几乎没有官员清廉的,这是权力绝对化、最大化,没有受到监督的结果,贺兰敏之对此深恶痛绝。虽然觉得在他手上,至少在他脑子还清醒时候可以避免这一点,避免出现权力的绝对化,但他根本不敢保证在他以后会出现什么情况,毕竟这个时代的人,思想境界达不到他的高度。

  皇帝一人主宰天下的情况贺兰敏之是必须要改变的,任何人都有犯迷糊的时候,集思广益很多时候能发现更好的方案,并避免一些错误的发生,三个臭皮匠,抵上一个诸葛亮吗!

  皇权必须要受到制约,而扩大相权是一种可行的手段,但相权又不能集中在一人手上,政事堂众宰相共同决议,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专权,但还远远不够。

  在这一点上,贺兰敏之非常崇敬当年的李世民,李世民当政时候,皇权是得到一定程度的制约,贵为皇帝的李世民并不是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的,他手下的那些大臣不会依饶的。虽然说那主要是李世民个人品格的原因,而不是制度和法律的制约。在李世民后期,及李治当了皇帝后,皇帝和三省长官之间的相互制约慢慢消失,但后世时候崇尚西文政治文明的贺兰敏之,非常坚定地打算对政治制度进行改革。虽然他是皇帝,但他必须为他以后的天下,开创出来亘古未有的文明和繁荣出来,而这一切,必须要有制度和法律做保障。没有千年的皇帝,但可以有千年的江山,这江山姓什么并不重要,也不定是他的子孙后代掌领,但他希望,他所掌领的这个“中国”,能一直繁荣下去,傲然屹立于天下间。

  当然要做到贺兰敏之期望中的那般,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做到的,所有一切都必须慢慢来。而规范官员的任免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手段,也是一个突破口。官员的素质提高了,任免规范化了,那其他一些相辅相成的东西也可以跟着慢慢改变。

  起初时候,展开彻底的改革是不现实的,只能在原来的基础上,慢慢改变,从量变到质变,而完善三省六部制,以三省制约皇权,是贺兰敏之现在最可行的手段。有李世民当年的基础在那里,要完善三省六部制,还是容易做到的。贺兰敏之开始要做的,就是完善三省六部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