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43(1/2)

加入书签

  正文第三十九章莫言也会迷惑敌人了

  达塔图转过身,走过去用手轻轻撩动虞芡的长发,而后又放声大笑起来。是张狂,还是无奈?虞芡只觉得全身每一个毛孔都深深的被这笑声震撼着。

  “你,你笑什么?”虞芡望着达塔图,不明所以的问道。

  “你猜猜看”达塔图玩味的一笑,道:“难道你不觉得慢慢的猜我的心思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吗?虞芡啊,你费尽心机,出卖了你的所有。纵然如此,可是我要很遗憾的告诉你,你最终使命也得不到。”

  “你什么意思?”虞芡更加的迷糊,今天达塔图怎么怪怪的,“好,我倒是想听听你有什么高见。世道如今了,你还能指望她会来救你?哼,我已经过她了,她也只不过是一个有勇无谋,而且刚愎自用的人。现在,她正走在一条灭亡的路上,而你的灵国,也将败在她的手里。”

  “是啊?”达塔图依然保持着笑容,“可是为什么我不这么认为呢?按你所说,莫言应该到了,而你看到她了吗?你太自以为是了。我不说莫言她会不会犯傻跑来这儿,即使来了又会怎么样?你以为你真的可以得到他对的你承诺?晴雨大陆向来以实力说话,你不能战胜他,你拿什么来和他讲条件?”

  “我刚才是笑你傻,笑你白痴。”达塔图捏着虞芡的下巴,一字一句的说道:“如果我预料得不错的话,莫言死去的时候,也就是你我死的日子。所以,你还是盼望莫言能好好的活着,不然,你会欲哭无泪的。哈哈……”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我没告诉你,你知道血阳把我带走的时候对我说一句什么话吗?”

  “什么话?”

  “他说,是你的痴傻断送了你的本该拥有的。”达塔图转过身去,留给虞芡一个冷冰冰的背影,“老实说,我对你并没有反感,有时甚至会被你的执着而打动。我曾经想过,只要等灵国安定了,我们会成为幸福的一对的。可是,你的所作所为让我彻底心死了。你知道么,若不是念在那件事上我对你有亏欠,我早就……曾经为你的执着而感动,如今去是因你的执着而感到恐惧。”

  “你,太恐怖了”达塔图深深的吸了口气,心中的那块大石头终于卸下了。而现在,心里唯一剩下的就是莫言一个,慢慢的占据着他的心。

  “原来,原来,原来你……”虞芡的嘴里呢喃着让人听不懂的话语,一步一步的退到门外。如今的她才真正的明白,自己终于是失去他了。不管自己怎么努力,用尽任何卑鄙的手段,也许最终得到的将是一举冰冷的死尸。

  放下了心里的包袱,达塔图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好多。现在,他可以对莫言大声的说:“在我的心里,只有你莫言一个,我爱你!”我是说,如果可能的话,他一定会这么说的。

  虞芡在大牢的门口站了好久,知道夜色朦胧才起身回自己的临时大帐。其实,达塔图说的对,自己这样做真的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吗?从豺狼灵王最近的表现来看,他对自己比以前更加的冷淡,哪怕是在床上的时候,也时不时表现出厌恶的情绪。

  “哼哼,既然回不了头了,又何必回头呢?”虞芡自顾自的冷笑起来,“达塔图,就是死我也要得到你,付出了总要有回报。莫言,不杀死你我死也不休”

  虞芡其实也是很痛苦的,只是她自己走错了路。而在此时,她却仍然不回头,还要一错到底。也许,这是她不甘心吧。

  夜色之下,豺狼大军的主营突然动乱起来,刚暗下来的天色一瞬间被火焰照得通红。豺狼灵大军眼见就要胜利了,加上灵王又带兵攻城去了,所以留守的大军多少有些松驰。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彻底打乱了他们的阵营。

  “相公,给我狠狠的烧,居然敢欺负我主人的相公,烧死他们”火儿在空中一会儿俯冲,一会儿又直云霄,火焰不停的从它的嘴里喷出。

  “好,看我的”火儿的相公可比火儿厉害多了,只见他翅膀一扑,无数的火球便从空中坠落,一拨接着一拨的,火儿它相公“玩”得好不开心,还真有点火烧连营七百里的感觉。

  大帐一座接着一座的燃了起来,整个大军驻地凡是能燃的东西都燃了,而且还以极快的速度向周围蔓延。

  幸亏豺狼灵王怕达塔图逃跑,将其关押在一间土坯屋子里,倒是还没被引燃。虞芡吓了一大跳,想也没有多想,直接转身扑回牢房。

  “相公,你找死啊,小心烧到主人的相公。”

  “娘子,不好,你看个女人将他给带走了。”

  “还愣着干什么啊,快追啊”

  “好,我们追”

  莫言踏上灵车,一刻也不敢耽搁的网王城赶。一边驾着灵车,莫言一边想着之前发生的事情,想来都有些后怕。幸好沧源即使的阻止了,不然真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而且,一想起自己起先的表现,莫言自己都觉得汗颜。都快二十的人了,做事怎么这么糊涂,遇事就冲动。

  沧源说得对,即使自己拥有无敌的力量,而无无敌的智慧,那也只是如同一个疯子,一只笨笨的狗熊。无敌的力量可以抵挡正面的敌人,但却无法抵御在背后放冷箭的卑劣之人。

  几个时辰过后,莫言透过云层看到王城的。可是,王城外面那黑压压的东西是什么?不好,莫言一面让灵车向下滑行,一面暗自聚集体内的魔法。现在已经拥有了完美的魔法,还怕……呃,又犯那冲动的毛病了。

  莫言收起已经聚集起来的量,只是暗暗的开启了魔法区,只要能护住自己的身子就行了。靠近了莫言才看清,王城外面那黑压压的东西全都是豺狼灵战士。现如今,整个王城都被包围了起来,而且围城的豺狼灵战士不下三十万。天啊,王城内才仅仅只有三万猎狗灵战士,还不算伤残的。更恐怖的是,豺狼灵战士还在源源不断的往王城方向涌来。

  本来,依照莫言之前的脾气,要是遇到这样的情况,非得冲上去和那豺狼灵王拼个你死我活不可。可是现在莫言不会了,她觉得这样自己太吃亏了,好歹自己也是女孩子,不该那么主动的。

  看到霍延风和树林两人站在城楼之上,莫言将灵车调转方向,从空中滑向城楼。这个时候,他们必须好好的谋划一番。不然的话,这几十万人一人嘘嘘一下,都能将王城闹水灾。

  霍延风和疏林站在城楼上,看着城外那堕入牛毛的豺狼灵战士,心都快急掉了。这莫言啊,要是有她在,这豺狼灵王何至于这么大胆?

  “延风,我看我们还是做好撤退的准备吧,只要他们愿意,可以再一个时辰之内将王城夷为平地。我想,我们必须改给猎狗灵族留点种子,不然真的就要灭族了。”

  “能跑得出去吗?”霍延风淡淡的说道:“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死战,就是死守。除此之外,我们别无选择。等等,那是……”

  看到莫言的影子,霍延风只觉是产生了幻觉。可是,有这么真的幻觉吗?

  “是,是,是言”疏林抬头之际,莫言已经快要靠近城楼了。“真的是她,她怎么回来了。”

  “怎么回来了?不管怎么回来的,只要回来王城就多了一份希望。”霍延风话音刚落地,灵车已经稳稳的停在了城楼上。

  莫言冲车上跳下来,分别给了霍延风和疏林一个拥抱。并且,莫言若无其事的说道:“二号相公,三号相公,你们好吗?我可想死你们了,来,再抱一个。嘻嘻,亲一个就更好啦”

  霍延风和树林丈二和尚不着头脑一样,傻傻的望着一脸兴奋的莫言,几乎同时在心底嘀咕道:“糟了,她脑子是不是被人给敲坏了。或者,是旧病复发了?”

  “言,你看看下边“疏林直指城楼之下,意思是说,都火烧屁股了,你还发什么神经。然,疏林的话刚说完,莫言却很随意的回答道:“下面,下面的情况我知道啊,正是因为这样我才要和相公们。嘿嘿,亲热亲热嘛”

  “……”疏林无奈的摇摇头,做出一副失望的表情。

  “言,你是不是想……?”看到莫言并不像开玩笑的样子,霍延风便往更深处一想,原来,莫言也会迷惑敌人了。

  “哇,三号相公就是厉害。来,抱一个”莫言扑向霍延风,而霍延风也是很配合的搂住她,两人就在几十万人的眼皮子底下上演了一幕暧昧戏!

  疏林可就慌了,这是什么跟什么嘛,难道还是我的错了?不行,不能让霍延风那小子一人将便宜都给占了。抱了那么久,也该抱抱我的了。

  “咳咳咳”疏林干咳了两声,表示这里还有一个相公在,不要太放肆了,“我说,你们到底在说什么,难道你们不知道他们就要开始攻击了?”

  “你自己看看,二号相公,你真笨”莫言在霍延风怀里娇嗲嗲的说道,“看到没,你娘子我,天才美少女只一下下就镇住他们了。”

  果然,疏林往下一看,也不禁呆住了。原本准备进攻的豺狼灵战士已经解除了戒备,正处于观望状态。

  为什么来势汹汹的三万大军突然会做出如此反常的动作。而且,这次还是豺狼灵王亲自督军,他这是要干什么?疏林上阵冲杀,训练士兵很有一套,可在某些方面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语气有些急,可是疏林的脸上却满是欣喜之色。看来,情况并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糟糕!

  莫言懂事了?

  正文第四十章提出决斗要求

  风狂舞,马嘶鸣,整个王城都弥漫在一股肃杀之气中。城楼上的一万将士皆是战意盎然,而城楼下的两万将士也早已做好了上城楼拼杀的准备,随时待命。许多城中的百姓也纷纷前来助阵,物资武器源源不断的送了过来。

  看着这一切,莫言不禁感概万千。这样的将士,这样的百姓,即使王城陷落了,他们也会死战到底。而再看看豺狼灵那边,虽然人数众多,武器良,占据了一切优势。可是,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厌战的表情,他们已经厌恶打仗了。

  “人,若是连激情都没有了,即使有天大的本事,又能成什么大事?”莫言看着这一切,心中的神算有增添了几分。

  霍延风和树林相视一眼,露出了欣慰的申请。莫言能说出这样的话,证明她已经真正的懂得了“强大”的含义。如此,将灵国交给她,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对了,刚才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一点也没有明白?”疏林走过去,拉着莫言的手,每个霍延风一个好脸色。

  “他们虽然停止了进攻,说不定他们是为了蓄积力量,发动更大的进攻。延风,这儿就交给我和莫言了,你去城里布置巷战。”

  “巷战?”霍延风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微笑,很是轻松的说道:“巷战恐怕是用不上,估计在短时间之内他们还不会发起攻击。再者,疏林你想想,凭他们的实力,我们还有机会和他们进行巷战么?”

  “那你的意思是你不愿去了?”疏林等着眼睛,将霍延风拉到一边,小声的威胁道:“你小子别不识好歹,我这是在帮你。待会儿真的顶不住了,你也好带着莫言走啊。再说,你们都甜蜜过了,我也是莫言的相公,你不能给我独处的机会?”

  “哎,也不知道过了今天,我们还有机会在一起没有?兄弟,成全我一下好不?”疏林望着霍延风,眼眶里弥漫着一层雾气。

  “是啊,也不知道我们还能这样说话多久。放心吧,城内的事情就交给我了”霍延风想想也是,娘子是大家的,自己也不能总霸占着啊。

  “好兄弟,你可以去了”看到霍延风答应了自己,疏林的脸上露出一抹邪恶的笑容,直让霍延风有种上当的感觉。难道我有被这小子耍了?

  当然,在这个时候霍延风是不会和他计较那么多。何况,他本身就没有和他计较过什么。霍延风拍拍疏林的肩膀,然后大步跑下城楼去了。

  疏林正在得意,这下终于可以和莫言单独相处了。虽然现在关键是时刻,只要在不误事的基础上,两人联络联络感情,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吧。再说,该做的准备都做好了,生死就要看天命了。

  “言,我们也来抱……人呢,哪去了?”疏林一回头,却发现莫言不见了。

  “人呢?人哪儿去了?”疏林问身边的一个灵战士,灵战士指着不远处答道:“统领,在那儿呢。”

  “她这是要干什么?”

  疏林一阵眩晕,心跳骤然加速。刚刚还说什么要镇静,一转眼就跑去找豺狼灵王了。疏林对副将简单了交代了几句,哧溜一声,赶紧追莫言去了。

  豺狼灵王乌骧傟倒是颇为享受,带兵打仗都还造了一辆极大的战车。说是战车,实则是如一座无顶的小殿一般。这个“小殿”长宽各五米,上面装饰玉石器械。在中央还有一个特大的摇摇椅,上面用虎皮铺着。

  乌骧傟坐在上面,周围有三四个衣着暴露的侍女在他身上玩弄着。

  因为有了完美魔法,莫言现在也可以不借助外力便可以自由的飞翔起来。哧溜一身,莫言窜到了那个“小殿“之上。乌骧傟走位的战士想要动手,却被乌骧傟喝住了。

  看到这个十八九岁的妙龄少女赫然矗立在自己面前,加上莫言穿的是一套蓝色的神衣裤,身体线条清晰,前凸后翘,引得乌骧傟一直躁动。

  美倒是很没,可是乌骧傟心中还是有一丝恐惧。毕竟,这么多年来还没有人敢这样和自己面对面,何况还是一个十八九的女孩子。

  早就听说了莫言拥有的魔法圈,实力非同一般。刚才乌骧傟就还在疑惑,难道她掌握了完美魔法,不然在这样的情况下,她怎么还会有心思在城楼上霍延风般的亲密。也就是基于此,乌骧傟才突然下令停止进攻。反正灵国就这点实力,还怕了她不成。

  而现在,莫言又突然窜到自己的面前,这不正是说明她有恃无恐了么?难道她真的掌握了完美的魔法?

  乌骧傟脸上时而傲慢,时而纠结的表情,虽然有时只有那么的一瞬间,可还是被莫言全部给捕捉到了。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莫言在心底暗暗的说道。

  “都说你是一个绝色女子,我先前还不怎么相信。恩,如今亲眼见到了,我也就不怀疑。不过,和我的女人比起来,还是有那么点差距的。如果你愿意做我的女人的话,我倒是可以给你一条生路。”乌骧傟虽然有那么点畏惧,他毕竟也不是吃稀饭长大的。要是莫言真的有完美魔法,自己也不一定会输。不过胜算不是很大。

  只要自己将莫言激怒,最好能让他伤心,这样她就无法集中意念,所能爆发出来的威力就会减小。

  如果是以前,莫言倒是会中计,不过现在不同了。莫言和乌骧傟有着相同的想法。起先在城楼上的时候,莫言故意和霍延风在那儿亲亲我我的,表现出无所畏惧的样子。她也只是试试,没想到他还就真的上当了。

  那句话还说的真不错:“越是站得高的人,做起事就会越畏畏缩缩,怕着怕那的。”

  “你要是趴在地上做我的玩物的话,我还不一定会要你呢”莫言鄙视的说道:“像你这样的人渣,估计全身流的潲水。这样吧,我给点优惠,你跪在地上大叫三声:姐,你饶了我吧。我就放过你”

  莫言说这话时,故意装的十分的傲慢。她知道,在这种人的面前你绝对不能示弱,趁他还对自己有点畏惧感之前,要将他心里防线彻底的击溃。

  “你叫莫言是吧?莫言,虽说我生平最爱女人,可我不爱爱自以为是的女人”乌骧傟一边玩弄着身边侍女的身子,一边说道:“女人,总是这么贱的。你看,我要他们做什么就做什么。恩,虞芡就是一个例子,为了让我杀你,她可以献出她的一切。”

  “给你看样东西”莫言自认自己不善于言辞,还是让实力来说话吧。

  说着,莫言抬起右手腕,暗暗的驱动魔法。隐附在她右手腕的魔法圈突然光芒大作,五颜六色的光芒弥漫在这淡淡的夜色之中。

  乌骧傟的身子一僵,心狂跳起来,“她,她真有完美魔法。”

  “怎么,你现在觉得你有几层把握能打赢我?我们之间可只有三米的距离哦”莫言知道乌骧傟受了打击,故意摆弄出一个极为妩媚的姿势。

  “我依然有十层的把握”乌骧傟站起身来,一步步的走向莫言。十成的把握倒是没有,但七层把握是有的。这就要看莫言接着能否控制住自己了。

  “是不是觉得我很帅?”乌骧傟走到莫言的跟前,用手捏着莫言的下巴。莫言居然一点反应也没有,任其任意施为。

  “帅……”莫言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只觉得有一股力量猛然欺辱自己大脑,引得自己春心荡漾起来。这也难怪,在整个晴雨大陆上,也只有乌骧傟会诱惑的魔法。这,也是他花了近二十年时间来学的,为的就是让所有的女人在自己面前都丧失了心智。

  “言”

  对于疏林和没有这样的高手来说,十万大军算不得什么,因为他们拥有可以飞行的魔法。疏林是真的诱惑魔法的,看到莫言陷入其中,一把将她抱过来,顺手就给了他一个耳光。

  刚才乌骧傟只是一味的施展魔法,自己也深深的陶醉其中,本没估计到疏林的到来。眼看就要成功的,却被疏林给搅合了。碍于莫言有完美魔法,乌骧傟不得不慎重考虑,只是将怒气压了下去。

  “帅……个屁”莫言被疏林一巴掌给打醒了。

  “你我都是魔法师,我要和你决斗”按照晴雨大陆上的规则,魔法师之间可以用决斗来解决两人之间纠纷。而今天,莫言要用决斗来解决两个国家之间的事情。

  也就是有了这个规则,莫言才会这么大胆的出现在乌骧傟的面前。

  疏林站在一旁,没有说话。这中时候,自己说了也等于没说,反而会给莫言添累。莫言既然能说出这样的话,自然有她的打算,自己只需要在背后默默的支持就行了。

  乌骧傟其实最想要这个答案,他倒想看看莫言到底有多大的实力。即使自己输了,手下还有百万军队,更还有达塔图这章王牌,怕是没?

  “好,你要是赢了我的话,我就退兵。你要是输了的话,我也不难为你,你做我的女人。再者你要亲自杀了那个……达塔图!哦,算了,估计你没机会杀了,我答应虞芡那贱人,要将达塔图赏给他的。”

  威胁,这是威胁。自己的相公让别人随随便便拿来送人,天下还有比这个更加打击人的东西吗?莫言承认,自己中计了。

  乌骧傟从莫言的眼神里读出了愤怒的情绪,这正是他要的。然而,一件很不幸的事情发生了。就在自己话音落地之时,一个伤痕累累的副将骑着飞豹向他报告:“王,我们受到两只火鸟的攻击,虞芡趁机带着达塔图逃到人类那边去了。王,是否派人和人类交涉?”

  正文第四十一章决斗

  默然听到这句话,心里虽然很是担忧,但也没有表露在脸上。她知道,达塔图和虞芡在一起,总比栽在乌骧傟的手里好。

  现在,乌骧傟或许比自己更加着急才对。没想到,他想借达塔图来打乱自己的心智,可反而被……难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