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233(1/2)

加入书签

  ☆、12鲜币230疗伤微h

  她为人孤傲,自然不屑於恃强凌弱,是以也同样卸了内力,一板一眼同媸妍比拼起来。

  但她的杀意一招比一招更甚,招式毒辣,招招冲着媸妍的脸庞眼睛而去。

  媸妍先被那凌厉的杀气冲击的後退几步,意识到气势不够,迎头冲了上去,纠缠在凌红绡的影子中,身影时遁时现,如同骨之蛆。

  所有的正面对决都被四两拨千斤抵挡掉,她前世的身手再加上修习移花接木之後的藤萝拂手,使她如同一只狡黠的白狐,完全错开凌红绡的锋芒。

  甘莫离半躺在竹榻上,欣赏着美人对决,琢磨着媸妍的身手来历,越发不解。

  “你!”看着媸妍如同戏耍般的躲避,凌红绡气的面色铁青,提早使出了飞云十八式──她一年前得以面授机宜,怎麽也有了一年经验,就不信这女子几天之间能胜过她!

  媸妍被逼到此步,也少不得试试飞云十八式的威力,眼见凌红绡的雪绡如闪电般弹来,她轻轻空翻,脚步如同水车般在半空行走一个圆周,转瞬就到了凌红绡背後,离她如此之近,她身上浓浓的曼陀香强烈的刺激着她。

  会是她吗?

  凌红绡恼恨,总算冷静了许多,雪绡柔软了几分,飞旋过来,将二人缠住。

  一时二人被交缠在雪绡之中,身姿飞舞,像两只蝴蝶翩迁,你追我赶。

  甘莫离轻轻摇了摇头:小妍的飞云十八式还是过於柔,少了进攻的锐利,这样下去只能躲闪,而不能进攻,实在被动。若不是她的影遁术起了大作用,恐怕早不是红绡的对手。

  媸妍被雪绡卷入近前,她本该借力弹踢过去,这样就算她中招,凌红绡也同样要两败俱伤,可是她要的不是平手,强烈的心绪不宁让她再也忍不住,强硬的解下了凌红绡的幕离白纱。

  凌红绡果然明艳动人,唇红齿白,但是媸妍只看到她唇边一粒刺眼的小小朱砂痣……

  与此同时,凌红绡的雪绡另一端已经攻上她的肩头,她本不是故意的,但是面纱无端被扯落,被羞辱的恨意触怒了她的自尊,手下失去理智,竟然用上了内力。

  媸妍的身子被雪绡震得小退几步,吐出一小口血来。

  甘莫离飞身过去,抱住媸妍,怒目看向凌红绡,眼中是十足的冷意,让人禁不住打一个寒颤,“她不过是好奇要看你一眼,值得你下这麽重的手麽?!”

  他的手掌微动,凌红绡的雪绡已经飞入他的掌中,他掌心往前一送,那雪绡往凌红绡心口直直飞去,凌红绡被重重撞击到墙上,眼中是浓浓的不可置信,内伤和心伤叠加在一起,口中吐出大口血花。

  甘莫离不看她,低头为媸妍擦去血迹,“你怎麽样?”

  媸妍微微闭上了眼,不想看眼前那张薄情寡义的脸。

  “我没事。”

  甘莫离冷清的脸和凌红绡孤傲的脸在她眼前不断变幻,最终,情感战胜了理智,她想起了破庙中那个无助的夜晚,无法平静。

  甘莫离感受到她的心绪波动极大,突然猝不及防,被她主动勾住了脖子。

  “公子,小妍受了伤,今晚让小妍留在公子这里安寝,好不好?”

  甘莫离看着她恳求的小脸,她的脸儿那麽美,但她眼中的冷意连她自己恐怕都知道,如何欺骗的了他?

  可是他淡定的脸上,还是因为她伪装的娇嗔而微微一热。

  媸妍心中暗暗恨自己忍耐不住恨意,就在她几乎放弃时,听到他温柔的不可思议的声音,“好。”

  说罢,他抱起她轻轻走进了内室。

  凌红绡瘫倒在地,口的伤痛和心痛交织在一起,但她死死盯着内室,不肯就这麽认输离去。她踉跄着撑着站起,扶着墙壁走向那扇珠帘。

  甘莫离把媸妍抱到床上,看着她皱眉,“你到底想做什麽?”

  媸妍勾住他的脖子始终不放手,“是不是我想做什麽……你都会配合?”

  甘莫离闻言抬头看她,没有说话。

  媸妍眼睛向珠帘外一瞥,突然抓住他的手按向自己的部,一手抓住他的手臂往自己身上一带。

  甘莫离猝不及防,被她一拉扯,整个人压在她身上,又因为她的挑逗而低低喘出声息。

  “你……”甘莫离愤怒的瞪着她,他愤怒她如此不爱惜自己,受了内伤还要这样折腾自己。

  他低头,看到她恳求的目光,突然低低叹息一声,配合地拥抱住她,任她的手指在後背划出一道道撩动人心的痕迹,却小心的支起身体,不压到她的口。

  他的体温从温凉变得滚烫,听见身下女子因为肌肤相接而娇吟一声,他竟然觉得格外愉悦。

  过了许久,他看向脸色酡红的女子,“她走了。”

  媸妍垂下眼睫,将他推下身来,转过脸去。

  甘莫离上前解开她的衣衫,“我看看你的伤处。”

  媸妍突然声音冰冷,仿佛刚才的挑逗都是假的,翻了个身避开,“不要你管。”

  甘莫离一把按住她身子将她双手固定在头顶,有些发怒,“你到底想怎样?”

  “之前你骗我说伤已经好了,我只当你害羞。今天为何逞强去激怒她?”他只当她对凌红绡有敌意,却不料是那般敌意。

  “不用你好心!”媸妍恨恨的咬唇,用尽全身力气挣扎,无奈被他制住,只弄得身体的曲线狼狈的起伏,倒像是在勾引对方。

  甘莫离眼神微暗,再不跟她费口舌,一指点了她的道,将她抱在怀里,轻轻解开她的衣衫。

  她的肌肤雪缎般光泽细腻,触手之下,让人不忍离开,而她肚兜遮挡的丰满更是让他为之沸腾,赶紧将她背部朝向自己,以免自己做了什麽奇怪之事。

  这一看他也忍不住“嘶”了一声,她後背一个大掌印,还有些乌青,不知她小小的身子是怎麽承受了那一掌。

  他先拿药膏为她温柔的擦了一遍,又将她抱在怀前,无奈媸妍被点了,无力坐起,他本能的拿左手撑住她的左肋,却触及一手柔软滑腻的浑圆,霎时心跳快了几拍,差点缩回了手。

  “你……“她有气无力,嘤咛了一声,眼神剜过他,偏偏她无力,那眼神就柔软的有些像娇嗔。

  甘莫离依然冷着脸,其实心里因为那软乎乎的一团而颤巍巍发抖,面上却不表现出来,老僧坐定,“我怎麽了?你刚才也抓着我的手过了,现在我一下又怎麽了?”

  媸妍气的喘气,那边甘莫离也顾及正事,已经运上内力在她伤处活络筋脉。

  不多时,媸妍的内伤已经无碍,那掌印完全消失,只剩下些外伤痕迹,只要再养几天就会无事。

  他疗伤弄得媸妍很是舒服,刚一完毕便彻底软倒在他怀里,有些疲惫,抬眼是他若有所思的凤目。

  媸妍久等不见他解,却觉得口又是一热,他的手突然抓住了她的丰满,先是颤了一下,然後好奇的掂量了几把,随後肆意揉捏,直弄得她像一滩水。

  “你……有完没完?”

  甘莫离面不改色,“这是报酬。”他低头把玩着她的尖,只见那一对丰满饱满多汁,可口娇嫩,实在是入睡手痒必备佳品,心想,果然,除了武功,也是有些同样有乐趣的东西,他竟然从未留意过。但想到这一对儿若是生在别人身上,也难让他有探索的兴趣。

  ☆、14鲜币231重逢

  他见媸妍面如桃花,被他把玩的明明生气却又止不住娇吟,令他下身起了反应,直直抵着她的臀部,一向冰冷的双目燃起熊熊火焰,想要将她燃烧在其中。

  媸妍早已感受到他的变化,她道被制,又想起男人对此事的一贯做法,早已绝望,索软下了声音,施展开媚术,趁势开出价码试探道,“我要你亲手杀了凌红绡,好不好?”

  甘莫离见她如此,竟有些不是滋味,“为什麽?”

  媸妍没有说话,只是放柔了眼神,渴求的等待他回答。

  甘莫离此事却是别有坚持:“她在我手下多年,你若让我赶走她还好,若是杀了她,未免让人寒心了。”

  媸妍一直以为甘莫离冷心冷清,突然意识到,他其实不像看上去那般无情。那他为何当初要始乱终弃呢……

  甘莫离不再看她的裸体,解了她的道,将她置於膝盖上,看她安静的像个小白猫,比方才勾引他时顺眼多了。

  不得不说,甘莫离的自制力在媸妍见过的男人中,要算是最好的了。他虽然有时随心意无礼了些,但果然是不屑於用任何非常手段。

  媸妍歪着脑袋看他,不解其意,“你喜欢我。”

  甘莫离也不否认,“就算我喜欢你,也不会为了你做这件事。”

  他边说,边用手安抚她的後背,好像在给她顺毛,“当然,如果你够本事,我不阻挡你自己去做这件事。”

  媸妍央求道,“那你为我恢复内力,助我运功。”

  她瞥了他一眼,“别说你不知道。”

  甘莫离笑看她,“我还没问你是什麽人,你倒质问起我来了。”

  “那麽你先说说,你是谁?为何有如此深厚的内力?当今江湖上,并没听说过这号人物。”

  媸妍心一紧,爬起来就要穿衣,“不帮算了,我自己走。”

  甘莫离眼里染上怒色,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掀倒在床,“不知所谓,你这样出去,不出一日就会沦为男人的禁脔。”

  媸妍心一横,挤出几滴眼泪,“我就是要杀她怎麽了?大不了谁杀了她我跟谁!”

  甘莫离眼里的怒色如同暴风骤雨,一把掐住她柔嫩的脖子,“你就这麽想跟人献身?不知廉耻!好啊,那麽你今天就跟了我一场,我便听候差遣!”

  媸妍眼睛愣愣的看着他可怕的样子,他凤目一挑更加凌厉媸妍毫不怀疑,他此时若是跟她合体,会将她生生奸死在床上。

  媸妍心中一紧,目光楚楚看着他,肩头刚披好的衣衫随着他生气的动作而滑落,露出圆润的肩头和颤巍巍的尖。

  她紧咬下唇,眼睫轻垂。

  甘莫离迅速将目光移开,“说吧,你同阿绡到底有什麽恩怨?”

  媸妍眼睫颤了几颤,突然问道,“你有没有觉得愧对的女子?”

  甘莫离犹豫了一下,凌红绡是自愿跟着他的,就算他吹毛求疵,也不是他的过错吧?

  “没有。”

  媸妍淡淡一笑,“那我们就没什麽好说的了。”她脸上的温柔不见,像是对别人呢喃,“似你这般冷酷的男人,怎会对女人有愧疚之心呢?”

  甘莫离微微一怔,还没听清,只看见她穿好了衣服,留下一个白色的背影。

  他的确有心要她留在甘泉陪他,他寂寞了很久了,即使是纤尘不染的公子,也想要找个女子陪伴,一起习武练剑,繁衍後代,而他对於制造一个天才基因的宝宝有着格外的热情。

  在他看来,媸妍美貌又天分极好,实在是他最好的造人人选。何况他对她有着造人的渴望。

  而且媸妍让他感到莫名心动,有一种来自骨血的熟悉感,唯一缺陷是,她让他感觉太抓不住,像一个飘魂,而且有时极不听话。

  媸妍慢慢走在花园里,直到走到一处偏僻的园子,跟其他的地方完全不同,这里竟然植树养,布置的像是乡野一般,让媸妍生出一种亲切之感,仿佛在哪里见过,方才的坏心情一下子忘记了。

  那个灰衣男人在窝旁低头浇花,往这边看了一眼,“谁?”

  媸妍站在树丛入口,好奇的看着他。既然被发现了,也就落落大方。

  “听说先生很有才能,是为了寻妻才留在园中?”

  灰衣男人身子一顿,本来不想说话,见她穿着银丝海棠衫,还是不情不愿道,“是。”转身开始给花儿添肥。

  “那麽既然公子已经无法找到,为何你还肯在园中屈就呢?”

  男人认真的将一群撵进窝,言简意赅,“公子为人不错。”

  为人不错麽?媸妍思忖。

  那人似乎不满她说“找不到”,声音有些不高兴,“龙霖这麽大,总还是有机会找到她。”

  他似乎被媸妍的话题搞的很是心烦,突然长叹了一口气,“右护法快走吧,天色不早了。”

  媸妍转身想要离去,突然想起镯子中毒针没了,不由走上前去恳求,“先生可不可以帮我……”

  她停住,突然盯住那张脸惊愕的说不出话来,捂住了嘴巴,豆大的眼泪从眼眶中溢出。

  陈栋看上去依然魁梧沈着,只是相比在山里的岁月里多了一分不再刻意隐藏的气势,即使穿着朴素的灰衣,也无法有人把他当做寻常的山村农夫了。

  认出了陈栋,再联系了那个寻妻的故事,媸妍突然觉得心情难以形容,她这才发现,这个小院的确是当初他们在山中居住的那个小院,只不过因为陈栋又布置了很多巧的小物件,所以她一眼没看出来。

  陈栋先也是被这姑娘的美貌惊了一下,见她突然落泪,“右护法?”

  媸妍掩饰的低了头,自顾自走到院子里,“只是一见先生觉得很像我的一位故人,让您见笑了。”

  她害怕陈栋多问,便急忙蹲下,揩了揩眼泪,对着一个迷你小木马爱不释手,呢喃道,“很可爱……”

  媸妍用尽了气力,使劲掐着掌心,才没哽咽出声。

  陈栋见她欣赏那物事,也很高兴,话便多了起来,“那是我妻子曾经跟我描述过的,说是小孩子学步时爱玩,那时我一直没来得及做,後来,我就按照回忆做了一个。”

  他说到妻子,话又多了起来,指着一辆小轮车,“这是学步车……那时,她也提过的。”

  “是吗……”媸妍有些心酸,“都很好……”

  陈栋感慨,“若是我的娃娃跟在她身边,此时应该有这篱笆这麽高了。”

  媸妍声音哽住,有些变调,“是吗……”想起死去的婴孩,她越发打定了主意,不再告诉他实情。

  媸妍耐心的听着他介绍,每多听一件,心里就难过一分。怪不得这个院子杂乱的她认不出来了,这里摆满了温馨的物件,什麽折叠晾衣架,天然送风器,机关绞机……全都是她新婚时撒娇,曾经说天书一般跟他信口开河“假设”过的东西,没想到他都记在心里,一件件做了出来……

  她边走边落下泪下,不知该说什麽解释自己的眼泪,只能干巴巴说道,“你,真是个天才……你的妻子……真幸福……我听了……都好生感动……”

  陈栋见她感动的落泪,似小女儿心,便觉得可亲,再加上她跟妻子品味一致更加得意,将她当做妻妹看待。

  媸妍叹了口气,时过境迁,发生的事太多了,她已经不单单是从前的甘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