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8(1/2)

加入书签

  正文第三十二章他的吻

  虞芡走了,没有任何的犹豫。莫言以为,她和虞芡之间的种种就会这么结束了,可是莫言错了。这一切并没有因为虞芡的离开而结束,反而因为虞芡的离开而越演越烈。

  在迈出王大门的那一刻,虞芡看着前方的道路,心彻底的凉透了。达塔图啊达塔图,你终究还是把这句话说了出来。呵呵,既然你敢说出来,那就得去承受接下来的苦果。

  虞芡施展出魔法,向北边飞去。现在,她要开始报复了。她要灭亡灵国,还要让达塔图受尽一切痛苦。更重要的是,绝对不能让莫言那丫头过上一天好日子。

  达塔图被莫言拉到寝之内,整个人被搞得稀里糊涂的。

  “莫言,你这是要干什么?”达塔图看着莫言,询问道。

  “老实交代,你和虞芡之间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莫言一改之前那乖巧的样,这会儿倒像是一个大姐大一般。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

  “我和她之间的事情早已过去了,我不想旧事重提。莫言,如果你是真心的,那么,我没有话好说。但是,你要是强迫自己,那……”达塔图与莫言相对而坐,神情格外凝重。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觉得我是那种会让自己受委屈的人?一下子能得三个夫君的好事,那个女人会拒绝?再说,再说我也不是那么的讨厌你们。”莫言很是认真的说道:“之前我是太任了一些,给你妈添了不少的麻烦。某人的一些话倒是让我明白了许多,所以我会慢慢的改变自己。当然,我也希望你们能真心真意的对我。”说着,莫言的思绪飘飞到那间昏暗的小木屋之内。

  沧源啊沧源,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为什么我的心总会为你隐隐作痛。你到底是来帮我的,还是来利用我的啊。

  这一突如其来的转变,达塔图一时还很难接受。如果莫言提出一大堆条件,达塔图还能接受。可是这,这也太夸张了吧。一开始他们是连哄带骗的,莫言都没有这么直接过,而现在……

  “怎么,你不相信我?”莫言站起身,走到达塔图面前,俯下身,给人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不,那倒不是”达塔图心里总有些不安,“莫言,你就没什么条件?”

  “条件?有啊,怎么没有?”莫言坏坏的笑着,“只不过我这个条件比较特殊,我还得仔细的考虑考虑。”

  “那就好,那就好”达塔图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幸好还是有条件的,不然打死自己也不会莫言会这么的好心。

  “那好吧,既然这样,那我们就赶紧办事吧。”莫言一边说着,一边往寝里那张大床走去,“回来的路上我也看到了一些,战事吃紧,我们还是抓紧时间吧。”

  “我不行”达塔图呆呆的望着莫言,“你可以选择疏林和霍延风他们其中一人,反正我就是不可以。”

  莫言躺在床上,听到达塔图这话,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你当我是什么人?我有那么的随便么?再说,我就是有那么的随便,我也不会把第一次给你这个二手货。疏林那小子模样挺俊的,而且也很听话。霍延风嘛,长相也还可以,就是人冷冰冰的。哎,苦啊,想找一个完美的一点的男人都好难。”

  “这样吧,你马上把他们两个叫回来,先别管那些事了。只要满足了我,到时候我直接去劈了那豺狼灵王,啥事都解决了。”

  “他们马上就到了”达塔图正说话时,只见霍延风和疏林已经急匆匆的从大门冲了进来。

  莫言既然决定要嫁给他们了,那就说明已经接受了他们。只是嘴上没说“我爱你们”而已,一个女孩子家家的,主动说出这些话,多难为情啊。

  霍延风和疏林两人皆已疲惫不堪,看来边境的战事不是一般的紧张。霍延风依然是那副冷冷的样子,看了莫言一眼,然后坐到一边休息去了。

  疏林则是走到达塔图身边,道:“豺狼灵族的进攻越来越猛烈,而且他们之中似乎还有人类的士兵。灵国的大部分草原已经沦陷了,如果……”疏林此时则看向莫言,想说什么,却被达塔图打断。

  “什么都别说了,今晚就大婚。”达塔图站起,满脸的忧郁,“明天我将带领最后一批灵卫士为你们争取更多的时间,希望一切都还来得及吧。”

  听到达塔图的话,霍延风和疏林两人不约而同的看向莫言,就连一向沉默寡言的霍延风都忍不住惊呼一声:“天啊,这不是在开玩笑吧?”

  达塔图只是笑笑,向莫言投去了一个眼神。莫言走到寝中央,道:“谁有心思和你们还玩笑了,一句话,干不干?不干拉倒,亡的又不是我的国。”

  “……”三人都没在说话,各自都有各自的心思。

  由于时间仓促,又是在战乱时期,婚礼也只是走一个过程而已。好在莫言也不是很在乎,倒也没说什么。

  “莫言,将来我们一定会给你补办一个盛世空前的婚礼的。”疏林穿上新郎礼服,连莫言都差点没认出来,这也太帅了点吧。

  “没事,这些只是一个过程,只要你们心里有我就行了。”莫言嘴上虽然这么说,可心里却是在想着,盛世空前到底会是个什么样的场景啊。

  “给”霍延风走过来,将一颗蓝色的宝石递给莫言。

  “这是什么东西?”莫言将那颗小小的蓝宝石放在手心,看不出个究竟,“这个我拿来也没用,你先替我收着,反正你都是我的了。”

  疏林给了莫言一个承诺,霍延风也算是送了件定情信物,而达塔图则是呆呆地站在那儿,心中仿佛有万千心事一般。

  “达塔图,你就没什么要给我的?”莫言有些激动地跑到达塔图身边。虽然这场婚礼是简单了一些,但好歹也是婚礼。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有什么会比这更加的重要。

  “我……”达塔图看了看霍延风和疏林,他们两人皆是用一种期待的眼神看着自己。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你想要什么?”

  “你看着给咯,意思意思总该可以啊”莫言有些小女生害羞的样子。

  “啵”在众目睽睽之下,达塔图俯下身,在莫言的脸上深情款款的吻了一下。“这便是我能给你的。”

  正文第三十三章那点点猩红

  “言,从今晚起,你便是我们三人的妻子了”达塔图扫视了疏林和霍延风他们两人一眼,转眼深情款款的凝视着莫言,道:“不管我们之间过去怎么样,今晚我都要对你说一句:对不起。你本该过着平静的生活,是我让你卷进了这场纷争,我们欠你许多。如果,这一次我们能活着相见,我一定会送你回去的。”

  达塔图说完,偏过头去,不敢直视莫言。他怕自己眼中的泪水被莫言看到,他知道莫言会心痛的。这个女子,从自己见她第一眼起,就已经知道她是一个很心软,表面去很要强的女子。

  “傻瓜”莫言又怎么体会不到达塔图的心意呢,早在小木屋的时候,她就已经想明白了,不然也不会跟他回来。此刻,莫言扑进达塔图的怀里,声音有些哽咽,“既然都嫁给你们了,我又舍得扔下你们独自回去呢?”

  达塔图的脸上流露出欣慰的笑容,紧紧的搂着莫言,道:“有你这句话就足够了,我很容易满足的。言,今晚我就不能陪你了,对不起。”

  “恩”莫言踮起脚尖,吻上了达塔图的唇,“去吧,我会尽快赶过去的。相公!”

  “谢谢!”达塔图走到大殿中央,举起手中的宝剑,大声命令道:“我命令:王城卫戍部队开拔至城外十里处扎营,霍延风的卫士调入王,疏林,王城防务由你全权负责。”

  “那你呢?”疏林抓起宝剑,走到达塔图面前,“你就这样去?好吧,王城的安危是很重要,那就让我陪你去吧。”

  “不行”达塔图断然拒绝,道:“疏林你的责任不在只是护卫王城,更重要的是你还要训练言的实战能力。把言交给你和延风我才能放心。”

  “保重”霍延风一向不怎么多说话,此刻也只是说了这么两个字。可他的眼神却将他内心的情感全部宣泄了出来。

  达塔图走了,整个大殿里的人也散得差不多了。莫言望着那株结满五颜六色果子的树,心里数不尽的哀伤。这个婚礼,给自己的冲击太大了。

  “她能接受吗?”疏林与霍延风站在莫言的身后,同样也是心事重重,他们几乎都闻到了空气中的杀戮气息。

  “能”霍延风很坚决的回答道,“我相信,他不会看错人”

  “我一定能的”莫言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猛的转身,注视着他们俩,道:“既然上天赋予了我使命,那就我要不惜一切代价将它完成。相信我,我能。”

  “我们相信你”疏林和霍延风异口同声的说道,给了莫言无限的鼓励。

  “恩,我一定能打败他的。”莫言用袖子擦干眼角的泪水,强行挤出一抹微笑,道:“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报”一个灵卫士急匆匆的跑进大殿,躬身道:“统领,发现大量的密探在城中的活动,有攻击王的可能。”

  “调集一千卫士,全城搜捕”疏林立即下达命令,而后对莫言和霍延风说道:“言,延风,王的夜晚是平静的,你们放心吧”说完,疏林也准备离开。

  “等等”霍延风抓住疏林地手,有些尴尬的望着他,“这事还是我去吧,这些我还能对付得了。今晚……还是由你陪言吧。”

  “我说你平时办事都利利索索的,怎么你……?”疏林有些怪异的看着霍延风,“那天你不是和我争得死去火来的吗?现在你怎么又……”

  “我……”霍延风一时语塞,转而看向莫言,道:“言,你说我们谁留下吧。”

  “你们都是我相公,不用分那么清的。但是呢,也不要一起都来,以后排个队就算了,大家都有机会的。”莫言莞尔一笑,引得疏林都有些后悔了。

  霍延风也不知道是那筋不对,还想推脱,可疏林早就溜了。

  新婚之夜,本该很是热闹的。可整个王之中非但没有热闹的气氛,反而人人都提高警惕。试想一下,在这样的情况下,新婚之夜怎么能让人放开手脚去做啊。

  莫言和霍延风回到寝是,听雨早已将床整理得整整齐齐的,而且还在床的走位撒上了一些花瓣,幽香扑鼻。

  “莫言姐姐,祝福你”听雨行了个礼,乖乖的退出去,将门关上。

  霍延风呆呆地站在床边,看着莫言躺在床上,愣是一动也不敢动。看着莫言,就像是看着女神一样,可想而不可及一般。

  躺在柔软,且带有阵阵幽香的床上,莫言那颗心噗通噗通的跳个不停。过了今夜,自己就不再是女孩了,而是女人了。十八岁,也许是太年轻了些。不过,十八岁就有三个相公,也挺不错的。

  “你不睡觉了?”

  听到莫言的话,霍延风整个身子猛的一颤,这才清醒过来。看来,自己的确是对女人太敏感了一些,她已经是自己的娘子了。好吧,没什么。

  霍延风缓缓的走向莫言,待到床头,伸手接下红幔。两个人影交织在一起,勾勒出一抹美丽的画面。

  “相公,告诉我,你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要我的?”第二天清晨,莫言看着床单上那一抹猩红,心里多少有些难过。莫言虽然知道现在问这些似乎是晚了点,但她需要一个答案。

  “我知道你心里想的什么,但是我要告诉你”霍延风走过去,俯身轻轻的吻在莫言的额头上,道:“外人多以为我冷漠,对你我之前也是,但是我不会比他们少爱一点,哪怕是那么一丁点。”

  “相公”莫言伏在霍延风的口,感受到了他满腔的热情,如火一般炙热。

  正文第三十四章完美魔法

  两人又在寝里甜蜜了一阵,这才携手走出了寝。正好,在门口碰到听雨,听雨说早餐已经准备好了,让他们一起去吃呢。

  霍延风拉着莫言的手,走在通往大殿的回廊上,心里有一股说不出的优越感。本来他以为,即使达塔图不能和莫言洞房,那也该疏林啊。自己在三个人之中,和莫言相处的最少的,甚至连说话也是最少的,而最后却……

  此时,霍延风那心里,说不出的安逸。只是,他心里也是很清楚地,他们两个之所以这么做,是不想让霍延风被莫言所忽视而已。毕竟,疏林和达塔图要比霍延风懂女人一点,给莫言的印象要深一些。

  而霍延风就不一样了,一向沉默寡言,和莫言接触也很少。既然决定了三男共侍一女,那他们早已将醋意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想到达塔图和疏林地特殊“照顾”,霍延风心里总不是滋味。好兄弟!!

  “相公,你在想什么?”莫言一边吃东西,一边时不时的瞟两眼霍延风。从早上起来,他就能怪怪的,难道是昨晚把他折腾惨了?不会吧,就是要了两次而已。

  “没,没什么……”霍延风猛然的回过神来,亲自为莫言盛了一碗粥,道:“言,从昨晚到现在,你有没发现你的身子又什么不一样么?”

  “坏蛋,那还能和以前一样么,都是女人了”莫言白了霍延风一眼,“平时看你正正经经的,没想到你也是个……花萝卜。”

  “你想到哪儿去了”霍延风被莫言说得脸红红的,是啊,昨晚他的作风和平时是出入太大了。只是,自己刚才就不是这个意思,“我是问你,你有没有觉得你身子有些什么异样。比如,有没有觉得自己浑身特别有力量。”

  经霍延风这么一提醒,莫言倒是突然觉得自己是有那么个感觉。按理说,昨晚折腾得那么厉害,今天应该很疲惫才是,但现在去感觉全身有用不完的力气一般。

  “恩,有这样的感觉。”莫言点点头,道:“难道说我已经掌握了魔法圈里的力量?哇,太好了,太好了……”

  早先达塔图就说,只要破了处,自己就可以掌握魔法圈里的力量。这股力量据说在整个晴雨大陆上都没有几个人能抗衡,那自己岂不是天下无敌了?天啊,莫言简直就要疯狂了,这下看那个什么豺狼灵王还敢来欺负灵国的百姓。

  莫言扔了碗筷,飞也似的跑到大殿后面的开阔地上,她可要试验一下,这股力量到底有他们说的那么厉害没有。

  莫言站在草坪的中央,环视周围,没有发现能和自己对抗的东西。咦,要不要找霍延风那家伙来和自己比试一下?正当莫言有此想法之时,霍延风也跑了过来。

  “言,你这要干什么?”

  “相公,相公”莫言在霍延风的怀里蹭来蹭去的,娇嗲嗲的说道:“相公,我觉得全身好有力量,我想找你和我比试一番,好不好?”

  “不行”霍延风想也没想就拒绝道,“我刚才用魔法查看了你的身子,你体内的那股力量是我不能抗拒的,你现在又不能控制好它,我可不想你给误杀了。”

  “切,我还以为你好厉害呢,原来连我都打不过。”莫言有些骄傲的眯着眼,道:“那现在怎么办,我可是很想知道这股力量到底有多厉害。而且,二号相公不是说了吗,要增加实战经验,不然怎么能提升自己的实力呢?”

  二号相公?霍延风被弄得哭笑不得,那自己岂不是三号相公了?

  当然,霍延风是不能陪莫言练实战经验了,因为他是理论大师。但是,在晴雨大陆上一个真正强大的人,不仅要魔法高强,而且还要理论知识丰富。因为魔法的种类千奇百怪,遇到强敌,那就要靠理论知识和实力来和对方对抗了。

  这,才是成功的最大保障。

  因为疏林去抓密探了,一时找不到实力高的人和莫言练实战。所以,霍延风抓住这个机会,不停地给莫言灌输理论知识。让她彻底的了解魔法,教她在面对陌生敌人的时候该怎么应敌。甚至,霍延风还教莫言万一遇到强大敌手时该怎么逃跑。

  “今天就先教你怎么掌控魔法吧。魔法不是地里种的,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它是源自每个人的心。既然源自心,那就要靠心去控制他。所以,在你想要控制魔法的时候,就必须击中意念,掌控好自己的心。”霍延风耐心的说道:“有时候,在使用魔法时,若不能掌控好自己的心。有可能会使自己力量爆发,但也极有可能让自己死无全尸。”

  “言,我不希望你靠爆发了来击败敌人,因为那样对你有这很大的风险。所以,从现在起,你不仅要苦练实战,而且还要认真的学习理论知识。只有将理论知识和实战经验结合起来,你才能成为一个真正强大的魔法师。那样,才能创造属于我们灵国的完美魔法。”

  “完美魔法?难道灵国没有嘛?”莫言怎么也没想到,使用魔法居然还有这么多的讲究,这么多的道道。

  “没有”霍延风有些遗憾的说道:“至今为止,晴雨大陆上只有一个人拥有完美魔法,那就人类的皇帝。我们灵国因为百姓的教育跟不上,所以,很多人都只有一身蛮力。我当初也是去人类那边学习的这些。”

  “哦,是这样啊。”莫言点点头,感觉自己还是很幸运的,“相公,我一定会练就完美魔法的。因为的比别人高,而且,而且还有你这么一个通理论的相公,还有两个通实战的。我们灵国一定会超过人类的。”

  “言,我去找些灵卫士陪你练练吧。我们的时间不多,要抓紧才是。”霍延风很是担忧,他不知道达塔图还能在在边境抵挡多久。这个王城,也不知道还能坚守多久。一切的希望,都在莫言的身上。

  “不用了,我有办法了。”莫言笑眯眯的说道:“相公,我有一个很强大的伙伴陪我练习的。你在一旁盯着,我要有什么地方不足,你要及时的指出来哦。相公,我知道灵国已经危在旦夕了,你很担忧。”莫言轻轻的在霍延风脸上吻了一下,“我也很担忧的”

  “火儿,出来陪我练练”莫言大叫一声,将躲在花丛中睡觉的火儿给召唤了过来。

  火儿似乎是完全明白莫言的心思一般,在莫言简单的交待了两句之后,便变回那巨大的身子,扑腾起翅膀,掀起一股大风。

  轰

  一股炙热的火焰从火儿的嘴里喷出,从空中直莫言。

  ps:亲们帮忙顶一下咱的另一文:王妃拽翻天。谢谢!!!!!

  正文第三十五章王城危急

  莫言站在原地,两眼光芒大作,右手一用力,那魔法圈瞬间光芒耀眼,一层淡淡的蓝色光晕弥漫在莫言的身子周围。

  “破”

  莫言双手合在一起,又猛然推出,一股强大的力量由魔法的手腕上出,迅速的形成一道弧形,直逼那火焰。

  “轰”

  火儿的火焰和莫言使出的那道魔法碰撞在一起,产生了巨大的冲击力,如炸弹爆炸一般,气浪向四周扩散。草坪上的绿草齐齐的被切了头。幸好霍延风躲得快,不然后果很严重。

  火儿喷出的火焰不但被莫言使出的魔法化解,而且还在化解的同时给了火儿重重的一击。火儿躲闪不及,被气浪伤了翅膀。

  “火儿”莫言看到火儿从空中坠落到地上,大呼一声,“火儿,火儿…”

  会儿那巨大的身子砸在草地上,砸了一个大坑。火儿虽然伤势很严重,但莫言有魔法圈,可以快速的为火儿治伤。

  一会儿之后,莫言收起魔法,站起身来,抹了抹额头上了汗珠。好险,弱不是自己会治疗,火儿岂不是……不过,莫言也有说不出的激动。火儿是谁?沧源那么的强大,依然要畏惧他三分,都不敢和它正面对抗。而自己不但能正面和它对抗,而且还能借力打力的重创它。那岂不是说明自己的魔法天下无敌了?

  嘿嘿

  莫言在心底偷偷的得意了好一阵,见火儿没事了,这才发现霍延风躲在一个角落里正傻傻的望着自己呢。

  “相公,你怎么了?”莫言掌握了魔法圈的实力,走起路来如鬼魅一般,悄无声息,而且速度极快。

  “太强悍了,太强悍了……”霍延风傻傻的看着眼前的莫言,嘴里只是不停的重复这句话。看来,莫言给他的震撼不是一般的大。

  “相公,你都不知道委婉一点,不知道人家会害羞啊?坏死了!”莫言似乎还真有那么点害羞,居然两只手还在不停的揉着衣角。

  本来霍延风是被莫言的惊人表现吓了一条,有点找不着东南西北。可是,当听到莫言这句比较含蓄的话时,如同被冷水浇了个透心凉一般,全身不觉打了个哆嗦。天啊,脸皮入城墙厚的莫言居然也会害羞了。

  “我说的是实话,你的实力至少比达塔图要高出许多。为什么同一个魔法圈,在你的手上就能发挥那么大的威力呢?”霍延风认真的看着莫言,有些担忧的说道:“言,你的实力确实惊人,可是你的实战经验不丰富,你还不能将你自身的实力发挥到极致。你知道吗,其实按照火儿的实力,完全可以和你周旋好一阵,你要想击败火儿,也没有刚才那么容易。”

  “为什么?”莫言刚刚泛起的骄傲之心就这样被霍延风给扼杀了,“难道说火儿是故意让着我的?”莫言说着,恶狠狠的看向一旁打瞌睡的火儿,意思是在说:好你丫的,叫你尽全力,你去让着我,瞧不起我?

  火儿像是看透了莫言心思一般,不自觉的往后退后了几步,不停的摇头。

  “不是火儿没有尽全力”霍延风拉着莫言朝大殿走去,“火儿是一筋,攻击对方的时候不知道变幻,如果遇到比自己实力高的对手,结果可想而知。所以,我要告诉你的是,在任何对手的面前,都不要硬碰硬,哪怕是比你实力还要弱的。因为,以智取胜才是王道。言,你懂了么?”

  莫言听懂了大部分,至于不懂的地方,那就是如何以智慧取胜了。这,也就是所谓的实战经验吧,经历多了,自然就有有心得的。

  “相公,我们不接着练习,到大殿来干什么?”莫言和霍延风到了大殿,有些好奇的问道。因为战事吃紧,王之中的人都忙着做自己的事情,皆无闲暇之人。所以,大殿之上显得有些冷清。

  “在你和火儿打斗的时候,我看到王城之中燃起了狼烟,我想疏林肯定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事。我们在大殿等着,他一定会派人捎信来的。”霍延风背着双手,站在大殿的门口。思绪似乎飘飞到了两军对垒的战场上,“达塔图啊达塔图,你现在怎么样了,怎么一点音讯也没有啊。”

  “相公”莫言依偎在霍延风的身旁,死死的盯着大门口,“也不知道一号相公他怎么样了,希望不要出什么事才好。相公,等我们和二号相公会合了,我们就去帮一号相公好不好?”

  “好”没有风抓住莫言的手,紧紧的握着。在这烽火狼烟的时候,四个人能齐心协力的把劲儿往一处使,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啊。

  “报”

  一个混身是伤的灵斥候跑进大殿,摔打在霍延风脚下,“大魔法师,城内的密探和城外的豺狼大军里应外合,大统领快要支持不住了,王城危急,快……”话还没说完,灵斥候到底而死。

  关键时刻,霍延风召来听雨,让她以国王的命令统领中的事宜。而莫言则叫来火儿,两人爬上火儿的背,飞翔在王城的上空。

  此时的王城已经不再是那个繁华的都城了,到处都是厮杀的场景,到处都是刀剑交织之声。街道之上已经血流成河。

  疏林带领灵卫士,不仅要和城内的密探作战,还要保护那些无力自保的百姓。可恶的密探,居然连百姓都不放过。

  莫言怒气横生,正欲让火儿降落下去时,霍延风拉住她,道:“言,城内疏林能摆平,我们城外的情况。”

  “好”

  城外不知何时聚集了数万豺狼灵战士,一轮轮的进攻已经快要将城门给摧毁了。而城楼上的灵卫士也是死伤惨重。

  莫言大喝一声:“火儿,烧死他们,杀死他们,不要停嘴,烧啊……”

  之间火儿脖子往后一仰,然后猛的一口,一大股火焰随即喷出。火儿的嘴虽然小,但喷出的火焰却是逐渐扩散的,这样杀伤面积则会大很多。

  突如其来的袭击,烧得那些豺狼灵战士措不及防,没几下子就被烧死数百人,其余的为了躲避大火,纷纷后退。

  “言,先杀了那个统领”霍延风指着一个身着银色铠甲,骑着一头豹子的男人,道:“擒贼先擒王,杀了他,这些灵战士才会退却。”

  “好”莫言早就想实实在在的和人厮杀一下了,这下正好是一个机会。待得距离拉近,莫言眼睛一亮,惋惜道:“哎,真是可惜了,居然还是一个帅哥”

  ps:谢谢錵緤,邵博123456两位亲亲的送的花花,么一个。

  亲们,支持偶,欧耶\^o^/

  正文第三十六章初次宰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