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42(1/2)

加入书签

  第三十九章:浪浪微博,浪得其所

  【我真的不愿用大香肠教训你。但是,是你逼我这么做的!】

  看着浪浪微博的页面,方子齐气血那个翻腾,一口老血差点喷在前。

  你\妈拉个巴子的,那上面五条带图微博都是嘛玩意……

  第一条微博注明是:天下第一美春卷。好家伙,他睡着觉,滴着口水,就那么支愣着,露出一个脑袋,全身被卷在一个被子里,做出长条状。床头的小黄灯,暧昧地亮着,光度恰恰好打在被子上,真的很像摊成黄蛋卷的春卷。

  第二条微博注明是:天下第一美串串。要死个锤子的,他双手被洗澡白毛巾绑在床头,从前两点往下,每个部位盖着一块颜色不同的浴巾,浴巾叠得相当齐整,或是圆的,或是方的,还有像海带结的,而他就是那,负责把“丸子”们串在一块。这些不是重点,重点是他被绑的表情,也不晓得他当时梦到什么了,这张照片俯拍出来的效果就是一副等待s\m的小贱\样,很是享受渴望。

  其他两条微博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只有最后一条……

  最后一条微博注明是:天下第一美乌。小女王八活得不耐烦,老寿星吃砒霜嫌命长,他被做成一个四肢开岔的模样,趴在床上,背上摞被子,离开点距离看,就是一活乌的造型。活乌就算了,顶顶可恶的是他的脑袋上戴着一顶绿浴帽。

  啊擦啊,掀桌,绿帽子,为毛是绿帽子!!!

  戴绿帽子的乌能美到什么地方去?!

  还天下第一美呢,依他看是天下第一恶心!

  他想把许小菜这狗丫头,炖了炒了炸了吃,忒特么的闹心了。

  他没把许小菜揍个屁股开花是够好的了。

  许小菜一见递过来的爱疯,气势立马就被师父给灭了,她缩头缩脑地看着师父,谄媚地笑,“一个玩笑而已,嘿嘿,玩笑而已。”

  “玩笑?你知道会造成多大的影响吗?”师父脸色冷冰冰地瞪着她。

  昨晚许小菜其实就是一时间头脑发热,被师父搞来搞去,累个半死,还被踹下床,她心怀不满才想到要报复社会弄出来的事情,要是搁在这个时间,她肯定就不会这么做了。

  许小菜心虚,但还是努力做出一副没事的模样,免得自己太弱,被师父当小仔一样地教训。因此,许小菜没什么地哈哈大笑,边笑边拍师父的腱子,“哈哈,放心吧,没事的,我的微博没有几个粉丝啦。”

  许小菜是个小作者,注册了浪浪微博之后,粉丝里也木有几只猫猫,偶尔发个微博,还木有几个人关注,她放到微博上,纯粹就是留着自己欣赏的,所以,她觉得问题一点不大,师父也不要把小事搞大嘛。

  微博上,谁认识谁嘛!

  方子齐被许小菜的无所谓搞得火大得不得了,两眼睛出的火焰程度足可以把十个许小菜烤焦。

  将爱疯摆正,方子齐指着页面左上角说道:“你看看,你好好看看!!!”

  许小菜本想打个哈哈的,没想到师父半点不由人忽悠,只好眼睛老老实实地往他指的地方看……呃……

  呃……我的妈呀……

  死啦死啦的……

  当许小菜看仔细师父指的地方之后,一道九天灭顶神雷准地击中了她的脑袋,把她烤焦得没脸见师父。

  那个爱疯的浪浪微博页面,在那个页面的某角落,有个异常荡漾的小“v”,小“v”旁边是师父的大名,大名再过去一点点的地方有一个叫做“粉丝”的玩意,在那个“粉丝”的下面是一排恐怖的数字,那数字是许小菜想都不敢想的——九十多万。

  爱疯浪浪微博一登就上去了,昨晚上可真的是晕头了,她本就没有细看……

  她登录的是师父的微博账号,同时,师父是他们这个行业的加“v”名人,是经过验证的,介个师父的影响力只要看看微博的转发量和评论数量就晓得了。

  每一个图,在短短几个小时,转发量已经达到了3千多条,评论有将近千条,可想而知,接下去,这个数量还会增加的。

  许小菜欲哭无泪了,可怜兮兮地望着师父,结结巴巴地说:“删……删除……怎……怎么样……”

  是啊,“删除”是目前解决的最好办法了。

  许小菜没有考虑到,有时候,“删除”也是不管用的,因为,影响力已经传播出去了。正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嘛。网络这个毒,何止是千里,只要能上网,就是在偏远山沟,别人也晓得了你的坏事好吧,享誉神州大地。

  回应她的是师父的一记冷笑,师父嘴一张,正要开口说话,恰好电话来了。

  师父给了许小菜一记冷眼,把许小菜快要缩到沙发里,才接了电话。

  电话一接通,立马电话那头就吧啦吧啦地说上了,“董事长,我是吴彦君。”

  “什么事?”虽然方子齐猜到对方打电话来的用意,可是,作为领导,该装的,还是需要装一装,否则要颜面扫地了。

  “董事长,您微博上的段子,真的是……”,说到这里,吴彦君聪明地打住了。

  吴彦君此刻很头疼。

  他是公司的公关部经理,公司的对外形象都是由他负责,不管是哪一级别的主管,甚至是方子齐,在对外讲话发言、召开记者会的时候,都必须通过公关部拟好的稿子讲话,这样才有利于树立和巩固公司的外在形象嘛。

  自从有了微博这种玩意,他作为公关部经理,感觉到了危机。没有微博的时候,任何公司的领导人对于下属和外界来说,都可以被公关们的一些手段包裹得莫测高深地神秘。

  有了微博之后,领导们的神秘感就消失了,公关是管不住领导们在自个一亩三分地里捣鼓的,经常就有乱说话的,打嘴仗的,掐架的,还都是一堆“v”们之间的互掐,这让他们这些公关非常头疼,领导们毫无形象可言了,他们公关苦心经营做出来的形象啊。

  幸好,方董事长在这方面一向保持着高度的克制,从来不在微博上乱放屁,也给他省了许多许多的事情。不过,这是不是意味着,小事不出,要出就出耸事?现在,方董事长的微博,可不是出耸事了,特么的!

  作为公司年会上被抽中的中奖者,他和小琪被凑成了一对,临行的时候,小琪又来不了,总务办的许童童真是给了一个天赐良机,把他亲爱滴陈娜姐顶替了小琪的位置,这也得以让他和陈娜姐过得像蜜月似的。

  终归是人不能太放松啊,这一大早的,可不就是出杯具了么的!大清早习惯刷微博,一刷就刷出这么又耸又搞笑的东东,他想去shi一shi。

  方大董事长昨晚到底是特么和谁上了床啊?竟然搞得这么荡漾,还要拍片片,这这这……他这个局外人、半熟男,看着都脸红啊……特么的……

  没有想着和潘特助打招呼,吴彦君直接一个电话就拨到了董事长这里,要询问一下处理意见。

  方子齐老脸也在红,他是气红的,但为了面子,他还是要装,他声音非常淡定,“什么微博?”

  吴彦君听得差点四脚朝天抽搐,都到了这节骨眼了,领导还要装大尾巴狼,他想想都蛋疼。唉,为了领导的面子,他们这种做下属的,再想抽搐,都要配合啊。

  “董事长,您可以登录浪浪微博,那上面有您的照片。”吴彦君心急火燎地说。

  隔了半分钟,给人感觉像在看微博似的,然后,方子齐的怒气才传到了吴彦君的耳朵里,“是黑客,肯定是黑客。你去给我解决!”

  尼玛……

  冠希郎当初也“被黑客“了一把,如果当初不拍那种照片,您能“被黑”吗?

  透过这些照片,可以看出您有一颗多么闷骚的心啊……

  您一本正经的形象破碎了,破得碎碎滴……

  吴彦君默默在心里吐槽,同时也不得不佩服董事长大人脑子转得真快,能把这种事情给扯到黑客上去。

  点子,领导给出了,他要还是问领导怎么办,他可以回家买咸鸭蛋去了。

  吴彦君立马接上方董事长的指示说:“董事长,您放心,我马上联系浪浪微博的编辑,让他们说是账户被盗,发布的是不实信息,照片上的人只是比较像您而已,给他们一点媒体公关费,让他们公告,然后删除照片。”

  “嗯,可以,就这样办吧。”

  最高指示传来,吴彦君挂了电话,马不停蹄去联络浪浪网编辑去了。

  刚挂了吴彦君的电话,爱疯的显示其他电话在待机中,方子齐瞧了瞧,还都是必须要接的,不接,麻烦就大了。

  “喂……”

  刚“喂”了一个字,就被彪悍的打断了,“儿子,你昨晚和谁上床了啊?你上床,妈管不了你,可你不要嚷嚷得全世界都知道啊。我看你是太高兴了,才发这种照片,对方是谁啊?长得怎么样?家里怎么样?年龄多大了?这次能不能成啊?你能发布这个,咱家今年是要办喜事了吧?”

  老妈王玉蓉的问题连珠似地袭来,方子齐张了张嘴,决定还是闭嘴不答的好。

  王玉蓉的音量很足,清晰地传到了许小菜的耳朵里,许小菜越听越不好意思,屁屁越撅越高,就像鸵鸟一样,恨不得埋到沙发里面去。

  好不容易打发了老母,外甥女杨果果的电话接了进来。

  杨果果不愧是新新新人类,一开口,话就很辣,“舅舅,你昨晚和小童童做了几次啊?你老实交代!表情很黄诶,哇哈哈……”

  我叉叉你个殴殴,是不是全世界都知道他昨晚和人上床了啊!!!

  默默地,方子齐按了挂断。

  爱疯还有n多个待机电话,不是发小,就是各大公司的领导们,方子齐索将爱疯关机,求得一个清静。

  作为罪魁祸首的许小菜,埋在沙发里各种汗,欠了师父的巨款不说,现在,把人家的名誉也毁掉了,呜呜,她该拿什么拯救他她的师父。

  “你错得很厉害,你知不知道?”背后传来一个森恐怖的男人声音。

  她知,她知啦!

  许小菜全身发抖。

  “欠了我的钱,又毁了我的名誉,你该死不该死?”

  该死,她该死!

  “你是不是应该赔偿我?”

  是啦是啦,可是,她一木钱,二木智商,她怎么赔?

  “我现在有个想法,关键是,你有心想赔我吗?”

  许小菜从屁屁开始发抖,抖到脖子梗儿的时候,她用力点了点头。

  “非常好!”

  “那……就偿吧……”

  邪魅的话音一落,许小菜就像被大野狼咬住了屁屁的小白羊,再也挣脱不了了,因为,撅起的屁屁已经归属于师父的势力范围之内了。

  大香肠一口咬掉了小白羊……

  “啊,救命啊——”

  再凄厉的叫声,也木有人能够救得了你啊,小菜。

  翠花,上酸菜~~~~~

  第四十章:你有微博,我有艳照

  许小菜没头没脑招惹了师父,就要有被教训的心理准备,可是,就算做了准备,也架不住师父的狂轰滥炸啊。

  那大香肠太厉害了,她这个经常不锻炼的宅女哪里受得住这种折磨,只有趴在沙发上口吐白沫的份儿,当然啦,到吐白沫的份上,除了体力的不支,也是因为她实在太爽太畅快。

  许童童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慢半拍的人,这特质体现在做那啥事的时候尤其明显,她和孙宇在一块的时候,前面的事情要做许久,她才能进入状况。可是,自从被师父用大香肠吃干抹净,她完全推翻了那种想法。

  泪奔,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不是反应慢,而是人不对。

  化学反应很强烈的说,师父这里一把,那里捏一下,她就开始往西天路上狂奔而去,丝毫米有任何不适的感觉。

  只有一点很不好……

  师父捏住她可怜的小屁屁前进后退,后退前进,才几下的功夫,她的腿腿就完全软了。

  啊咧,这奏是不常锻炼的恶果,做一做,就做到双腿虚软啊,写文的妹子你们伤不起。

  身后,师父在嘲笑了,他一掌拍了拍她虚软的大腿,嫌弃十足地说:“没用!”

  孙宇的事情给许童童的心里造成了极大的影和伤害,整整五六年,她是处于自我封闭的状态,不去接触社会,也不去接触男人,安心过她宅女的禁\欲生活。

  师父的“轰炸”尽管受不住,可是,这种行为对许童童而言,是有心理治愈功能的,她感觉自己要吐白沫,实际是身上负担好几年的沉重无力和压力,通过与男人的亲密接触得到了释放,身体和心理获得了轻松的满足感。

  不过嘛,一个人一直处于高\潮之上,是要不得滴,一旦达到了一个临界点,嘿嘿……

  许小菜被师父用香肠教训得很累,忽忽悠悠,青天白日地再度睡过去了。

  方子齐做完,是一身的畅快淋漓,已经许久没有合适的女人,做这种合适又销\魂的事情了。他刚从许小菜那儿退出,她立马招呼不打一声,全趴在沙发上睡过去了,方子齐摆弄了两下,她可是怎么都醒不过来

  许小菜醒不了,方子齐可没闲着,他不是许小菜这种混上吃就等死的人,从小到大,好歹他也是英教育里锻造出来的,他脑袋瓜着呢。

  活络完筋骨,他脑子一空闲,就开始动脑经了。

  目前,摆在他面前的最大问题就是,怎样将许小菜给牢牢抓在掌心里,让她想翻天也翻不了,以后不管他睡觉姿势有多不好,她也不能逃出他的手掌心。

  想到此处,方子齐的眼睛不自觉落到了爱疯上,这玩意害得他今天被许小菜给狠涮了一把,他倒是小瞧了许小菜,不过,爱疯嘛,除了可以打电话,上微薄,还可以拍照……

  既然,许小菜拍了他的照,他也可以反拍嘛,谁规定只能是她拍呢?

  这正是:成也萧何败萧何。

  至于,拍照的主题内容,方子齐不会手软的,他已经有了主意。

  假如许小菜此时清醒的话,她一定会被方子齐冒着绿光的眼神给吓晕过去,后悔招惹到了方子齐这个地狱佛爷啊。

  身为一个有正常生理欲\求的男人,同时洁身自好,不随便沾花惹草的男人,在解决生理的时候,不靠女人,靠撸管,撸管必看小片片。

  他可是国外某爱情动作网站的vip资深会员,拥有白金卡身份,看个露点照虾米的,那都是小意思啦。

  那种网站是各色男人的大本营,最容易暴露男本色的地方,各种重口味,人兽神马的。当然啦,方子齐对重口味无爱好,他觉得那不是正常人能干得出来的,他比较偏好看漂亮的小照片。

  对着小照片撸管,那才是一种顶级yy的享受,比实战动作片好多了,实战动作片太直白,没有丝毫的美感,把事情都做尽了,没意思。

  那家网站有个分频,来源的照片皆是网友实拍,方子齐浏览过,只觉得技术层面而言太次,如果他手拿单反,或是一般的数码相机,随手拍一张,效果绝对比那些好。

  目前手头没有单反和数码相机,那么爱疯将就一下,要是效果好的话,以后再换单反。方子齐光是想想就很激动,这种闺房情趣是他所向往的啊,今日终于要实现了,嘿嘿。

  可怜的许小菜还在昏昏沉睡,对于自己即将到来的悲惨命运,没有丝毫的觉悟。

  方子齐将许小菜摆弄了两下,森森感觉如果能再添加点道具就非常好了,问题是,添加什么道具捏?

  想到道具的时候,方子齐的目光不由自主落到了许小菜放得好好的小猪腿上。别看这小猪腿,长得倒是还蛮匀称的,颜色很正,还挺白,线条啥的,很有味道啊,如果用萌物黑丝袜裹一裹,可能效果会更好啊。

  黑丝袜……哦活活……

  方子齐脑瓜的智慧,瞬间被点亮,马上去翻找许小菜的衣物箱子。

  不过,他的狂想要落空了,许小菜的衣服箱子里,除了换洗裙子短裤防晒霜,就木有别的东西了,甭说黑丝袜,就是黑丝线也不见一个影子啊。

  这种找不到道具的感觉,真是太讨厌了……

  方子齐的目光不断在房间里移动,寻找可以作为道具的东西。

  胶带如何?可以玩捆绑啊……

  目光落在贴心小服务篮子里的胶带上,随即,方子齐就自我给推翻了,许小菜是睡过去了而已,又不是睡死,这胶带缠来缠去,还带有黏,除非是个死人,否则但凡能喘气的,也不可能乖乖束手就擒啊。

  不行,不行,这个想法绝对不行。

  在房间里寻找道具,接连推翻之后,方子齐终于开窍了,与其搞来搞去,不如搞点最直接的,反正照片是存在他的手机里,给自己欣赏的,弄别的还太浪费时间了。

  有了决定之后,方子齐想起刚才翻找许小菜箱子时,里面有一条非常短的黑色蕾丝裙,据他目测,大概只包得住小屁屁的那种。

  按照他的经验,这种黑色蕾丝裙通常是配着紧身裤子穿的,没有黑色丝袜不要紧,许小菜的小猪腿够白够嫩,换成黑色蕾丝裙,也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哇哈哈。

  许小菜太累了,师父的凶猛是积蓄了好久才有的啊,虽然她也久旷,但是,实在是宅女无能,承受不住了,所以,她睡得异常的死,连方子齐给她穿上小裙子都不晓得,只知道小腹凭空被虾米东西给勒住了,肚肚再次成了一个小游泳圈,很不舒服地说。

  不舒服,所以,许小菜抗议了,她哼哼两句,打了一个翻身,把方子齐惊了一下,缩回了罪恶的双手,还以为她醒了,谁知道她胡乱挥了两下,又再度睡过去,哈哈,真不想不拍照都很困难啊,不要怪他了哦。

  做什么姿势比较好呢?

  先摆个双腿岔开的样子吧,模仿本能里的莎朗斯通,木有裤裤,好凉快啊。

  接下去就来个金独立,高抬腿吧。

  哦活活,第三个来什么捏?

  啊,有了,把他的凶器抵在她的入口,这样拍一张吧……

  “啪啪啪”,连着数个快门,方子齐折腾完毕,再回顾一下爱疯里的相片,真是各种神清气爽啊,他后半辈子的幸福就靠它了。

  他要是再放掉一个女人跑掉,他就不是人!!!

  许小菜睡醒的时候,听见浴室那边传来哗哗的水声,似乎是师父在洗澡。

  睡了一觉醒来,她依然有一种不能接受的感觉,嗷嗷,真是好想擦鼻血的说。她是真的和师父有一腿了,现实了当初觊觎的心愿……

  不过,刚刚高兴了一下子,许小菜接着又呆了,她想到一个非常现实又严重的问题,如果,以后师父还想吃她,那么两人肯定要睡一个床吧,既然是睡一个床,那么昨天晚上的事情依旧是不能避免啊。

  限是最好不过的啦。

  想到划清界限这事儿,许小菜真心在抽痛啊,难得吃到这种男人,可是,那男人有毒啊,果然,天下就没有十全十美的事儿,要是师父一点毛病没有,哪里轮得到她昨晚和师父滚床单呢?

  许小菜正在思考重大人生哲学命题的时候,突然感觉小肚子有点不舒服,好像被什么给捆了一样,那感觉真的很像她经常穿的小裙子啊。

  不由得,许小菜惯地低头那么一瞅,真是奇了,她的小肚子上还真的套着那条她最齿冷的裙子,如果不是她老母强烈要求,她才不会戴着这条裙子来海南受刑呢。

  这种受刑的裙子,赶紧脱了才是正经。

  许小菜手刚放到腰,陡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似乎下面光溜溜,凉飕飕,好不清凉啊……

  一种木有穿小裤衩的感觉袭上心头……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正想着间,浴室的门开了,师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