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45完结(1/2)

加入书签

  第四十三章:崽崽,不要啊

  【敬告各位家长:请不要骂自己的孩子是“小兔崽子”,因为从遗传学的角度讲,这对你们自己是非常不利的】

  尽管潘特助绕了一个弯子,但是,许童童的脑袋又不是浆糊做的,基本是听明白了潘特助的意思,哦活活,师父不好意思开口,让潘特助来帮忙说项了。

  这个吧,师父有那么恐怖的睡癖,她不敢长期待在他的身边,这是一定的,短期一年的话,还可以考虑考虑。

  想到考虑考虑,许童童立马想到了师父锻炼得非常好的身材,和他美丽的容颜,如此的极品,以她这种猪啃白菜的手法,说来还是她赚了,更不用说,一年之后,欠款还清,附赠一套房子,怎么算都不赔本嘛。

  反正,她三十岁了,闲着也是闲着,米有新的男人,说不定一年之后,她有房,还可以搞到一个自愿入赘的男人?咩哈哈~~~

  一切都是美好的,唯一的不美好在于母上大人。

  如果被她知道这种事情,她几条腿都不够断的,并且,要搬出家里,这得找个什么样的借口捏?她想不出哦。

  许童童凑近了潘特助,很神秘地说:“你能搞定一个老太太吗?”

  老太太?

  搞定一个老太太!

  “老太太“三个字瞬间如原子弹在广岛爆炸,同时在潘特助聪明的大脑里炸响,连成一片,响声不断,就像放连环屁似的。

  我艹,搞定老太太,这是世界上最难的事情,有木有!

  现在的老太太,走路上都是大杀器,摔倒没人敢去扶一把,更不要说没有走路上的老太太了,难搞的指数,具体难度参考他娘和表哥他娘。

  莫说一个老太太,就是半个,他也搞不定,如此凶猛的异次元生物。

  许童童见潘特助青红交织的变色脸,她咽了咽口水,表明一下立场,说明自己还是很想和师父那个啥的,无奈呢,他要是搞不定老太太,那就虾米都不用谈了。

  “那个,潘特助,你要是搞不定老太太,这个还钱的事,咱们还是从长计议吧。”许童童想了一个颇为得体的说法。

  “你等等。”潘特助掏出白手帕,擦擦满脑门的汗,脑子转悠好几圈,恁没想出个招来,没有办法,这种事情还是需要求助方大董事长啊。

  丢下许童童,潘特助咚咚跑到了方大董事长的面前,他小声地叫了一声,“哥。”

  别看方大董事长站在阳台上,赏花赏月赏秋香,他的耳朵可是一直全方位竖立,捕捉后方的任何动静,一听到潘特助那声软不拉几的救助声,方大董事长就明白潘特助是遭遇到难题了,难道说,许小菜这丫的,竟然敢拒绝他的收购提议?

  我擦啊,狗胆包天了!方大董事长缓缓转过了身子,侧身,脸沉,把潘特助唬了一跳,哇哦,看着好像地狱里的鬼鬼哦,可吓死爹了。

  方大董事长的小脸没变,目光有如叉子般直视潘特助,“是不是她拒绝了。”

  潘特助的头摇了又摇,“不是啊哥,是老太太出了毛病,你们家的许小菜要我搞定她家的老太太。”说到这里潘特助激动了,大呼不可思议,“哥啊,你说,这得什么样的人可以搞定一个老太太,我不能够啊,你要是行的话,你上阵吧。”

  他上阵?

  方大董事长眼珠子转了又转,\个腿的,又谁见过大Boss亲自出马的?只有在王对王的时候才会出现这种情况,否则,那么早出现,岂不是档次太低了?

  方大董事长不愧是英来的,脑袋拐个弯,主意马上就出来了,他交代潘特助说:“这事你完全可以答应下来。”

  潘特助倒抽一口气,被方大董事长的决定吓得倒退一步,“哥,你还正常吧,不要被美色迷了眼睛啊。”

  说这个话的时候,潘特助真的很想哭了,顿时觉得自己形象高大起来,就像古代那种皇上直言进谏的老臣,当然啦,要他去死一死,他是绝对不可能去死的,嘿嘿,古今有分别嘛。

  方大董事长看潘特助这个样子,就晓得他完完全全是想错了,本不是那么回事。方大董事长非常简洁地抛给潘特助一个答案,“去找聂总,他可以完成攻坚问题。”

  聂……

  聂总……

  啊啊啊,对诶,聂总不就是许小菜她舅舅嘛!

  让聂总出面搞定他姐姐是再好不过的人选了,简直是天上地上绝无仅有啊。

  为什么表哥大人能够想到这种问题,他就想不到捏?

  这完全是水平上的差异,要不,怎么一个是特助,另外一个就成了董事长呢?职位的不同,已经充分说明了两人之间的智力水平差异了嘛,所以,潘特助是很服气表哥的啦,他一向服比他聪明的人。

  找到了聂总,这事儿就好办多了。

  方大董事长决定把自个身上那架子给放下来,不能一天到晚老端着嘛,以后,同床共枕的机会还多得很呢,如果要是把自己放得太高,那会照成两个人之间的差距滴,这点相处之道,他还是懂得滴。

  方大董事长对潘特助挥了挥手,“好了,你去办正事吧,这里我来处理好了。”

  潘特助简直是要热泪盈眶了,表哥大人真是太好说话了,放他去找聂总,他宁愿去找聂总,也不要在表哥和未来表嫂之间瞎掺和啊,因为他老是有一种怪怪的感觉,感觉自己不像是撮合大龄未婚男女青年的红娘,而是像个\拉\皮\条\的,杯具啊,表哥真的不应该提出类似于包\养\二\的包养计划的,太给人错觉了。

  得到表哥大人的特赦,潘特助屁颠屁颠地走了,乐得连“再见”都忘记和许童童说一声。

  而另外一头捏,想到找聂总这事的方大董事长呢,他感觉自己特别,特别nB,怎么就想出来这么巧妙的办法呢,什么叫事半功倍,这就是事半功倍嘛!

  方大董事长霸气侧漏地走到许童童跟前,在许童童害羞得小鹿乱撞的时候,一把将许童童抱住,十分美好憧憬地说:“放心吧,我让潘特助去找你舅舅了,有聂总在,一切都会搞定的。”

  方大董事长说得很认真,但是,许童童不晓得为什么总有一股想要喷笑的感觉,她突然灵光发现了,师父这人其实很喜感啊,情商特别低下,说不定就是因为情商低下,外加睡姿不佳,才让他乏人问津直至今日啊。

  想到这个地方,许童童雀跃了,作为一个作者,她的首要任务就是要深入挖掘生活咩,而师父的种种,正是深入挖掘的成果啊,有一种异常幸福的感觉啵,唉,可惜,既然签订了协议,那么以后,肯定是不能在一起的啦,等她服侍师父一年,得到一套房子也算不错啦,带着他给的房子留个美好的记忆,多么小清新呀~~~呀咩!!!!

  一阵又一阵的幸福感冲击着许童童的大脑,她情不自禁地抱住了师父,来了一个主动的投怀送抱,十分肯定地说:“是啊,有舅舅在,一切都会好的!”

  “那当然,人类已经无法阻止我们了!”方大董事长揽住怀中的胖妞儿,另一手握住她的手,两人双双充满着希望目视前方,在他们俩的眼前,美丽的太阳正冉冉升起。

  潘特助和聂总通了一个电话,双方都十分给力,对话简短而实用就把今后所有事情的基调和大致方向给决定好了。

  “聂总,和你商量个事。”潘特助也是挺会摆架子的人,打电话习惯绕个弯子,再进入正题。

  聂总这人呢,既然能在公司里混这么久,都米有走人,那奏证明他不是一个泛泛之辈,再者,与潘特助打交道那么多次,要是他还不明白潘特助是啥人,那他这几十年可是白吃了那么多的饭了。

  聂总开门见山,绝不绕弯,速战速决,“潘特助啊,你有什么事情,你就直接说吧,咱们别浪费时间,好么。”

  说这个话的时候,聂总其实心里暗暗有了底,这事情啊,十有八九是牵扯到外甥女许童童的。

  “这个……咳……我觉得……咱们俩很有可能要成为亲戚了……”“什么!!!!!!”

  手机另外一端传来惊天的狮吼,把潘特助的耳朵都快嚷嚷坏了,潘特助顿时苦了脸,“咳,聂总,您不要冻啊,不要冻,我也知道这不是一件很人道的事情,把您外甥女羊入虎口,是非常不对的,但是,您要知道啊,这佛之所以是佛,就是因为祂入了地狱啊……”

  “哈哈哈哈……”,潘特助的长串串解释被聂总的大笑声给打断了,“潘特助,没事,我高兴啊,咱家的闺女总算是有人肯要了。”

  “咳,聂总啊,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你姐姐,我未来的姑姑亲家啊。”见聂总如此上道,又如此欢喜,潘特助心里那块大石头总算是放下来了。

  聂总闻言,又是一阵哈哈大笑,放出豪言壮语,“放心吧,一切有我搞定啦!”

  聂总说要搞定,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等许童童跟着公司旅游团队回到家里的时候,她家母上大人就完全同意了许童童搬出去住的想法,直让许童童大呼不可思议啊。

  不过,不可思议的,还不是这里,还在后面,因为……

  终于过上同居生活的方子齐,极度兴奋,为了早日成婚,绑住这个女人,他不惜在套套上,用针戳了n个洞洞。

  自然,这事情就和谐了呗,在同居第二个月的时候,许童童的月经没来。

  许童童胆战心惊,从药店买了试纸回来,一测试,一个可爱的小红线出现啦!

  啦啦啦,她中招啦!!!

  这也就是说,她要产崽了!!!

  想到产崽,许小菜的嘴巴倏地变作o型,好惊悚耶!!!

  第四十四章:师父,我有了

  【师父,我有了,您和白龙马生的哪吒可以靠边站了噗,纯恶搞】

  悲泣,许小菜觉得自己相当苦命,不过是才同居一个月啊,难道老天爷要灭她吗?她要的很简单的,只是一套房子而已,为什么还附带一个娃捏?这不是要填降绝路吗?真的是要是了哦,老天爷一定是跟她有深仇大恨啊。

  要知道当初她可是很想嫁给孙猴子的,所以,有时候会故意不戴套套,最好赖个一举得娃,但是,让她异常失望的是,心想事不成啊,她想要个娃,嫩是没有,这是没有医疗的娃,就这么降临了啊。

  她该肿么办?她不想去流产神马的,毕竟都大龄了咩,要是流产不小心以后不能生育,那奏完蛋了,可是,如果要生下这个孩子,又是异常纠结的事情啊,母上大人那一关暂且不说,只说她负担不起一个娃的费用啊,要老命了。

  坐在马桶上想了半天,许童童完败,她觉得自己真不是想这个的料子,她没有办法解决这么复杂的事情,呃,不如,看看方子齐的意见吧,看看他是怎么说的,一切取决于他的态度啊。

  如果方子齐的意见是留,那就好办了,她就生下这个孩子;如果,方子齐的意见是不留,那么,她恐怕纠结几下,还是会决定剩下孩子的,毕竟是小生命一条,问方子齐要赡养费是最佳抉择。

  许童童把事情的决定权交到方子齐的手上,因而,她“咚咚咚”地跑到了卧室。

  方子齐这会正看电视呢,听见许童童那不同寻常的动静,稍微分了一眼给许童童,“跑什么呢,跑得这么急?”

  说这话的时候,方子齐可没有落下许童童脸上不同寻常的神情,他脑袋转得极快,马上想到自己辛苦戳的东东,是不是终于有收获了?

  心里那点子小惊喜啊,就不用说了,可是捏,不能太表露啊,这许小菜又不是傻子,他要是太表露了,会被发现滴,所以,为了让这个家伙在不知不觉当中继续对他死心塌地,他最好是把自己那股子喜悦给压下去。

  许小菜没有察觉方子齐的心理活动,但是,他脸上有一股怎么也压不下去的喜悦,她还是看到了滴,许小菜感觉到奇怪了,“师父,你乐个什么劲儿?”

  啊?他有很快乐吗?

  嗷嗷嗷,忍住,千万忍住,小不忍则乱大谋!

  方子齐对自己高阶了好几句,终于是吧脸上那股子微妙的喜悦给压制下去了,他咳嗽了两声,看着许小菜,说:“有什么事情呢,怎么慌慌张张的,过来!”

  同居这么些天了,如果许小菜还不懂方子齐是什么意思,她可以去shi一shi了。

  马上滴,她做出了反应,纵身扑到方子齐的怀里,脸上的惊慌啊,怎么压都压不住,“师父,肿么办?我……”

  “你什么?”方子齐可是盼望着许小菜快点说啊,他可是盼望好久了的说,明明心里想着要忍住的,可是,到底他还是没有忍住,他催她,“你倒是快点说啊。”

  许小菜不知有异,她永远没有方子齐想得那么多,自然她也不会想到别的地方去,进而怀疑方子齐啦,许小菜有话说话,她皱眉告诉方子齐,“师父,告诉你一个事情哦,你千万不要生气啊?”

  “说吧,我不会生气的。”方子齐默默在心里补充——你说吧,我已经等着听好消息了。

  许小菜吧唧了嘴巴好几下,然后鼓起勇气说道:“师父,我有了。”

  唔,怎么师父没有半点反应呢?

  好像她说了,和没说没有什么两样啊!

  看来,师父的确是没把她放到心里去了,呜呜呜,她好可怜。

  许小菜天生是个乐观的人,感觉到师父没有把她往心里放的时候,她果断作出了决定——把孩子生下,当做是她一个人的,并且问师父要一定的赡养费,她保证以后都不会打扰他的,他爱怎么的,怎么地吧。

  如果师父不想付赡养费,那么她就只好自己过活了,反正都这把年纪了,没有男人就没有男人吧,要个孩子自己养着好啦,母上大人有可能要把她给吃了,但是她终究是老母的女儿啊,虎毒不食子咩。

  想通国有的症结点之后,许小菜壮士断腕一般,沉痛说道:“师父,你放心吧,我不会要你负责的。”

  神马,不要他负责?!

  她想得美!

  休想脱离他的掌控!

  当即,师父两眼圆瞪,直直看得许小菜心里发毛,“负责!当然要负责!领证结婚!”

  关于领证结婚这一点,许小菜没有半点异议。

  看到这里,也许诸位客官要问了,为虾米许小菜没有半点异议捏?之前,不是嫌弃人家师父的睡相不好,不想和人家有深入接触的咩,怎么这会添了一个娃儿就不同了?难道还真的是父凭子贵吗?

  孩子吗,当然要占不少的原因啦,毕竟单身母亲不是那么好当的咩,要面临各式各样的麻烦,最重要的是,以后小娃儿问你,自家老爹到哪里去了,岂不是很难回答?说神马都是有问题啊,索要这么个肯负责的原装爸爸不是很好,很省事咩?

  另外,还有一个就是许小菜因为和师父睡了那么些日子,她是彻底睡出感情了,正如某个名女人说的:女人的\\道通向心灵,许小菜和师父处得越久,对他的感情就越深,而且,最最重要的一点哦,师父肯改正他的睡姿,他愿意在睡觉的时候,把自己绑住,让自己慢慢地往好的方向发展。

  师父那么有心地一举一动,许小菜都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所以,师父说一起去领证,许小菜没有半点异议。

  在两位当事人的意愿下,领证这事就算是通过了。

  领证这种事情,不单单是两个人的事,还牵扯到两个人的家庭,自然而然,方子齐拉拔着许小菜赶着往家里去了。

  电话里,方子齐话不多说,简单透露自己马上要带结婚对象回家,让家里好好准备,上午打的电话,下午就要见父母。

  方子齐的电话来得突然啊,把老母王玉蓉喜得不轻,又是招呼家里小保姆打扫,又是打了电话去酒店订菜往家里送,还急匆匆去做了一个发型,打电话通知老公方亚军、女儿方子画和家里老爷子,晚上七点准时出席家宴。

  许小菜心里忐忑着呢,毕竟是丑媳妇要见公婆了,不知道往后怎么样啊,网络论坛上说啥极品婆婆的事情可不少,她写这方面的题材都写了好多个,呼呼,要是让她也遇见这种极品,她可肿么活哟,会不会被渣宰洞被捕的地下党还可怜啊?

  方子齐一眼看穿许小菜的忐忑,不是他厉害,而是许小菜是个藏不住表情的人,她的心思特别好猜,没什么难度。

  为了让她放松,不要那么紧张,况且这走来走去的,对肚子里的孩子也不好啊,方子齐这个爸当得自觉,上午刚知道许小菜有了娃,立马就打电话给新华书店的店员,大手笔一挥,把人家书店的育儿类图书全部包下,请人送货上门,所以啊,此刻,他的书房里,育儿书一大摞,将近百种。

  如果是普通人,面对这么多的育儿书肯定要看疯了,可是,咱们伟大的方大董事长是谁啊,他一点儿不怕,人家从小接受英教育,脑瓜子又长得比一般人聪明,所以啊,他分门别类地看书,那可是井井有条哦。

  方子齐看过育儿书,基本上没有他记不住的东西,他记得怀孕初期,胎儿还不太稳,最好是好好养胎,等到头三个月过去,那孩子比较稳固的时候,再多多走动不迟嘛,到时候,许小菜就算不想走动,他也会提溜着她走的,原因无他,产妇过于肥胖不利于生产啊,会造成难产滴。

  方子齐出声了,“你别走了,好好坐着,你要是怕我妈,和她处不来,也不要紧,我们住自己的房子里,又不和她一起过,再说,她也有自己的事业,忙起来人像陀螺似的转的,你十天半月都见不着她一面,那些有的没的,你就不要去乱想了。”

  “真的吗?”许小菜眼睛圆溜溜地瞅着方子齐,简直不相信有这等好事摊到她身上,还怀疑是耳朵听错了,连忙掏了掏耳朵,保持清醒。

  方子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