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四十八章 那一剑之引(1/2)

加入书签

  要杀死三名恐惧得都甚至无法移动的孩童,画师甚至不需要用刀。

  然而或许心中还怀着最后的一丝侥幸,或许还想给在场军士造成更大的心理压力,给李安霆这样的将领有更多的反悔时间,所以他将钩镰刀扬了起来,再狠狠的斩落。

  很多站立在最前的军士都闭上了眼睛,不忍看接下来的一幕。

  在前一息,林夕也觉得没有人能够阻止画师,正准备要动用他独有的能力。

  然而就在此时,画师身后的一道墙壁,陡然出现了一个孔洞。

  因为速度太快,所以即便是在这道墙壁和画师之间的许多军士,都没有能够反应得过来,他们只是觉得好像有一条靛蓝色的光,从墙壁里面穿了出来,然后瞬间从人群中穿了过去,到了画师的身后。

  此刻,唯有李安霆和画师这种修行者,才感知得出来,这一道蓦然从墙壁中破出的靛蓝色流光,是一柄靛蓝色的,连着一条细细锁链的剑。

  这一瞬间,画师手中的钩镰刀没有再往女童的脖颈斩落,而是瞬间往后反斩出去,且在他魂力的急剧贯注和包裹之下,这柄钩镰刀也瞬间变成了一柄光刃,一柄承受不住魂力的力量而在飞快裂解的光刃。

  因为已经接近大国师巅峰,已经可以感觉到和圣师之间的差距,所以此刻画师也可以感觉得出来,发出这一剑的人,还不是真正的圣师。

  但他同时也感知得出来,对方的修为,已经远超了自己,几乎就到了圣师的那一个门槛上,如果说他的修为和圣师之间还隔着一座大山的话,那这人的修为,是已经到了大山的山顶,只需要一些下山的时间,便可以成为真正的圣师。

  而且…这一剑,似乎比起真正圣师的飞剑一击的力量还要强大。

  因为即便是真正的圣师,也不可能将所有能够迸发出来的力量,贯注到飞剑的一击之中,然而此刻施剑的这名修行者,却似乎通过那一条细细的锁链,将全部的力量,都贯注到了这一剑之中。

  这一剑,就像是挟着一座山,挟着一个国压来。

  这一剑,给画师的感觉,若是落在他的身上,不会是一个剑洞,而是会将他的身体,全部摧毁成碎末。

  画师想要活下去,所以他才会以杀死一名女童的手段,来逼迫围住他的云秦军队,所以此刻,他也顾不得再杀死那一名女童,只是想要挡住这一剑。

  “喀”的一声闷响。

  画师手中的钩镰刀斩中了靛蓝色的剑身上,然而让画师瞬间浑身僵硬的是,他所预计中的事情一件都没有发生。原先汇聚在靛蓝色剑身中的恐怖力量,却是突然就消失了。

  连着靛蓝色长剑的锁链,却是陡然伸长一般,卷在了他的身上。

  那股恐怖的力量,却是出现在这锁链之中。

  画师的身体,瞬间就凌空飞了起来,被这根锁链扯得发出了骨裂的声音,扯得飞出,狠狠的撞在了这柄靛蓝色长剑刺出的墙壁上。

  “轰”的一声爆响。

  墙壁四分五裂,全部倒塌。

  不等画师起身,就在画师口喷鲜血之间,锁链微微松开,那一柄靛蓝色长剑,却是倏然扬起,落了下去。

  就像是画师之前扬起的钩镰刀一般,扬起,然后斩下。

  画师的头颅飞了起来。

  一股血泉,从他的脖颈之间,喷射了出来,汇聚着魂力,又冲塌了半边已经摇摇欲坠的屋面。

  尘烟和血雾落下之时,惊骇的云秦军人才纷纷反应了过来,有十余人冲上去护住了那三名没有受到任何损伤,只是因为惊吓过度而晕厥过去的孩童。

  所有这附近的云秦军人看到,这倒塌的平房内除了画师的尸体之外,没有任何人的身影。

  他们的震惊的目光继续往前,依稀看到,在隔了一个天井之后的一间平房之中,闪着一名身穿着素色棉袍的安静男子,那一柄靛蓝色的长剑,此刻已经在他的手中。

  一时场中又安静下来,唯有些沉重的喘息声。

  李安霆看着那名不知道何时潜近来,距离画师的尸首都还超过三十步的身体颀长的男子的身影,眼睛不自觉的微微眯了起来。

  对于这名男子,他的心中有着油然而生的最真敬意,因为没有这名男子,今天这三名无辜的孩童必将死去,然而李安霆也是不弱的修行者,他也可以肯定,这名男子方才的一击,和云秦修行者有着很大的差别,尤其是那连着锁链的靛蓝色长剑…这似乎,是大莽的强大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