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104完结(1/2)

加入书签

  小受总裁的野蛮女佣99

  温暖的阳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玻璃窗上挂着的窗纱透了进来,照在装饰豪华的卧室中间的巨大席梦思床上,床上五张幸福满足的脸,并排紧紧靠在一起,

  睡得正香呢!

  阳光调皮地吻上最中间那张红润绝美的俏脸,在那卷翘纤长的浓密睫毛上跳舞,惹得佳人眉头微蹙,长睫毛颤啊颤啊,蓦然,睁开了!

  “好累。。。”呻吟般低低轻叹,司落鹄转动脖子,看见了左边睡着的蓝青和肖寿,右边睡着的羌肱和艾魅,看见了他们满足的笑脸,昨天晚上那些羞死人的一幕幕,在她的脑中播映起来。

  他们的痴缠和勇猛,那熟悉的炽热和熊熊火焰燃烧的感觉仿佛还停留在灵魂深处,仅仅这样一想,都能带起全身的阵阵战栗,还有一波波的疲软和酸痛,要命!他们四个,可真是猛,那要是加上

  严虎,她不要被累死啊!不行,得跟他们约法三章,坚决杜绝累死昨晚的事情再发生,这样的战斗,实在是太伤身了!满脸羞意地看着自己的四个爱人,司落鹄在心里想着。

  “落落,早啊!”仿佛感觉司落鹄凝视的眼神,蓝青几人缓缓张开眼睛,随即俊脸上都漾出甜蜜的笑容,微笑着打着招呼。

  “青。。。”俏脸在四双炽热的黑眸注视下越来越红,终于,司落鹄娇喊一声,钻进了身旁蓝青的怀里,那可爱的模样,逗笑了四人。

  “宝贝,你真是太甜了,让我们欲罢不能,昨晚上,没有弄伤你吧!”艾魅贼兮兮地笑着,大手从被子里直接覆上司落鹄赤裸的腰肢,轻轻按摩起来,舒服地司落鹄差点呻吟出声,脸,埋得更深了!

  “好了,魅,别闹了,落落是在被我们累坏了,落落,今天你就好好休息休息,其他的事,交给我们,恩?”温柔地笑语,蓝青伸手将司落鹄紧紧搂在怀里,一边按摩,一边说道。

  “恩,是啊,腰好酸,浑身肌都痛,还有啊,肚子快要饿扁了,青,我真可怜!”腻在蓝青怀里享受着他贴心的按摩,司落鹄撒娇起来。

  “我马上起来做早餐,等等哦!”羌肱一下子跳起来,快速套起了衣物。

  “”落落,我去帮你放水,你好好泡个澡,恩?”肖寿满脸的幸福,笑眯眯地也起来了。

  艾魅看了看司落鹄瞪圆的大眼睛,威胁的眼神,鼻子,灰溜溜地说:“嘿嘿,别瞪我,我知道,马上起来去帮羌肱的忙嘛,我就去,啊?”

  “这才乖,好吧,鉴于你自觉的表现,一个月的惩罚就不加了,青,你按得真是舒服,别停下来,继续,我很累,休息一下哦!”

  眯着眼,司落鹄腻在蓝青的怀里,安静地享受起来,而花蝴蝶则是乖乖地跪下来,做他该做的事情去了!

  “落落,很累吧,对不起,下次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昨天我们都兴奋过度了,我会好好和他们说说,恩?”怀里宝贝疲惫的模样让蓝青很是不舍,温柔地说。

  “恩,青,我就是这样想的,还有下次,我非要累死不可!告诉他们,下不为例,不然我就不客气了!对了,青,虎哥也不知道愿不愿意回来,唉~~~~青,我这样做,你们会不会觉得我很过分?会不会很伤心?

  要是你们不愿意,我就不找虎哥了,好不好?”微眯着眼,司落鹄轻轻地问。

  “傻瓜!在我们心里,早就接受了虎哥,不说他为了救你和小轩宁愿放弃生命,单说他为了成全你和我们而甘愿忍受孤独和思念,这份心意,就让我们感动不已,落落,我们早就说过,你的任何想法,

  我们都无条件支持,因为我们爱你,把虎哥接回来吧,不然的话,你一生都不会快乐,始终会有一个心结,对吗?”宠溺地笑笑,蓝青温柔地回答。

  “青,你们真好,我爱你们!”感动,在心间涌动,司落鹄抱住蓝青,送上了自己的香唇,这个吻,不带任何情欲色彩,而是溢满了浓浓的温情,幸福,在彼此心间流淌。。。

  很快,谁放好了,司落鹄泡了一个舒服的澡,洗去了所有的疲惫,心情愉快地和他们吃完早餐,便怎么样也睡不着了,昨天只是匆匆看了一下这个城堡,就进了大厅,然后就给他们四个吃干尽,还没有好好

  参观他们送给自己的“落月堡”呢,既然是自己的城堡,她这个主人,自然要好好了解了解嘛!

  “想参观一下,是吗?”羌肱挑挑眉,笑眯眯地端上花茶,问道。

  “恩,我真是太喜欢了,今天我哪儿也不去,就呆在这儿好好玩玩,你们呢?陪我吗?”

  “那是当然,落落,城堡以及周边所有的土地,都过到了你的名下,魅,去把书房的文件拿来,让落落签个名就好了,其他的,律师会处理,好不好?然后我们好好陪你玩玩!”羌肱微笑着吩咐。

  “呃,这些。。。。都给我?好像太大了吧!”司落鹄怔了怔,诧异地轻喊。

  “傻瓜,我们的,不就是你的么?不大不大,礼物而已”,蓝青和羌肱他们相视一笑,黑眸中划过一丝神秘的光芒,劝说道。

  “可是。。。”有些犹豫地看看三双肯定的眼眸,司落鹄甜甜地笑了:“好,只此而已,不要再送其他的了,好吗?”

  “没问题!”三人笑得灿烂无比,齐齐点头。

  才一会儿,艾魅就捧进来一叠文件,蓝青几人走上前一一翻开,居然有七八份这么多!

  “这些是不同地方的产权,城堡啊,娱乐设施啊,外围的森林啊等等,所以要签这几分,落落快签,这栋城堡里的设施,可是全球最顶尖的,还有那些娱乐设施也是,你一天未必玩得过来,快,别浪费时间!”

  艾魅递过金笔,催促道。

  “真的?”司落鹄一听,激动万分,也没兴趣看这些文件里写了什么,急急忙忙低头签了起来,所以,她没有看见,蓝青等人如释重负的表情和朝着艾魅翘起的大拇指。

  “搞定,走咯!”终于写好最后一个名字,司落鹄放下金笔,兴奋的大叫。

  “我打电话叫律师来拿,你们先去吧,一会见!”羌肱一边收拾好文件夹一边说道。

  “好啊,走!”拉着蓝青,司落鹄冲出了大门,丝毫不知道,她呀,又被她的爱人们,联手给设计咯!

  话说,颜想了半天,还是决定5p暂时不写了,顶风作案不好,嘿嘿,么么,过了风头再补吧,唉……

  完!!

  小受总裁的野蛮女佣100

  太阳渐渐西斜,天色渐渐变暗,偌大的“落月堡”上空,依然洋溢着银铃快乐的笑声,玩了一整天了,貌似还有很多地方

  没有玩到,司落鹄从小就不太去游乐场,所以这些东西对她来说,刺激而有趣,所以她玩得忘乎所以,就连午餐也是羌肱打电

  话让佣人直接送过来的,肖寿他们看司落鹄玩得这般高兴,宠妻如命的四个人,更是不可能扫她的兴,几个人陪着她一起疯,

  要不是天完全黑了,他们为亲爱的宝贝肚子着想,才不会拉着依依不舍的司落鹄,回去吃饭呢!

  吃晚饭,司落鹄才感觉真的很疲惫,蓝青他们很是心疼,大家极有默契地上楼去给她放水铺被,让她舒舒服服泡了个澡,

  而后给她好好按摩按摩,结果,蓝青才按了没几下,某人就陷入梦乡,睡得昏天黑地的,羌肱几人相视一笑,去书房商议婚礼

  的事了。

  接下去的两天,司落鹄自是在城堡里痛痛快快地玩着,顺便实施自己的计划,“关上手机,不再给严虎发短信”,还别说

  一开始,还真是不习惯,好在有这么多东西转移了她的注意力,至于那端的严虎式怎样的焦灼,就不是她能猜测的啦

  因为她也不知道他在哪儿嘛!

  而他们的宝贝小轩呢?唉,别提了,肖家和艾家像是在抢一样,你一、三、五,他二、四、六,周日两家一起带着宝宝去

  兜风,完全剥夺了她这个母亲的“权利”,还美其名曰让她好好养胎,准备做个健康美丽的准新娘!汗呐,那啥啥……那胎,

  貌似她还没有,至于健康美丽么,她倒是很齐全,拉着肖寿“战斗”了几次,结果都是铩羽而归,万般无奈之下,司落鹄只好

  放弃了“抢回”宝贝自己玩儿的打算,将宝贝无限期“出错”,窝在自己的“落月堡”闹腾了。

  三天的时间,眨眼就过去了,这三天里,司落鹄虽说一直在玩,但是也会抽空关心一下,得知某块大木头一点儿也没有动

  静,司落鹄火大了,开始执行“终极计划”!

  首先,让蓝青他们隐约透露一下,他们的一个很重要的朋友生了很重的病,将不久人世,所以他们需要好好陪陪她,公司

  的业务,暂时让副总代理,虽说只是在自己的公司宣布了一下,但是四大家族可是在巴黎商界跺跺脚,都能让巴黎抖三抖的重

  要人物,多少媒体盯着呢,更何况是这么重要的消息?于是。才宣布的几个时辰后,各大报纸都报道了这件事,有的说是长辈

  有的说是生意上的伙伴,有的报社还揭秘说是个女子,是某某总裁的女朋友什么的,当然,这是司落鹄授意的,一时之间,

  人们愤愤猜测起来,到底是什么人,能让四大家族的继承人同时放下手边动辄上亿美金的生意,齐齐照顾她,陪伴左右?一时

  间,整个巴黎继几个月前的城堡事件之后,再一次轰动了!

  对这样的效果,司落鹄极其满意,就算严虎不在巴黎,就凭“龙帮”的那些个快嘴,再加上现代化的传媒手段,嘿嘿,除

  非严大木头去了火星,否则的话,很快就能知道!

  其次呢,司落鹄虽说身在“落月堡”,但是她可是病中没救之人,自然应该躺在自己家咯,为了增加可信,司落鹄特地

  安排几个重量级权威医生大张旗鼓地从严虎知道的那栋别墅正门而入,而后偷偷从后门将他们送出了国,请他们渡打大假去了

  制造名医进驻尽最后努力的假象,她就不信,这个严大木头知道后,会不着急?

  平静而快乐的日子又过去了四天,这天下午,司落鹄正在和小轩,还有混进这个城堡后就赖着不走的三位长辈玩得不亦乐

  乎,一脸兴奋的蓝青开车冲了过来,将她拉到一旁,高兴地:“刚刚我接到严虎的电话,他恨着急地问我是不是你出世了我就

  恨伤心地回答他,说你得了重病,现在陷入深度昏迷,恐怕日子不多了,都带着哭音,厉害啊!所以我就急匆匆地赶过来,带

  你这位得了不治之症的重症病人回去装病啦,走吧!”

  “哈哈……青,你真是太了,孺子可教也,走走走,嘿嘿,这下子,我看那块严大木头还往哪儿逃?”激动地搂着蓝青

  的脖子就赏了一耳光大大的吻,和三位童心未泯的爹妈打了个招呼,司落鹄拉着蓝青钻进了车里,朝别墅而去。

  靠近大门,司落鹄趴在车椅上躲过记者和“暗哨”探照灯一样的目光,偷偷潜了进去,羌肱、肖寿和艾魅已经接到消

  息赶到了,大家开始忙碌了起来,将司落鹄的那件大房间布置成了病房,先前运进去的那些仪器全都开启了,就连氧气罩也是

  实打实的,忙完了这些,天都黑了,司落鹄难得有兴致,烧了一桌子丰盛的菜,大家吃得饱饱的,司落鹄痛痛快快地洗了一个

  澡,然后换上睡衣,对这镜子给自己很认真地画了一个“病号妆”,把蓝青他们结结实实吓一大跳,直夸她有做顶级化妆师的

  天赋,笑闹半晌,云晓月躺到了床上,蓝青四人七手八脚地将那些探测头得她满身都是,几大瓶生理盐水挂在一旁的金属铁

  杆上,当然,被子里的手上是断然不会扎的,而是绑在了被子里的塑料瓶里,造成了滴水的假象,要不是司落鹄闲堵得慌,他

  们就给她戴上了氧气罩了,还别说,这样一弄,乍一看,还真像是病入膏肓的模样,啧啧啧,果真,好惨!!!

  一切搞定,蓝青守在了司落鹄的病床边,其他三人架起了红外线望远镜,严密地监视起了一前一后两扇门,务必第一时间

  通知落落大小姐目标出现,让她更好的演戏!

  可是,和小轩他们玩了那么久了,真是累呀,等着等着,不知不觉中,司落鹄虽然睡着了!

  ——

  完!!

  小受总裁的野蛮女佣101

  迷迷蒙蒙之中,耳边仿佛听见蓝青的低语:“落落,快醒醒,严虎已经从后边的围墙上翻了进来,我先躲起来了,你自己

  搞定啊!”

  “好吵,嗯……”嘟嚷了几句,司落鹄的意识立刻清明起来,环视一圈,蓝青已经消失不见了,空旷的房间里只听监控仪

  “滴滴滴滴……”的声音,汗,真得挺像那么回事的!

  嘿嘿,亲爱的木头,终于舍得回来啦,呀哈哈,今天晚上,一定要搞定你,做哥哥也好,做老公也罢,反正绝对不能让你

  再跳了!眼里闪过满满的算计,司落鹄强制压住激动不已的心情,深呼吸,在深呼吸,尽力平复着,不一会儿,听见门外传来

  轻轻的脚步声,司落鹄赶紧闭上眼,演戏,开始!

  越是靠近那扇虚掩着的门,严虎的脚步越沉重,心,也越来越痛;他的宝贝,那个永远阳光灿烂的女孩,他爱得深入骨髓

  的女子,真得病入膏肓了吗?他不信,但是,又不得不信,这段时间以来,报刊杂志,甚至新闻媒体都在报道这件事,他们猜

  不出是谁,但是他知道,这个世界上,唯有司落鹄的事,才会蓝青他们这般紧张,才会让他们丢下一切,陪伴左右!

  记得刚刚看见这个消息的时候,他还不信,可是随着短信的停止,他变得越来越焦灼,几乎整夜不眠地守候着手中的手机

  无数次地祈祷落落会发来消息,可是整整三天了,他没有收到,反倒是媒体越报道越凶,好几次,都看见新闻里播出记者追

  问肖寿和羌肱他们的场景,他们四个都是面无表情,拒绝回答,但是他分明看见他们眼里深深的痛苦,终于,今天下午,他实

  在受不了折磨,拨通了蓝青的电话,事实,将他彻底逼疯,他的落落啊,那个健康强悍的宝贝,真得快要离开他了,怎么可以

  我还没有好好陪伴过你,你怎么可以离开我?所以,他像疯了一般,赶了过来!

  其实,他从来未曾远离她,她回到了巴黎,他也跟了回来,只是离她很远罢了,他只要想着和最爱的宝贝生活在一个城市

  呼吸着一样的空气,就满足了,那每天一天的短信,成了他所有的慰藉,知道她快要结婚了,知道她过得幸福,过得快乐,

  知道他疼爱的小轩健康的成长着,就足够了!他以为不放手,大家都不快乐,那么,就让所有的不快乐随着他的防守通通消失

  吧。只要他们幸福了,他也就幸福了,可是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呢?

  轻轻推开卧室的门,触目所见的那个躺在大床上的熟悉容颜,曾经是那么的意气风发,灵动娇俏,让他爱恋入心,如今却

  是蜡黄憔悴,身上满了密密麻麻的线头,要不是一旁的监视仪中有些曲线的波动,他几乎以为,床上的人儿,已经没了呼吸

  眼泪,迅速滴落下来,疾步奔到司落鹄的床边,这个即使在枪林弹雨之中亦不曾流泪的硬汉,悲伤得紧紧握住司落鹄的手

  哭得泣不成声!

  “落落,落落,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落落,怎么会……呜呜……”将脸深深埋进司落鹄的纤手中,严虎痛哭起来,

  那滚烫的热泪,烫痛了司落鹄的心,突然之间,她觉得自己很混账,居然利用他的爱来伤害他,看样子,这晕迷是装不下去了

  司落鹄张开眼,压抑住心痛和不舍,决定改成劝说。

  “虎……虎哥……”尽量压住嗓子轻唤,声音居然变得沙哑不堪,游丝一般的轻喃虽然很轻,但是严虎听见了,浑身一僵

  一下子抬起头来,严虎满脸激动地看着司落鹄,颤抖着问:“落落,你醒了?”

  很虚弱地抬起手,轻轻擦拭着他满脸的泪水,司落鹄微弱地安慰:“别哭,你终于来了,这下子,我就死而无憾了!”

  “不许胡说,落落,你会好的,一定会好的,虎哥给你找最好的医生,好不好?告诉虎哥,你到底是怎么了,啊?”紧紧

  握住司落鹄的手放在唇边轻吻着,严虎心痛得泪怎么也止不住,焦灼而难过地询问。

  “不重要了!虎哥,知道吗,自从你走了以后,我就天天想念你,我每天都发短信给你,不知道你收到了没有,为什么一

  条都不回给我?是不是我太伤你的心,所以你不要我和小轩了?虎哥,对不起,你不要再离开我了,行不行?”美眸中溢出雾

  气,司落鹄难过地回答。

  “是虎哥的错,虎哥再也不离开落落了,好不好?虎哥会一直陪着你,永远陪着你,落落,你要快些好起来,为了小轩,

  你一定要快些好起来,好不好?”严虎满脸的后悔和悲伤,难过地回答。

  “那……虎哥,你还是要做我的哥哥吗?你给我的戒指,我一直戴在手上,虎哥,要是你决定做我的哥哥,我把戒指还给

  你,送给我未来的大嫂吧,也算是我这个无缘的小妹送给她的礼物,好不好?”抬起手,将那枚戒指露了出来,司落鹄有些难

  过地说。

  “不!落落,我爱你,很爱很爱你,这你是知道的,几乎我离开了这么久,也从来没有忘记过你,我对你的爱,一天比一

  天多,怎么可能爱上别人,更不会有什么大嫂,落落,之前离开你,是因为我不想造成你的困扰,但是现在我后悔了,后悔得

  恨不得杀了我自己,落落,我不会以哥哥的身份留在你身边,我要向青他们那样,以你未婚夫,或者说是丈夫的身份留下来,

  我要天天看得到你,那种备受煎熬的日子,我一天也不想过了!”严虎握紧司落鹄的手,坚定地说。

  哦耶,搞定!司落鹄,你果真是个天才啊,太佩服你了!在心底大大地称赞了自己一番,司落鹄绽开了笑容:“虎哥,你

  确定么?就算我的生命很短暂了,你也不后悔么?”

  “是,我最后悔的,是错过和你相处的那些时间,我真不该走啊,落落,我爱你,所以,为了我们,你一定要好起来,落

  落……”神情地望着司落鹄憔悴的脸,严虎心疼万分地呢喃。

  “好,从现在开始,我叫你阿虎,你是我司落鹄的丈夫,不再是我的哥哥,阿虎,其实,刚刚你要是说做我的哥哥的话,

  我一定会哭给你看,因为我也喜欢你,说让你给我找个大嫂也是骗你的,好在你说要和我在一起,那么,阿虎,给我一个定情

  之吻,行么?”司落鹄微微一笑,轻轻说道。

  “可以吗?”脸一红,严虎轻轻地问。

  “嗯!”

  俯下头,严虎虔诚地而轻柔地吻上司落鹄的唇,仿佛是呵护最心爱的宝贝一般,司落鹄乐得差点儿笑出声,快速地将身上

  的那些线头给拉掉了,一会儿青他们一进来,这事就要穿帮鸟,到时候,逃起来比较快撒,嘿嘿!

  “啪啪啪……”热烈的掌声从门口响起,蓝青、艾魅、肖寿和羌肱从门口鱼贯而入,高兴地说:“严虎,欢迎你加入我们

  的大家庭!”

  “是啊,还是落落有办法,虎哥,你是逃不出小魔女的手心的,认命吧!”

  “哈哈,虎哥,你上当啦,落落壮得像头牛似的,怎么可能生这么重的病?平时,她连感冒都很少有的!”

  ……

  四人你一言,我一语,开始拿两人开涮,暮然回首的严虎站直身体,看着笑眯眯的四个人,听着这超级震撼的事实,瞠目

  结舌,大脑完全当机了!

  “落落,他们……你……这是……”半晌,严虎转过头,看见不知何时溜下床的落落,诧异得话也说不全了!

  完!!

  小受总裁的野蛮女佣101-1

  “嘿嘿,阿虎,谁让你不出现嘛,我要结婚了你也不着急,那我只好出此下策啦,嘿嘿,阿虎,没想到,你也能说出那么

  煽情的话,感动死我了,那,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说过要做我老公的,不能食言啊,青,阿虎妖发飙了,你们灭火,我先

  闪了!”眼看着严虎漂亮的眸子里开始蓄上火焰,司落鹄讪讪的说着朝浴室方向退去,突然间大声说完,如兔子一般闪了进去

  “砰”的一声,将门牢牢锁上了!

  “唉呀妈呀,看不出来,阿虎发威的样子,还真得挺威严的,怪不得能做黑帮头头,啧啧啧,亲爱的老公们,别说我不讲

  义气啊,你们男人之间,应该比较好讲话,嘿嘿等阿虎明天火气消了我再和他说说就行了,嘻嘻……”搞定了严虎,司落鹄心

  情那个好啊,哼着歌儿放起了洗澡水,她还要把脸上这“恐怖”的妆容给卸了,自己看看都吓人,汗!

  虽然在在浴室里,司落鹄还是听见外边传来蓝青他们“叽叽喳喳”的声音,因为水声听不清楚,想来是在解释吧,过了好

  一会儿,外边安静了下来,司落鹄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穿上睡衣,悄悄开了一条门缝,贼兮兮地一看,屋子里不是很亮,只

  开着床头的小夜灯,床上和房间的道具全都撤了,床单也换上了干净的,想必是她的贤惠老公们弄的,房间的大门也关了,哈

  哈,肯定他们拉着阿虎促膝长谈去了,让她好好睡个觉。

  老公们,我爱你们!司落鹄激动地想着打开门,朝大床上而去,没想到刚走出浴室的门,突然,一旁伸出一只手,一把将

  她拉住按到了墙上,随即严虎愤怒的脸出现在视线中。

  “司落鹄,你这个笨蛋,居然敢拿自己来开这种玩笑,你想气死我是不是?你知不知道,我都快要急死了,你居然……很

  好,这可是你自找的,我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你!”说完,严虎一把扛起司落鹄,大步走到床边,将她按在大腿上,“啪啪啪

  ……”打起了她的屁股!

  哇,好痛哦,我老爸老妈也没有这样打我,丑阿虎,你打我?很好,看我怎么修理你!气呼呼地想着,司落鹄嘴一疼,“

  哇……”地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控诉:“我不擦了,你使用家庭暴力,我要控告你,呜呜……”只可惜,哭声很洪亮,眼泪

  嘛,正在努力挤压中!

  “对不起,落落别哭,我错了,我只是气疯了,你怎么可以这样吓我,我简直被吓傻了,好落落,不哭不哭,我让你打回

  来还不行吗,落落……”严虎一下子焦距起来,立马将她搂进怀里,焦急地安慰起来。

  “真的?”实在没眼泪,汗,司落鹄大力地掐了自己的大腿一下,唉哟,痛死了,这下子,眼泪“哗”地流了出来。

  “只要你不哭就行!”

  “那好,躺到床上,闭上眼睛,我要打回来!”嘴角泛起一丝得意的诡异笑容,司落鹄站着泪汪汪的眼睛,一脸伤心地说

  “呃,躺在床上?那……”严虎怔了怔,脸“刷”地红了。

  “躺好,闭眼!”一把将他压到床上,看着他乖乖闭眼,司落鹄从床头拿出两幅手铐,“喀嚓喀嚓”两声,将严虎牢牢地

  拷在了床头。

  “落落,你……你想干什么?”严虎大惊失色,诧异地问道。

  “嘿嘿,本来是想给那只花蝴蝶用的,因为他老是不听话,谁让你刚刚打我屁股来着,所以,我要s……m……你,呀哈哈

  放心吧,我会很温柔滴,嘿嘿……”

  床头的小夜灯静静地照亮着整张大床,淡黄色的被子和床单在灯光下泛着柔和的光芒,一切显得那么温馨,那么安详,呃

  前提是,排除某位笑得一脸得意的狼女,此时的司落鹄,在灯光的照耀下,满脸的“笑”,好像女色魔哦,汗!

  ……………

  小受总裁的野蛮女友102

  “落落,那个……你不是想要……别,是我错了,我道歉,还不行吗?放开我,这样不行的,落落,落落……”严虎一下子急

  了,满脸绯红,说话也结结巴巴了。

  “哈,阿虎,你爱不爱我?”整个人趴到严虎的,膛上,淡淡的沐浴露的清香溢满鼻端,显然在自己泡澡的时候某人也梳洗

  过了,这让司落鹄心情大好,笑眯眯地一边问,一边伸手在他,前划着圈儿,严虎微一抽气,苦笑着回答:“落落,你明知道我

  永远爱你,不然,我也不会急疯了,一听说你出事就冲了过来,结果被你设计,还拷在了床上,落落,别玩了好不好,虎哥保证再

  也不离开你了听话,给我解开,嗯?”

章节目录