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章师徒对话(1/2)

加入书签

  “吾皇,实乃大才雄才之皇帝也,只是吾皇对于自身的功业操之过急了些许罢了,却被那些天下反贼借此机会以百姓之口反我大隋,实乃最为险恶之人!”

  尚师徒一席话说的忠肝义胆,豪气干云,邱瑞默默的看着尚师徒,眼睛里多了不少繁杂的色彩。

  除了一些的怜惜之外,更多的确是那逐渐升氲起来的亢奋。

  邱瑞是为自己教授出这样一个眼光独到且还忠心耿耿的大将出来而亢奋,怜惜自然是现今的尚师徒只知晓愚忠,却没有更为远大的见识,如果一直这样的话,等待尚师徒的只能是一个死字。

  邱瑞似乎已经看到了尚师徒即将要面临的是什么了,不由又是一声长叹。

  这时,王氏从内屋里出来,见了邱瑞也是盈盈一拜,然后转身似是想朝尚师徒说些什么却又最终没张开口来。

  尚师徒看着自家夫人心中突然的也多了些愧疚之色,但是那一双眼中淡然凌冽的色彩却依旧未逝,这表明此时的尚师徒也已经做好了随时为大隋朝尽忠的决心了。

  王氏幽幽一叹,只得将目光再次望向邱瑞,邱瑞轻轻的朝王氏示意宽心,然后一步步的走近尚师徒,缓缓的道:“将军咽喉之伤可知是何人留下否?”

  尚师徒略感诧异,许是没想到邱瑞会问这么一个问题,这不是明知故问吗还是可以想要羞辱自己的脸面。

  对于恩师的问话,尚师徒虽不解却也答道:“乃是瓦岗小白龙。”

  “将军可知那小白龙是谁否?”邱瑞再问。

  尚师徒不由盯了邱瑞两眼,道:“乃是恩师徒儿,吾之师弟也。”

  邱瑞闻言宽慰的一笑,道:“只说对一半。”

  尚师徒再感诧异,却听邱瑞又道来:“你那师弟不是别人,正是当初你学艺时襁褓中的邱福师弟也。”

  “啊呀,原是邱福师弟!”尚师徒不禁大吃一惊。

  因为尚师徒对于邱瑞的情况可是一直都有着关注,邱瑞深居昌平王府从不见客也不外出,而邱福更是被邱瑞严加管教,也是不离王府一步,后来邱福自己托关系去军营中做了一副将被邱瑞知晓后也是立即就给寻了回来。

  从那以后邱福就再也没有任何的传闻,成为一个长安城中被所有人逐渐淡忘的一个小王爷,对于恩师这样的性子尚师徒是清楚的很,是以,尚师徒一直都没将瓦岗小白龙往邱福身上想,一直都认为是邱瑞另外收下的一个弟子而已。

  “邱福师弟n法已尽得恩师真传,甚至还颇有变通之妙,邱福师弟真乃天赋异禀也。”尚师徒是真心的为邱福感到高兴。

  尚师徒明白,自己也是因为当初只跟随邱瑞学了不长时间的武艺,是以也才没能领会到邱家n的精髓,此时心中也不免隐隐感到遗憾。

  “徒儿。”邱瑞也终于是改变了自己的称呼,端详着尚师徒,道:“徒儿知为师除了福儿之外也就你一个徒儿,若是徒儿能够就此随为师上的瓦岗,以后你们师兄弟联手,定当战无不胜立下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