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交代(1/2)

加入书签

  大周411年,四月初十,薛府。值得您收藏?。。

  时隔快二个月了,薛耀溪被封王、沈璇被封护国长公主的热潮终于冷却了,如今的薛府总算是恢复了平静。

  书房内,沈璇放下管家呈上来的账本,揉揉有些发胀的脑袋,喝口茶、缓解缓解。

  半柱香的时间后,沈璇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声音缓缓的响起,“三位小主子呢?”

  “回夫人,云舒姐姐带着三位小主子出府了。”听到询问,丫鬟雪雁忙出声回答道。

  随着时间的推移,沈璇身边的丫鬟也换了,如今的雪雁、紫鹃、珍珠和琥珀成为了她身边的四大丫鬟。按说如今的情况,本应该称呼沈璇一声王妃或者公主,但薛耀溪和沈璇却没有让人该称呼,依旧是老爷、夫人的叫着。

  听到雪雁的回答,沈璇不再询问了,心里明白定是小女儿薛奕欢挑拨着哥哥和弟弟,然后缠着云舒带她们去大街上闲逛。

  自从大周406年的春天,薛耀溪接了皇命之后,夫妻二人就一直在京城之外的各州、府、县、、等地巡查,只有每年过年时回趟京城与家人团聚。为了不让孩子们的童年中失去父母的身影,薛耀溪和沈璇走到那里都是把三个孩子带到那里的。好在因为沈璇私下用灵水给三个孩子调养着身体,几年之内他们也没有因为在外的东奔西走而弄出生病的问题。

  如今回到京城定居,薛奕安、薛奕欢和薛奕康看到京城的繁华,定是看什么都好奇。尤其是薛奕欢,一有时间就缠着府里的人带她出府。

  “娘、娘。”几声清脆孩童的叫声,打断了沈璇的思绪。

  一阵跑来的脚步声传来,没过多久,书房门被推开,前后紧接着跑进来三个五六岁左右的孩子,最前面的是薛奕欢、后面的是薛奕安和薛奕康,最后面是双手都拿着零嘴的云舒和花好月圆三个丫鬟。

  看到三个小家伙,沈璇脸上挂上了笑容,满眼都是母爱的看着他们。

  “跑那么急干嘛,过来,娘亲给你们三个擦擦汗。”沈璇从袖子中掏出手帕,语气温和的对着三个孩子招呼着。

  听到沈璇的命令,薛奕欢身影快速的跑进了沈璇的怀里,示意娘亲给她擦汗。薛奕安和薛奕康的动作则稍微迟了些,如今的年龄,懂得害羞了,二人只是规矩的站到沈璇身边。

  “娘,外面有好多好玩的、有一个大哥哥给我买了好多的东西。”薛奕欢清脆的声音响起。

  听到薛奕欢的此话,沈璇手上的动作有片刻的停顿,朝着云舒那边看了一眼。看到云舒眼中的表情,沈璇若无其事的继续给小女儿擦着额头。

  “娘知道了,你先去一旁坐着喝口水,娘给你哥哥和弟弟擦擦汗。”沈璇给薛奕欢擦完额头,如此说道。

  听到沈璇的吩咐,薛奕欢痛快的走到桌子旁坐下,雪雁忙伺候着她喝水。

  “娘。”看到娘亲沈璇放在额头上的手帕、感受到动作中的轻柔,薛奕安有些害羞、有些孺慕之情的喊了一声。

  因为薛奕安和薛奕康是男孩子,薛耀溪对二人的要求比较严格,一岁后就不准沈璇晚上在带着他们睡觉,三岁时就开始教他们认字,四岁时就开始教他们练武,而薛奕欢这个女儿则是娇宠着。好在有沈璇在旁边时时教导、开解,兄妹三人之间并没有因为父母的“偏心”而生有不满。

  “好了,过去找你妹妹吧。”沈璇擦完之后对着薛奕安说道。如今薛奕安在薛耀溪的影响下,小小年纪就养成了一张严肃的面瘫脸,也就只有在沈璇面前才会呈现出这一面。

  “大哥,快走开,临到我了。”看着薛奕安还不走,薛奕康直接上前把人给挤开了,然后钻到了沈璇怀里。待在沈璇怀里,闻到熟悉的香气,薛奕康满足的笑了。

  自从孩子记事时,薛耀溪这个醋夫就私下和二个儿子“密谈”一番,大致意思就是:身为小小男子汉,要吃得苦中苦,不能够在像妹妹(姐姐)那样黏在娘亲身边了。

  所以一家人相处时,多是沈璇抱着薛奕欢,薛耀溪抱着薛奕安和薛奕康。当然上有政策,下也有对策,薛奕安是个实诚的,但薛奕康却是个小机灵鬼,每次趁着薛耀溪这个父亲不在的时候,就窝在沈璇怀里享受着母爱。

  二刻钟后,母子互动完毕,沈璇吩咐雪雁她们把三个孩子带出书房,只留下了云舒回话。

  看到书房门被关上后,沈璇这才开口说道,“说吧,刚才在外面遇到谁了?”

  “回夫人,小主子们遇上了太子殿下。”云舒如实回答道。

  “怎么遇上的?欢儿所说的大哥哥就是太子殿下?”听到云舒的回答,沈璇语气急切的询问道。

  “是。奴婢今日带着三位小主子出府后,、、、、。”云舒用了一盏茶的时间,把出府后所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听完云舒的述说,沈璇心底有数了,出声吩咐道,“你下去和花好月圆她们二个说一声,今后不管三个小主子如何纠缠,只要没有得到本夫人的松口,就不准带他们出府。”

  “是,夫人,奴婢告退。”云舒应了一声,然后悄然的退下了。

  看到云舒离开的背影,沈璇心底又是一声叹气,为她是亲事而发愁。二年前,薛耀溪暗卫中的一名叫磨白的人,看上了梨落。在沈璇的撮合下,最终二人成亲了。如今丁香她们几个都成亲了,只剩下云舒了。

  下午申时,薛耀溪沾了一身酒气回府。看他这样,沈璇忙打发他去内室清洗一番。官位高了,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的人也上门来交好,薛耀溪最近一段时间总被人拉出去喝酒。

  待薛耀溪走出内室,三个孩子也过来这边等着了。孩子大了,陪在父母身边的时间更少了,为了增加相处的时间,沈璇和大家说好了,每天吃晚饭前的半个时辰,是属于大家彼此的。

  “爹,抱抱。”薛奕欢边所边把小身子冲进了薛耀溪怀里。

  “爹,你回来了。”薛奕安站起身、语气恭敬的喊道。

  “爹。”薛奕康随着大哥和姐姐也喊了一声。

  听到喊声,薛耀溪对着三个孩子眼神温和的笑笑,一家人气氛融洽的相处着。

  晚上戌时,把三个孩子送回房间后,薛耀溪和沈璇这才手牵手的回了房间。没有孩子在身边,沈璇这才和薛耀溪说起白天所发生的事情,把薛奕欢遇到太子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完沈璇的述说,薛耀溪也沉默了,心里想着一些事情。

  “对了夫君,太子今年多大了?当年,他和夫君一起在沙土村解毒时,还是谨王带他去的。”沈璇出声询问道。

  薛耀溪心里默算一遍,然后开口回答道,“算起来,大概也有十三岁了吧。”

  “十三岁了,再过二年就可以选妃了。”沈璇听到薛耀溪的回答,如此嘀咕着。

  “娘子,不用担心,欢儿还小,就算是选妃,也选不到欢儿身上。太子殿下估计是看在之前娘子救过他一命的份上,这才对咱们的孩子比较友好,就当是个小妹妹来疼着吧。”明白沈璇心底的担忧,薛耀溪忙出声安抚道。

  “但愿如此吧。”沈璇出声回答道。提起太子,不免就想起太子的亲爹,如今的皇帝,沈璇继续出声询问道,“皇帝到底是什么意思?给夫君赐了王位,可是那门匾到现在也没有让内务府送来?”

  二个月了,刻有“安禄王府”字样的门匾依旧未送到薛府,这也是薛耀溪和沈璇一直不让下人们改口称呼王爷、王妃的原因所在。总不能门匾上挂着“薛府”的字样,府里却喊着王爷、王妃的称呼吧,尽管这圣旨皇帝已经下达了、不会更改了。

  “放心吧,早晚都会送来,娘子不用着急。”薛耀溪依旧语气平静的说道,对内务府晚送门匾的事情一点也不生气。

  “我不是着急,是生气。难道每个坐上皇位的人,戒备心都那么深吗?看看他给夫君赐的封号,安禄、安禄,安享俸禄,省的咱们猜不透他的用意。”沈璇有些怒气的回答道。

  在外面为当权者卖命了五年的时间,只有过年时才回到京城与亲人团聚一段时间。如今回到京城,却被如此对待,沈璇有些心寒。有些人只看到了皇帝对他们夫妻二人的看重,却没有看到背后的杀机。

  是的,就是杀机。他们夫妻二人在外五年,查了太多的贪官、抄了太多当官的家,还剿灭了一些山贼,得罪了太多的人。如今事迹被公开,他们就会把矛头对准他们二人,沈璇相信,若是有逃过一劫的人,如今暗中肯定在想着怎么报复他们呢。

  “好了、好了,娘子别生气了,不值得。”薛耀溪继续出言安抚着沈璇,把沈璇抱进怀里轻轻的哄着,声音在沈璇耳边响起,“这大概是为帝者的悲哀吧。如今就连谨王,也有意识的疏远了。”

  “其实这样也挺好,以后咱们就老老实实的待在京城,把孩子们抚养成人,看到他们成亲生子,不也是很好的吗?”薛耀溪出言劝说道。

  看到沈璇脸上的怒气淡化后,继续出声说道,“娘子,不是一直想过那种田园舒适的生活吗?为夫让人把郊外的别院收拾出来,若是在城里住的烦了,咱们就去那边住段日子。那里离着娘子的庄子上也比较近,咱们也可以去那里种田啊!”

  在薛耀溪的劝解下,沈璇心底的火气消散了。

  看到沈璇的样子,薛耀溪心里有底了,想起一件想过很多天的事情,出声提议道,“娘子,在给为夫生个孩子吧?”

  听到薛耀溪此话,沈璇抬起头看着对方,出声询问道,“夫君,怎么突然有了这个想法?”

  “之前那几年,娘子一直随着为夫东奔西走,不适合要孩子。何况,当时三个孩子都还小。如今,孩子们都六岁了,若是再有一个孩子,娘子和为夫也可以照顾过来了。”薛耀溪声音带有磁性的解释道,边解释那大手边不老实的在沈璇身上游走。

  看到薛耀溪眼底的炽热,沈璇鬼使神差的点下了头。看到沈璇的回答,薛耀溪把人一把抱进怀里,去了内室。没过多久,房间内就是一片春色在上演着。

  几年过去了,二人的感情依旧如当初那般美满,薛耀溪也确实在遵守着他那“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誓言。在外行走,薛耀溪本身无意识留露出的不凡,每到一个地方或多或少的就会受到一些美色诱惑,薛耀溪对那些女子则直接是无视。除去公务所需耗的时间,他把所有的空余时间都给了妻子和儿女。

  时间又平静的过去了半个多月,薛府这边依旧没有什么大事发生,除了偶尔隔三差五的薛奕欢就会收到太子派人送来的小玩意。看到如此情况,薛耀溪也不淡定了。

  自从那次偶遇太子的事情之后,薛奕安三兄妹就被沈璇拘束在府里,开始学习世家之子女应该学习的规矩。为了磨磨薛奕欢的性子,沈璇特意让青莲带着她学习刺绣。

  对了还有一件值得一提的事情是,田乐乐在某天的晚上进了薛府,在薛奕康本人的认同下,拜田乐乐为义父。

  这天薛耀溪回到府里,把三个孩子打发出房间,然后对着沈璇语气严肃的说道,“娘子,给欢儿那孩子订下亲事吧。”

  听完薛耀溪的提议,沈璇直接愣神了,好半响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出声询问道,“怎么回事?”

  “为夫今天在外无意中遇到了谨王,他特意告诉为夫,太子昨天被皇帝训斥了一番。原因是因为,皇帝发现太子房中摆放了太多不务正业的小玩意。”

  “不会是准备送给欢儿的那些小玩意吧?”沈璇出声询问道,其实心中已经有底了。看到薛耀溪低头之后,沈璇忙出声提议道,“要不明天,我就邀请一些世家夫人上门做客,让他们把孩子带过来,到时候咱们看看?”

  “不着急,亲事可以慢慢的选,只要放出些风声就好。”薛耀溪如实说道。

  第二天,沈璇就给相熟的几家夫人发了请帖,大致意思是,让他们带着孩子来府里、给三个孩子们相互认识的机会。

  接下来的几天,沈璇则带着薛奕欢去一些府中做客。事情要办就要办的快速,不到七天的时间,沈璇和薛耀溪就给薛奕欢挑好了夫家,那孩子是何虞瑶大哥家的嫡二子——何北辰,今年八岁。为了避免麻烦,沈璇把薛奕康有婚约在身的消息也放了出去。

  不知道是不是皇帝得到了消息,在薛府与何府交换婚约信物之后的第二天,内务府就派人送来了“安禄王府”字样的门匾。

  “哎,如今就只剩下安儿的亲事还没有着落了。也不知道十年后,楚王说的话能不能兑现?否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