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页(1/2)

加入书签

  上流社会的标准,婚纱照等于宣传照,该要美丽、优雅,受到众亲友,甚至是媒体的高度赞扬……那张脱序的婚纱照,让夏夫人差点失声尖叫。

  更别说「喜饼」。

  喜饼,上流社会端上台面,是身分的象徵,是财力的证明——夏夫人打开致喜饼盒,几乎昏厥过去。

  赖品柔竟然真的放了……乖乖!

  当时,夏夫人耳边响起的,是贵妇朋友的尖锐嘲笑,久久回荡,恐怕接下来五年内,都将沦为笑柄……

  事后,夏夫人自己掏钱,赶忙订了百盒法国手工饼,补一份给亲友。

  「我完全不用忤逆她,她就被高傲的自尊心打败了。」她下结论。

  「那确实是我妈……最大的弱点。」夏繁木尽可能不笑得太夸张,这两刀砍在他妈身上,一定很痛。

  「虽然婚纱和喜饼……我不是故意搞怪,但结果看来,似乎变成了那样。」赖品柔想佯装一脸苦恼,可是脸上的笑,看起来又坏坏的。

  「婚纱照完全不是你的问题,人,总是有做不到的事嘛。」他替她缓颊,也是实话。

  她是他这辈子,第一个看过……对拍照,这么不擅长的家伙。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连专业摄影师都悲从中来,躲到厕所去偷哭……太唯美的姿势、太虚假的笑脸,赖品柔摆不出来,动作僵硬如机器人——快没电的那一种。

  试拍太多张,也失败了太多张,最后摄影师放弃了,只求她摆出最自然的样子。

  而那张照片,还是夏繁木故意用话激她,跟她说「连稻草人都拍得比你好」,让她不顾打扮美美的,直接送他一脚,被摄影师捕捉下来。

  效果嘛,他挺满意的。

  他喜欢她脸上的光彩,以及挑起眉,不羁的活力。

  至于喜饼,则是她试吃几十家厂商后,还是觉得古早味零食好吃。

  「所以我才说,我这种媳妇,是你妈欺负田先生的最大报应。」她得意洋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